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八十章 小丫头

第八十章 小丫头

    鬼谷净土,血雨倾盆!

    鬼谷净土结界之内,王雄端坐,喝着王忠全重新换上的新酒,看着一群大罗金仙焦躁不已,而依仗队伍之中,又走出了一个东秦重臣,张濡。

    张濡为礼部尚书,口才了得,此刻代君与一众宾客商谈,慢慢安抚一众宾客。

    王雄也不急,张濡更是精神抖擞,对方气焰已经被打下,接下来就是好好谈话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罢了。

    “陛下,刚才夏司命要走,就这么让他离开了?”吕杨皱眉道。

    “夏司命不已经送东秦这一份大礼了?”王雄笑道。

    吕杨神色微动,点了点头。

    “只是接下来,八大地洲,恐怕需要吕先生多做准备!”王雄看向吕杨。

    “臣定竭尽全力!”吕杨苦笑的点了点头。

    东秦即将一统东胜地洲,下一步,自然是靠近的八大地洲,只是没想到大义来的这么快。本该兵部商恨处理出兵事宜的,奈何,商恨外出,一直未归,如今,只能各部官员都群策群力了。

    “放心,姜尚在上古之谋,朕会帮你盯着的!”王雄郑重道。

    “是!”吕杨点了点头。

    “诛仙剑?”王雄陡然眉头一挑。

    “陛下,怎么了?”吕杨好奇道。

    “凌霄城,来了个小家伙,拿着诛仙剑剑刃,在朕面前放肆!”王雄露出一丝冷笑。

    “诛仙剑剑刃?那是鱼水地洲的鱼水谷,陛下可要小心!”吕杨陡然眉头一挑。

    “哦?”

    “鱼水谷极为神秘,是鱼水地洲真正的隐形之王,鱼水地洲的各仙庭、圣域,都看着鱼水谷的脸色行事!对于诛仙剑的剑刃,多次有强者前去争夺,但,从来没有活着离开的!”吕杨皱眉道。

    王雄指头轻轻敲击龙椅扶手,点了点头:“朕知道了!”

    -------------

    凌霄城!

    王雄本体,以巨阙剑斩杀了罗天上神魑,一剑之下,万籁俱寂。

    管理东天境三十六地洲的众神之王,就这么轻易被斩杀了?

    凌霄城的牢房之中,五大东胜地洲的真神原以为魑能救自己出去,还狂呼之际,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一个个吓的浑身发颤。这王雄,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城中百姓,欢呼不已,东秦百姓看着这满天血雨,也是欢呼不已,斩罗天上神,不仅仅是陛下,我们也有功劳。

    四周的欢呼下,更衬托出四周山峰之巅那群大罗金仙的死寂。

    众大罗金仙受夏司命邀请前来东胜地洲,一方面为了天帝令符,还有一方面,却是为了王雄那一批强大的宝物,无论是东皇钟、七宝妙树,还是巨阙剑,对众大罗金仙还是有吸引力的。

    众人不敢冒头,可敢浑水摸鱼啊,谁能想到王雄如此变态?

    众大罗金仙都不敢出面,却没人知道,王雄此刻已经虚脱了,不是一小会就能恢复的。

    王雄对着众大罗金仙远远一声冷笑,吓的无数大罗金仙不敢妄动。

    却在王雄以为没人敢造次的时候,忽然间,一个身影再度飞上了高空。

    “四公子,三思啊,四公子!”一众教主、仙帝顿时脸色一变的叫着。

    鱼水地洲的教主、仙帝不敢找王雄麻烦了,同时也记得鱼水谷口,那童子的警告,四公子要是少一根汗毛,唯他们是问!

    “嗯?”四方山峰之巅,顿时传来一阵阵好奇的声音。

    这个时候,还有人敢冒头?

    四公子却一点不怕,缓缓飞到了凌霄城空中。俯瞰长青殿废墟口的王雄。

    “真是好剑,巨阙?中古十大圣剑吧?”四公子看向王雄身旁的巨阙笑道。

    “吼!”巨阙张口一声警告的吼叫。

    凌霄城中,一个个官员快速围到了王雄身侧,同时,大量将士,箭羽对着天空。

    “你是何人?”王雄皱眉道。

    “我叫专四!为诛仙剑剑柄而来,现在也可以为你之巨阙剑而来!”四公子直言不讳道。

    王雄看向这专四,还真是实诚?

    “吼!诛仙剑剑柄,已经给我吃了,你休想!”巨阙顿时瞪眼道。

    “你准备怎么做?”王雄看向四公子道。

    “没什么准备做的,就是我想要带回去,让我爹高兴高兴!”四公子郑重道。

    “有孝心是好事,但,你准备花多大的代价买?”王雄看着四公子笑道。

    “买?”四公子眉头微皱。

    “怎么?你想抢不成?”王雄看着四公子淡淡道。

    四公子脸上一阵变幻,终究深吸口气道:“好吧,你开个价,我来买!”

    “陛下!”巨阙顿时焦急不已。

    “哈哈哈哈哈,好,买?知买,是为懂礼,朕喜欢与懂礼之人谈话,诛仙剑剑柄,非凡物,灵石就不必提了,以剑换剑,以诛仙剑同等之剑,朕可以换给你诛仙剑剑柄!”王雄笑道。

    “什么同等?”四公子皱眉道。

    “戮仙剑、陷仙剑、绝仙剑,都可以,哪怕破裂也没关系,只要完整的就行!”王雄淡淡道。

    一旁巨阙顿时不说话了,要是有完整的诛仙四剑之一,自己吐也要将诛仙剑剑柄吐出来啊。巨阙眼睛放出一丝激动之光。

    “你做梦吧!一个剑柄而已!你还要整剑?”四公子顿时冷着脸。

    “哦?如此说来,你真有?”王雄却是眉头一挑,惊讶道。

    巨阙更是眼睛通红了起来。

    “四公子,王雄在套你的话呢!”一旁一个教主顿时叫道。

    “什么?”四公子陡然眼睛一瞪。

    王雄却看向高空中的四公子。

    “朕不知道,你有何依仗,一个真仙罢了,也敢来东秦放肆,念在你懂知礼数,朕给你一次离开的机会!下次来东秦,记得先递拜帖,再入东秦,休要学那魑,客临主家,凌驾其上,凡在凌霄城上空无礼叫嚣之人,可已经全部成了冢中枯骨!”王雄冷冷的说道。

    “你,你是消遣我,根本没打算卖我诛仙剑柄?”四公子眼睛一瞪。

    “你若有诛仙四剑,朕也愿意用灵石回收,你愿意吗?”王雄看向四公子。

    “哼!”四公子眼睛一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王雄冷冷的说道。

    四公子却是脸上一恼:“不行,出来前,我可已经给爹说清楚了,一定给他带诛仙剑剑柄回去,今天你就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四公子耍起了无赖,鱼水地洲的教主、仙帝却连连叫苦。

    “小丫头,朕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王雄冷冷的说道。

    “小丫头?”

    四周所有人都惊愕的看向四公子,包括鱼水地洲的教主、仙帝,一个个惊愕的看向四公子,王雄喊他什么?小丫头?

    “你,你,你怎么……!”四公子惊叫道。

    四公子相信,自己的易容,没人能看的出来,这是家族最擅长的东西,就算罗天上神也看不出端倪来的啊,王雄怎么看出来了?

    此刻,的确只有王雄看出来了,王雄可是觉天地的佛陀,佛眼之下,一切无所遁形。

    一个小丫头,先前还知礼数,王雄对其才并没有过分,却不想,小丫头也耍起了脾气。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否则,朕定不饶你!”王雄冷冷道。

    “四公子,我们还是走吧!”

    “是啊,四公子!”

    ……………………

    …………

    ……

    几个教主、仙帝劝着。

    但,四公子被王雄点破身份,却是极为气愤,更何况,自己已经在爹面前夸下海口了。这样灰溜溜的走?开什么玩笑?

    “哼,今天,诛仙剑剑柄,我带定了,还有这巨阙剑!”四公子顿时坚决道。

    不过这次,四公子的声音忽然变成了女生,显然,已经暴露了,四公子也没必要再装了。

    “咦?”王雄身旁的韩非却是陡然露出惊诧之色。

    “怎么了?”王雄疑惑的看向韩非。

    “陛下,这小丫头的声音,好生熟悉!恐怕还是中古时期某个故人转世?”韩非好奇道。

    “哦?”王雄露出一丝好奇。

    “南宫大人,你不觉得这声音熟悉吗?”韩非看向南宫浪。

    南宫浪此刻也是皱眉之中。

    “怎么了,南宫先生?”王雄好奇的看向南宫浪。

    “这声音,我好想做梦梦到过!”南宫浪苦笑道。

    “呃?”王雄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咔咔!”

    却看到,那四公子忽然打开剑匣,一股滂湃的剑气,铺天盖地而出,瞬间将凌霄城上空笼罩而起。

    “这是!”无数凌霄城长剑忽然间颤鸣而起。

    四公子一挥手,一柄紫色剑刃浮出了剑匣。

    “诛仙剑阵,起!”任性的四公子一声大喝。

    “轰!”

    铺天盖地,一个巨大的剑气结界,将凌霄城包裹了起来。恐怖的剑气之凶猛,比之昔日贺剑之的剑气风暴只强不弱一般。

    “诛仙剑,剑刃?”韩非陡然瞳孔一缩。

    “诛仙剑?剑刃?”巨阙顿时不争气的口水直流,眼睛冒着精光

    “王雄,诛仙剑的剑柄,我要定了,今天,你就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四公子对着王雄怒喝之中。

    而四公子身旁的一众教主、仙帝,此刻却不再多话,由诛仙剑剑刃摆出的诛仙剑阵,其气势给众人壮起了滔天胆气。

    若是刚才,王雄见到这诛仙剑阵,只会恼怒,虽然这诛仙剑阵削弱了无数,但,只要使出,百姓必有死伤,王雄饶四公子不得,哪怕是个小丫头,也不可能放过。

    但,此刻的南宫浪,皱眉之际,眼睛居然微微湿润,让王雄心中越发古怪。

    “南宫先生?”王雄看向南宫浪。

    南宫浪擦了擦眼角泪水,摇了摇头苦笑道:“臣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位姑娘的声音,总有种悲伤的感觉,梦中之事,不知道……!”

    “梦中之事?或许是前世之事吧,此女子的声音与西施一般无二,南宫浪,你还没想起来吗?”韩非在旁再度问道。

    “西施?”众人都没听过。

    只有南宫浪听到这个名字,莫名的一颤。

    “陛下,此女,可否交给臣处理?”南宫浪忽然看向王雄。

    王雄看着南宫先生,神色一阵古怪,最终点了点头:“好!”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952/4059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