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四十四章 女娲补天

第四十四章 女娲补天

    巫妖时代!从此刻开始,进入了大洪水时代!

    滔天洪水,铺天盖地,淹没了世间近乎所有地方!

    苍生罹难,一时间,冲刷了多少生灵,当然,此刻天下部落无数,大能者不少,一个个强者划出一片片区域,保护自己部落生灵得以存活,让损失降到了最小。

    可,即便如此,眼前这场灾难,也是毁天灭地的。

    天破了个大窟窿,大水倾盆,早晚,整个大地都要被淹没的。苍生能苟活一时,却活不长久。

    天下到处都是恐慌的哭泣之声。

    却在此刻,娲皇宫口,女娲架起了一口大锅,却是由乾坤鼎所化,下引地心之火灌入大锅之中,同时,探手一挥,在天窟窿的下方,大水覆盖的不周山断层之地一招手。

    “嗡!”

    那断裂的不周山,外层快速剥落,露出中心部位,放着五色霞光的五色神石。

    女娲挥手间,将五色神石投入乾坤鼎中,熬煮了起来。

    熬煮五色神石期间,女娲四周天地,似有万千霞光笼罩,瑞气中天,祥云无数,更有无数仙禽神兽环绕女娲娘娘。好似,天地都知道,女娲在为拯救天地之灾而努力一般。

    一些妖族、巫族想要靠近女娲,但,虚空自成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让任何妖、巫都无法近身,好似天地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女娲熬煮五色神石一般。

    女娲露出一丝轻笑,熬煮的越发用心了起来。

    没多久,第一锅的五色神石已经熬成了胶状,女娲起身,托起这五色胶液,冲向天空的窟窿之地,同时,又在乾坤鼎里丢入大片的五色神石,继续熬煮。

    女娲到了天窟窿之地,将五色胶液填补到了窟窿的边缘,渐渐的,那边缘之地,有着一丝丝被修补了起来,天空降下的大水,也小了一点点。

    补天有效,女娲再度回到娲皇宫,继续熬煮五色神石,将新的五色胶液再度填入天之窟窿之地,一次次的往返,女娲不知疲惫,在不断的补天之中。

    女娲周身的霞光越来越多,似盘古大神对女娲的认可越来越多一般。

    天宫口。

    太一看着女娲补天,捏着拳头,咬牙切齿,恼恨自己做了如此惊天错事。

    “女娲补天?若是成了,天必降大功德,又一次天地功德?女娲原先不稳的圣人之位,经此一役,恐怕就彻底稳了!”帝俊脸色难看道。

    “是啊,或许,就算后土再以灵魂湮灭来威胁女娲,也做不到了,等补天完全,女娲的圣人之位彻底落实,将百无禁忌,再无人可以削她圣位!”鲲鹏也脸色难看道。

    共工部落。

    众祖巫此刻也是一阵气闷。

    女娲补天是好事,可共工、祝融闯了如此大祸,虽然天地没有惩罚巫族,但,巫族恐怕,从此气数会下降了。昔年仗着盘古精血,得天地庇佑的巫族,至此以后,恐怕要遭到天地厌弃了。

    三清站在一个角落,看着女娲补天。

    “女娲补天?老师也算到了!”太上感叹道。

    “是啊,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如老师那般推算啊?”通天皱眉道。

    “除了时间类法宝,还有就是成就圣人之位!以天地为算筹,也可以推演未来!”元始眯眼道。

    “成圣?成就女娲那般的圣人?”通天眼中一亮。

    “是啊,女娲补天。才刚开始,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混沌阴阳大阵,在巫族推广开来,这是我们斩三尸一道成圣的关键!”太上郑重道。

    “嗯!”元始、通天尽皆点了点头。

    --------------

    后部落!

    后卿、后羿等巫神此刻也得知了女娲补天一事,一个个此刻,气愤滔天。

    “乾坤鼎,是补天关键?那是祖巫的,那是后土祖巫的,被太一骗去了!”后羿恨声道。

    “后羿,不许多嘴,祖巫不让乱说!”后卿却是叹息道。

    “放屁,有什么不能说的?天庭没有一个好东西,太一不是好东西,那十个金乌太子也不是好东西!”后羿恨声道。

    其它巫神此刻,显然一个个都气疯了。

    女娲补天?本来,该后土补天的啊,本来该是我们部落的荣耀,我们部落大兴天下的啊。可如今,一切都城泡影了。

    所有后部落巫族都懊恨不已,不时叹息的看向不远处的后土的大殿。

    “贵客在呢,别说了!”后卿斥喝道。

    众巫神这才郁闷的闭嘴。

    贵客不是旁人,正是后卿刚刚请来的玄冥祖巫。

    会客大殿之中。

    玄冥神色复杂的看向面前的后土虚影。

    好似一个投影,但,此投影却摇摇晃晃,好似随时崩碎一般。

    “后土?你叫我来?”玄冥看着后土的虚影问道。

    后土虚影貌似极为虚弱。轻轻点了点头:“玄冥,外面的女娲补天,你看到了?”

    玄冥神色复杂,点了点头:“是,女娲补天,虽然还没有完全,但,我已经能够猜到,补天之后,天必降大功德于女娲,稳固其圣人之位,而且我刚才还听说,那乾坤鼎,原本……!”

    “原本是我的!”后土笑道。

    “后土,你错失了一个圣人之位,你不觉得后悔?”玄冥盯着后土虚影,不解道。

    “要是能等来,我要等的人,圣人之位,又算得了什么?”后土笑道。

    “你说什么?”玄冥一愣道。

    玄冥无法想象,后土对圣人之位,居然如此不在乎?为了等一个人?这世上,还有比成就圣人之位还要重要的人?后土脑袋糊涂了?

    后土深吸口气,摇了摇头:“假若,换做你,让你以丢弃圣人之位为代价,让夏若天母子复活,你可愿意?”

    “腾!”

    玄冥瞬间站起身来,瞪眼看向后土。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玄冥瞪眼惊怒道。

    “是太一跟我说的,夏司命!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换做你,你愿意夏若天母子复活,还是成就圣人之位?”后土盯着玄冥笑道。

    玄冥脸上一阵阴晴不定,若是太一说的,那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只是玄冥没想到,太一连这话都对后土说。

    沉默了一会,玄冥露出一丝苦笑:“我自然要若天母子复活,成就与天地同寿的圣人,又如何?天下第一,却是孤家寡人,我宁可不是天下第一,宁可他们母子复活!”

    玄冥说完,意外的看看后土,后土心中的那个人,在后土心中,比圣人之位重要?

    “你知道我是未来穿越而来的?你请我来,不会只为了说这个吧!”玄冥端着茶杯,神色复杂的看向后土。

    “我想说,假若有可能复活夏若天母子呢?”后土笑道。

    “咔嚓!”玄冥手中的茶杯瞬间捏碎了。

    “你说什么?”玄冥身体有些颤抖的盯着后土。

    “你若是能够成就圣人,就能改变夏若天母子的命运!”后土解释道。

    “哈哈哈,怎么可能,历史是不变的!就算圣人也改不了历史,他们都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复活?”玄冥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对于未来的你,夏若天母子的死,是历史。可对于现在的你呢?夏若天母子,还没出生的吧,他们是你如今的未来,历史不容改变,可未来,却可以改变啊!”后土笑道。

    玄冥手中破碎的茶杯,再度捏成了齑粉。

    未来?未来充满了变数,未来是可以变得啊?玄冥忽然急促了起来。

    激动了一会,玄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了一会,摇了摇头:“不可能,你这个逻辑有问题,我从未来而来,一切以未来那一处为基点,现在的一切,都是历史,已经发生了的,是改变不了的!”

    “你听说过,替死吗?”后土郑重道。

    “替死?”

    “历史就是命运,已经固定的,无法改变,但,圣人却可以将一个人的命运,换成另一个人的命运,你可以在夏若天母子临死前,找个替死之身,换下他们,然后隐藏起夏若天母子,等历史走完,走到未来的时候,再让夏若天母子现身,岂不是避过一次死结?”后土解释道。

    “替死?替死?”玄冥陡然浑身一颤,发现,这一切并不是不可能的。

    这是可以操作的!

    “多谢后土祖巫,多谢,哈哈哈,多谢!”玄冥激动的浑身发颤。

    “所以,你与太一之间的仇,还是能化解的,不是吗?”后土笑道。

    玄冥看了看后土,最终点了点头:“你对太一,还真是上心啊!”

    “现在,回到刚才的话题,想要复活夏若天母子,你必须成就圣人,可,你如何成就圣人呢?”后土看向玄冥。

    “成圣?”玄冥凝重了起来。

    “巫族,为盘古精血所化,是有成就圣人之机缘的,而这机缘,就在我们十二祖巫之中,共工、祝融出局了,我,也枉费了盘古的信任,剩下,还有你们可以借巫族成就圣人!”后土郑重道。

    “请后土指点!”玄冥对着后土郑重一礼。

    “我这一年,失去了乾坤鼎,以身裹天地阴阳池,虽然损耗巨大,但,我却因此感悟了一丝预测的能力,巫族大灾降至,所有巫族都不得幸免,但,你不同,你是未来穿越而来,却有一线之生机!”后土郑重道。

    “一线生机?你为何选我?”玄冥看向后土。

    “句芒、帝江、奢比尸,是异族,你比我清楚吧,共工、祝融本来是最好选择,可惜,他们遭人算计,身殒此时代了,如今,只剩下你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给巫族留一条后路!”后土郑重道。

    “我?”玄冥凝重道。

    “我以乾坤鼎之玄奥,感应出一个巫法,我传你此巫法,你到时若还活着,可以将死去的巫族血液,汇聚一处,巫族的一些英灵,也会随着此巫法护在你的身边!到时,凭借巫族之血。你可以再进一步,或有机会,成就圣人!”后土郑重道。

    “巫族大灾?聚巫族之血,汇聚一处?形成一片血海不成?”玄冥惊讶道。

    “不错,若是我推测的不错,你将是血海的主人!你得到的那两个开天斧碎片,也可以利用血海祭炼!”后土说道。

    “不用了,那两个碎片,我已经祭炼出雏形了,两柄神剑,一曰阿鼻剑,一曰元屠剑!”玄冥郑重道。

    “随你,望你善待残余巫族!”后土叹息中一指,一团巫术射入玄冥眉心。

    玄冥并没有拒绝,闭目感应了一会,过了好一会,玄冥才睁开眼睛。

    “多谢后土祖巫!”玄冥再度感激道。

    “巫族,以后就靠你了!”后土点了点头。

    “后土,为何你不亲自去做,要让我来……!”玄冥皱眉道。

    “我时间不多了!”后土叹息道。

    玄冥疑惑的看了看后土,但,后土并没有多解释。玄冥只能郑重一礼,再度告辞了。

    目送玄冥离去,后土虚影却是看向东方:“皇天,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好想最后再看你一眼!”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952/3792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