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太平灵异录 > 第152章 雨箍

第152章 雨箍

    猛然间一股子旋风卷着雪花竟是飘到了脸上,冰凉!

    胡文灿惊醒。

    却是方才趴在收营台上面居然瞌睡了过去。

    收拢了下衣领,胡文灿拿起挎包,准备关门离去。

    就在此时,忽然一团白飘了进来。

    不是雪花,不是雾气,而是一个女人,长发齐腰,遮着了半拉子脸。

    长发白衣女人几近是飘忽中,便来到了收营台前,站定。

    “您好!请问……”

    胡文灿正说着的时候,只见了那女人拿出一个“金手镯”放在了收营台上面。

    胡文灿看着那“金手镯”……

    突然,胡文灿心跳急速、胸闷憋堵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

    一脚刹车,因为路滑,车还是向前滑行了半米。

    这里已经没有行人了。

    路上冷冷清清,只有雪花被风儿卷着乱飞。

    金店门口只留下了乱纷纷的脚印。

    卷闸门半开着。

    车刚挺稳,我、胡语彤便下了车来。

    “等等我啊!”尹思雨连忙是追入了店中。

    店中空无一人。

    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呵呵……”突然,一个小女孩喋喋笑音传来……

    我听见了。

    胡语彤的神情告诉我,她也听见了。

    与此同时,尹思雨贴靠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生疼。

    显然,尹思雨也听见了。

    突然,我眼尖,只见了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小女孩从前面那收营台处跑了出去。

    我一个箭步飞身上前,落身在了收营台处。

    尹思雨站定,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

    胡语彤绕着圈儿在金店内四周查看起来……

    “什么啊?”尹思雨的声音因极度打颤,说话也结巴了。

    不能啊,尹思雨可也都已是见过那血淋漓场面的“过来人”了。怎么此时如此恐惧了呢?

    “怕了?”我戏谑地问道。

    尹思雨:“是,不是,好冷。”

    也是,车里可开了暖气的,这猛一下来,的确很冷。

    我却脱去了外套,放在了收营台上面。

    戾气扑鼻,我断定了这里有妖气!

    我循着气味儿看去……看见了胡语彤。

    “发现了什么?”我喊话问道。

    “可能跑了。”胡语彤应道,“以后没事了。”

    “啊?”尹思雨看向胡语彤。

    胡语彤走了过来。

    就在胡语彤走过来之际,我看见一个小女孩从她身后跑了出去,跑出门外。

    那小女孩穿着的华丽,衣裳色彩斑斓,宛如雪中起舞的蝴蝶。

    小女孩跑向对面的马路去了,对面马路边上正站着一个女人呢,小女孩扑入了那女人的怀中。

    如同一团雪人的女人,抱起小女孩。

    她们不是人!

    我刚要过去,只听胡语彤惊呼一声:“思雨!”

    “思雨你快过来看看!”胡语彤弓腰站立在那收营台侧,双手捂面,惊喊道。

    尹思雨怯怯不敢行前,拽着我一起过去了。

    我一看,只了正是胡文灿躺在地上。

    胡文灿口角带血,面目、身上也都是带有斑斑血迹。她躺倒在地,全身僵硬,已经是一动不动了。

    躲在我怀中的尹思雨,已然是泪流满面中。

    我也有了些深深自责。

    胡语彤似乎觉察出了什么,她弯腰蹲下,试了试胡文灿的鼻息,摸了摸胡文灿的脉搏,胡语彤转头看向我,道:“她还活着。或许有救。”

    闻言,尹思雨也放开了我的胳膊,跑了过去,我连忙拿起外套,盖在胡文灿的身上,一把抱起胡文灿,尹思雨此时非常明白地先跑了出去,发动汽车。

    胡语彤打开车门,我便就钻了进去。

    车子已经发动起来,忽然我眼角处一闪……我从后视镜处看过去,只见了车外的马路边上,一个面色发紫的白衣女子,怀抱着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她们正也看向我。

    我眉头一蹙!

    忽然,我发现她们的面部表情似乎带有一种担忧之色。难道这俩女鬼也担心起来了?恐怕是担心她们自己吧!

    现在我来不及和她们计较,总之她们已经在我面前现身了,我就能找到她们的踪迹。待日后算账吧!

    一大一小两个女鬼朝我挥了挥手,似乎跟我道别般。

    我一直看着她们……直到车子拐弯。

    “哦,现在怕了!装怂了!可害死多少人了!等着吧!”我心中暗忖。

    忽然,从车内的后视镜里,我看见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胡语彤,胡语彤也正看着我。

    我狠狠瞪了一眼胡语彤。

    ……

    一刻也不敢再耽误,我们“马不停蹄”奔驰向医院。

    ……

    医院的走廊上。

    我们坐在长凳上等着。

    我坐在中间,一左一右,两个美女。尹思雨和胡语彤。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有气质,一个有气场。

    凡是路过的都要瞅我两眼,看看她俩。然后怀愤离去。

    “对那边坐坐。”我冲胡语彤道。

    “喔。”胡语彤挪了挪身子。

    “你也是!”我冲尹思雨道。

    “好冷的呀。”尹思雨嗲嗲道。

    我干脆就脱了外套给尹思雨披上了,道:“过去点吧,对那边坐坐。”

    “哼!”尹思雨撇了撇嘴。

    “郭总,你这样不好吧。”胡语彤也嗲声嗲气了起来,“怎么你给她披上外套,我呢?哦,左拥右抱的时候不说了,怎么现在又偏薄了奴家呢?再说了,谁看起来,我不是才更显单薄嘛。”

    “你别说了,这外套还是你披上吧。”尹思雨连忙去了外套就要给胡语彤。

    “你理她干什么!穿上!”我几乎是命令地道。

    尹思雨连忙就穿上了。

    “呵呵……思雨姐姐,我跟你开玩笑呢。”胡语彤道。

    “你开什么玩笑!”我瞪目而视。

    很显然,胡语彤懂我的意思。

    “怎么,郭总,你这是怨我呢?”胡语彤道。

    “没有,我怨我自己。”我有点赌气地道。

    “放心吧,那个金店不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胡语彤道。

    “哦?这话怎么讲?”尹思雨问道。

    胡语彤:“我已经在那里布置下了我的气味。也就是说,那边是我的地盘了,其他的妖魔鬼怪都不能再侵犯进来。除非他们想跟我拼死一搏。一般的情况下,我们都会有自己的地盘,正常来说呢,谁也不会冒险抢地盘的。”

    “那也就是说,现在‘灿灿金店’是你的地盘了。”我道。

    胡语彤:“是啊。”

    “她斗不过你?”我问道。

    胡语彤:“你说呢?我怎么着也有八年的道行了吧!你以为呢!不是谁都能斗得过我哦。”

    胡语彤简直是目无“尊长”!我来气了。刚要呵斥,只听尹思雨道:“那也不行啊。手镯还在,这个金店她是不敢来了,还是会去别的地方,会继续害死人的!”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不会的,放心吧。”胡语彤这回,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不过我知道,我听出来了,胡语彤说的应是不假。

    我们三个这里正辩论、驳论、热闹着呢,葛大帅来了。

    葛大帅看见了我,也看见了胡语彤,更是看见了尹思雨……

    “尹思雨……”葛大帅嘀咕着看向我,“你……你们……”

    “大帅!你听我说,你看这是什么?”我掏出一张纸条来。

    葛大帅看来……“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是古文字!你跟我读。”我道,“必死者动此手箍。”

    “必死者动此手箍。”葛大帅读完,看向我,“你丫又犯病了?今天没吃药?”

    “葛大队长,你刚才说什么?”胡语彤问道。

    葛大帅:“必死者……你谁啊?!”

    我连忙介绍道:“她是我的秘书。”

    葛大帅看向胡语彤……

    葛大帅又看向尹思雨……“兄弟,过来一下。”葛大帅说着,搂着我的肩膀,把我拉到一旁,“兄弟,你最近走桃花运啦!”

    我有点紧张了。

    葛大帅谁啊,他是谁啊,葛大队长了喽!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关键是他其实可是唐蕾婷的心腹!

    “大帅,你要是信我,你相信我!”

    “我信你。”葛大帅嘿嘿笑道。

    “你听着,我再说一遍,你跟我说。”

    “行吶!你说。”葛大帅似笑非笑地道。

    “必。”我道。

    葛大帅:“必。”

    “死。”我很镇定。

    “死……嘿嘿……”葛大帅笑了:“小宝,我就看你玩什么花样了!齐人之福啊!”

    我突然一怒,吼道:“听着!你不说我丫咬你信不信!”

    葛大帅一愣之际,我连忙地说完了一句话。

    “必死者动此手箍。”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葛大帅一个字,一个字地学道。

    说完,葛大帅情绪有点崩溃地冲我道:“兄弟!你该吃药了。你tm的到底弄啥!”

    “我高兴乐意有瘾!你咬我?”我豁出去了。因为根本无法解释。

    “呃……”葛大帅哭腔着道,“小宝,你咋了你?怕我告诉唐队?放心,我不会说的。你玩你的,我一定给你守口如瓶,防意如城。小宝,你别这样,我理解你,咱都是男人。”

    “葛队。”胡语彤走了过来。

    见了胡语彤走来……葛大帅筋骨都松了。

    “葛队,你好!”胡语彤道。

    “你好!”葛大帅伸出手来,跟胡语彤握了握手。

    胡语彤呵呵一笑……

    葛大帅骨头都酥了。

    “你听着。”胡语彤道。

    “嗯!”葛大帅旁若无人般。

    “必死者动此手箍。”胡语彤道。

    “必……”

    “死……”

    “者……”

    如此,葛大帅一个字一个字说完了这句话。

    “必死者动此手箍。”葛大帅突然似乎醒了般地看向胡语彤。

    胡语彤走向我,道:“郭总,他可说三遍了。你这下可该放心了吧。”

    我连忙轻咳起来。

    见胡语彤与我耳语,葛大帅真是震惊了:“小宝,你……你俩……”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走来,道:“病人脱离危险期了。”

    此时,胡文灿的家人也都来了。还有赵满的家里人也过来了。

    大家抱着被褥,带着水果,一个个的听闻喜讯,得知了胡文灿活下来了,不知道多欢喜。

    ……

    回殡仪馆的路上。

    我道:“你为什么要放了她们?”

    胡语彤并不装傻,直截了当:“人家娘儿俩也挺可怜的。”

    “你不怕她们继续害人?”我道,“如果这样,你也有罪。”

    胡语彤:“嗯,就你好人一个!放心吧,她们不敢了。”

    我哼了一声:“你说的?”

    胡语彤:“我有把握。”

    我冷冷道:“行,你看着办吧!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胡文灿要是再出事了,我可饶不了你!”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4/4748/3392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