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凌霄之上 > 第八十一章 见钱眼开

第八十一章 见钱眼开

    “陛下,此女,可否交给臣处理?”南宫浪忽然看向王雄。

    王雄看着南宫先生,神色一阵古怪,最终点了点头:“好!”

    对于南宫浪的请缨,王雄其实还极为奇怪,一直以来,南宫浪在东秦当属于谋臣,并非武将,毕竟,南宫浪的修为并不高,这些年因为东秦各种灵药、灵丹管够,南宫浪才勉强地仙罢了。

    眼前叫专四的小丫头,本身就真仙修为,更何况还有这缩减版的诛仙剑阵,怎么看,南宫浪都没有胜算啊。

    可,南宫浪不是那种冒失之人,既然主动请缨,王雄自然要给其面子,同时也好奇这南宫浪到底有何手段对付这连普通大罗金仙都不敢触碰的缩减版诛仙剑阵。

    专四看到南宫浪走到前面来,也是露出一脸好奇。

    “你是谁?我看你修为都没有我高,还想来破我这诛仙剑阵?”专四好奇道。

    “四公子,这是东秦的户部侍郎,除了会赚钱,没听说过有什么能力!”一个教主说道。

    “钱?”四公子眼中闪过一股不耐烦。

    “四公子?就此退去,我请陛下既往不咎!”南宫浪对着四公子说道。

    虽然南宫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心中总有一种不忍伤害眼前四公子的感觉,南宫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四公子却是陡然一低头,看向南宫浪:“你的声音?”

    “他的声音怎么了?”一个教主好奇道。

    “我好像在哪听过,好像在梦里?”四公子皱眉思索道。

    “在梦里?”那教主惊愕道。

    而下方,王雄也露出惊奇之色,南宫浪梦里有此小丫头,这小丫头梦里也有南宫浪,难道这两人还真是前世恋人不成?

    “在梦里,就是这个声音,就是他,将我送人了,让我受尽了苦头,没错,那个将我当成货物送人的恶人,就是这个声音,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四公子顿时瞪眼怒道。

    送人?

    王雄、南宫浪露出不解,在此所有人都没当回事,毕竟是梦中之事,谁能当真,只有韩非,露出一丝苦笑:“南宫先生,若我猜的不错,这可是你的债啊,唉!自求多福吧!”

    “爹,您知道什么情况吗?”一旁韩非之子好奇问道。

    韩非却是摇了摇头,显然,若真是自己猜测的那般,这对南宫浪可不是光彩的事情,韩非自然不会乱嚼舌根,谁也不会说。

    专四瞪眼看着南宫浪,南宫浪也神色复杂,显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

    “四公子,梦中之事,当不得数的!”一个仙帝劝道。

    “走开,没你们的事!”四公子瞪眼道。

    扭头,四公子看向南宫浪。

    “我不管你是谁,你马上滚开,否则,我第一个用你祭剑!”四公子瞪眼喝道。

    南宫浪却是摇了摇头:“最好,你马上退走,否则,也别怪我无情!”

    “哼,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诛仙剑!”四公子一声大喝。

    四公子此刻看到南宫浪,莫名的烦躁厌恶、心烦气躁,好不喜欢这种感觉,四公子要解决南宫浪。

    探手一挥,诛仙剑顿时绽放出耀眼的光彩,四周剑气风暴轰鸣四起。韩非催动法道轮盘保护城中百姓。

    对于南宫浪,韩非却没有管,韩非也好奇,南宫浪哪来的那股自信。

    就看到,四公子一挥手剑,无尽剑气居然诡异的全部变成了了诛仙剑的剑刃,似要向南宫浪席卷而来一般。

    却看到,南宫浪翻手之间,手中取出一枚铜钱模样的金钱。

    金钱两边好似有着一对翅膀一般,在南宫浪手中绽放出耀眼的光彩。

    “拙!”四公子一声断喝。

    顿时,诛仙剑刃直冲南宫浪而去,南宫浪将手中金钱对天一抛。

    众人不理解什么情况,巨阙却张口愕然:“南宫先生是不是花钱花疯了?一枚金钱,还想贿赂诛仙剑不成?”

    “嗡!”

    顿时,金钱撞在了诛仙剑上,原以为,诛仙剑凶蛮霸道,瞬间击碎金钱的呢,可,诡异的一幕惊掉了所有人眼睛。

    就看到那枚金钱触碰到诛仙剑的瞬间,诛仙剑上所有的杀气、剑气尽数消失,包括天空中无数剑气幻化成的诛仙剑幻影,也骤然一消,所有剑气全没了,诛仙剑刃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忽然,随着那金钱落了下来。

    南宫浪正在下方,探手一接,诛仙剑、金钱同时落在了手中。

    诡异的一幕,让四方的剑拔弩张陡然一顿,所有人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诛仙剑刃也见钱眼开?看到钱就跪了?”巨阙瞪眼惊叫道。

    “我的诛仙剑刃,还我诛仙剑!”四公子惊叫道。

    “不可能,诛仙剑无物不破,怎么可能破不了一个破金钱?”一个教主惊叫道。

    “不行,不能丢了诛仙剑,鱼水谷主发火怎么办?看我大罗捆仙绳!”一个仙帝脸色一变,探手,一条金龙放出,直冲南宫浪手中的诛仙剑刃而去。

    南宫浪如法炮制,再度丢出那枚金钱,就看到大罗捆仙绳在碰到金钱的瞬间一软,失去了所有力量,接着,又落在了南宫浪手中。

    “怎、怎么?”众人惊叫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巨阙愕然道。

    “妖孽,还我大罗捆仙绳,紫金杵!”那仙帝叫道。

    “嗡!”

    金钱一触,顿时,紫金杵也落在了南宫浪的手中。

    这一刻,凌霄城四方,静悄悄一片。

    就连王雄都露出惊奇之色:“咦,这金钱的效果,居然与朕的的七宝妙树一般,七宝妙树可刷对方宝物,这金钱能落对方宝物?”

    “还我诛仙剑!”四公子还想扑下来。

    但,却被一众教主、仙帝拦了下来。

    “四公子,不可,不可啊!”一个教主焦急道。

    原以为诛仙剑刃大放异彩的,可眼前,居然一个照面就没了,这还打什么?

    “是啊,四公子,我们快走吧,快!”一旁仙帝焦急道。

    “凌霄城,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韩非陡然一声冷喝。

    “轰!”

    却看到,一个法道轮盘,骤然在凌霄城上空绽放,一条条锁链凭空而出,要将这群人全部拿下一般。

    众教主、仙帝脸色一变,对法道轮盘仅仅只是忌惮,众人更担心的可是王雄啊,那一剑斩罗天上神的妖孽。现在自己跳出来,这要鱼死网破了?

    “陛下!”南宫浪忽然开口道。

    “嗯?”王雄看向南宫浪。

    “臣不知怎么回事,眼前专四,让我有种……,臣请陛下,就此放过专四无礼,臣愿以功带罪!”南宫浪忽然拜向王雄。

    韩非也看向王雄,别人不清楚南宫浪与专四前世恩怨纠葛,韩非却是知道一些,对于两人的孽缘,韩非也不知说什么好。

    王雄看了看南宫浪,又看了看天空被拦下,气急败坏的小丫头,最终点了点头:“罢了,左右一个有脾气的小丫头,朕还不至于与她置气,南宫先生既然愿意为她担保,那朕且信你一回,再有下次,朕可绝不轻饶!”王雄沉声道。

    “谢陛下!”南宫浪苦笑道。

    南宫浪此刻也无比纠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要为东秦敌人求情啊,自己这是疯了吗?可听到专四的声音,南宫浪内心忍不住的悲从心来。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但,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对南宫浪强调,无论何时何地,自己一定要护着这个丫头,自己欠她的。

    “南宫浪,这小丫头毛毛躁躁的,其实,你可以将她拿下,护在自己府上!”韩非一旁劝道。

    南宫浪微微苦笑,摇了摇头:“心之不忍,心之所痛!我有种感觉,我不该如此!”

    “唉!”韩非微微一叹。

    南宫浪扭头看向天空一众教主、仙帝:“这位姑娘,要是有所闪失,南宫浪必踏平尔等宫廷、府邸!”

    “你!”一众仙帝、教主瞪眼怒道。

    众鱼水地洲的仙帝、教主此刻郁闷的不行,忽然发现,此次去鱼水谷请四公子帮忙,根本就是错误的,这哪是来帮忙的啊,这是祖宗啊。少了一根汗毛,鱼水谷要找自己麻烦,这东秦也要找自己麻烦?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平白请了个祖宗供着?

    “四公子,我们回去吧!”众人苦口婆心的劝着。

    “我不回去,我要拿回诛仙剑刃!”小丫头依旧喊着。

    奈何,众人哪里还给小丫头继续留在这里触怒东秦的机会?白云架起,快速托着小丫头飞远了。

    “呼!”

    来得快,去的也快,无论小丫头在远处如何呼喊,都于事无补。

    南宫浪目送小丫头离去,也是露出一丝苦笑。扭头看向王雄拜下:“陛下,臣此次任性了!”

    “无碍,朕本来也不准备留下那小丫头的!吕杨说,其为鱼水谷之人,东秦最近事务太多,还不到引出这水中潜龙的时候!”王雄摇了摇头。

    “谢陛下!”南宫浪知道王雄在安慰自己。

    “刚才,落下诛仙剑刃的是……?”王雄好奇道。

    “臣出生时,伴随的一枚铜钱,本来我也没当回事,可随着我赚钱越来越多,这枚铜钱越发的有法力,渐渐变成了金钱之模样,越多的钱经过我手,我这法宝威力越大,钱可通神,钱可通天,或许这枚铜钱代表着一种钱之大道吧!内部蕴含着一股钱的威力!这些年管理东秦越来越多的钱财,让其威力越来越大,让我有种不管什么法宝,在金钱面前都要低头的感觉,我称之为落宝金钱!”南宫浪解释道。

    “落宝金钱?你出生伴随的宝物?”韩非好奇道。

    “或许,本身就是你前世之宝,宝物有灵,随你转世吧!”王雄点了点头,并没去追究。

    臣子的宝物,王雄从来不会有一丝贪恋,南宫浪有宝物,王雄更为其欢喜。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3/3952/4059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