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太平灵异录 > 第338章 古老肉(三)

第338章 古老肉(三)

    “什么!”檀庆豁然而起!

    脸上的那种惊恐表情是檀庆这一生中第一次出现。

    “他还真会妖术?”檀庆还是不敢相信。

    “得得得……”许丰的牙齿还上下打碰,一时都不敢回忆了。

    “地形不熟吧?你见到鬼了?”檀庆就是不信。

    许丰也是无言了。

    ……

    受了惊吓的许丰躺倒在床上,这天夜里,许丰高烧不退。

    迷迷糊糊中,许丰只是说鬼,鬼……

    说着说着,只见了一个女人,一袭白衣,披头散发的从远处走来,越来越近。

    那披头散发的女鬼伸起了手臂,口中喃喃而悠然地喊道:“许丰,跟我走吧。去极乐世界吧。”

    许丰摇着头,浑身挣扎着,却毫无力气,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口中干渴难忍,身体通红发烫,胫骨疲软,而许丰躺在的地方却是外面洗头房的一间卧室里。这个洗头房的老板娘是许丰多年的姘头。

    此时,这睡房里并无他人,一个人也没有。许丰喊了几声,并无一人答应。

    许丰只见了那女鬼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许丰知道,是梦魇,是自己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许丰知道,自己现在病重了。许丰还知道,自己高烧起来,现在急需要打针吃药。

    就在此时,一股清冷之气扑面而来,许丰一阵发抖,裹紧了被褥。

    许丰知道,自己现在再不医治,只怕真是要死了。

    许丰强自的打了打精神,他要自救。

    许丰猛然睁开眼来,眼前那是……

    只见了一副苍白的面孔就在眼前,简直是贴在自己的脸上了。如此的近身距离,让许丰几乎是看不见她的全貌。

    这下子,许丰突然的就蹦了起来。

    这下子,许丰知道,不是梦魇了,自己分明已经醒了过来。

    只见了那女鬼的眼睛倒竖,唇部横裂,面色苍白中,不见鼻孔。一袭白衣罩身不沾地,飘动中扑向了许丰。

    许丰连忙就是往后面躲避,趴着墙壁,鬼哭狼嚎起来。

    这睡房平时也就是这洗头房的按摩房,想来有多小了。许丰恨不能就穿墙而过了。

    许丰知道,瞬间的功夫,那女鬼就要扑到自己身上了。

    而须臾,许丰不见了动静。

    这才转头看去……

    空空如也了。

    许丰的嚎叫声终于是惊动了他的姘头吴静。

    不只是惊动了吴静,还有这店里的员工和顾客。

    一时人心惶惶。大家纷纷出来查看个究竟。

    “咯吱”一声,门开了。

    许丰连忙扑了过去,口中喊道:“吴静,有鬼!”

    一看,又是白衣,又是那竖眼裂嘴……

    许丰像是弹簧一般,一下子就蹦回到了床上……

    那许丰突然又是一嗓子嚎叫了起来,嚎叫声响彻十里啊!

    当众人纷纷赶到许丰的房间的时候,只见了许丰在床上又蹦又跳,鬼哭狼嚎,拍打被褥、撕裂枕头,摔打东西。

    “你发什么疯!”吴静吼道。

    那许丰突然冲向吴静,一把掐住了吴静的脖子,狠狠滴道:“你不让我活,我也弄死你!”

    吴静的劲道在许丰劲道面前,简直是不值一提。靠“卖肉”吃饭的吴静保养的那是细皮嫩肉,如何经得起许丰的这般疯狂猛掐。

    房间很小,门口只能单人进出。

    吴静声音已经发不出来了,想要让人帮忙救自己,可是吴静没有发声,谁也都不敢上前贸然施救,再说了,许丰谁敢招惹,那些店员见到许丰真是跟见鬼一般,许丰不招惹她们就好的了,谁敢过来招惹许丰。

    有人报警了。

    有店员知道的,也有电话的,就给许丰的兄弟打了电话。

    这里,许丰死死掐住了吴静的脖子,死不肯松手了。

    吴静渐渐的挣扎几下,动静也不大了。

    那些留夜的顾客见此情形,纷纷拿了衣服就跑人了。

    店员也是都吓傻了。

    只有我,此时躲在窗外面的一棵树上,换下了白衣,一身黑衣在夜色的保护下“隐身”着,看着窗内发生的一切。

    女鬼就是我扮的,让我找个女鬼来我一时还找不到合适的,何况这种事,真是动用法力让女鬼来做,思来想去,还是不好的。不过,也是我临时没有找到合适的而已。

    那女鬼的面目是我在一张白布上画的鬼脸。所谓的一袭白衣不占地,我是用白布裹了露在衣服外面的脚部,看起来就像是没有脚一样。

    看着里面的状况,想来八成是要出人命了。我很冷淡地看着,这些人,死不足惜!我离去。

    不小心,那我精心制造的面罩被树枝刮住,结果那面罩被挂在了树枝上。

    当我后知后觉发现面罩丢了的时候,我人已经在殡仪馆了。想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是回去,想来那里现在人已经很多了,为时已晚。算了吧,反正也查不到我头上。

    我想着心思,突然发觉了焚尸炉房所在辕门小院的院门好像没有关紧了。

    我便去关门。

    金爷和米犇住在里面,各人一间房。

    米犇所在的房屋的窗口朝外,我看见那窗内还有隐隐的光线。

    奇怪了,要么开灯就是了,要么就是一团黑,怎么还隐隐有些光线呢?

    我走过去,窗口内的窗帘是拉上的,看不见,我想了想,这事诡异,一想到米犇跟檀庆的关系,我觉得事有蹊跷!

    我走到房门前,准备透过那房门的空隙看看里面的情况,正找着房门的缝隙呢,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我一把推开了房门……

    只见了米犇一脸懵逼地看向我……他果然是没有睡,坐在桌边,桌上一堆那是……黄纸条符!

    米犇正整理、画符、写什么咒语在上面呢。

    米犇看见我,一下子就不能动了。

    米犇看着我……我走到跟前,摸了摸那些“黄纸条符”,拿起来看了一眼,道:“你这是?”

    米犇这才连忙解释道:“辟邪的。”

    “看来是实话,想来是米犇被白日里许丰他们的叫嚷惊恐跑走的情形给吓住了。”我暗忖。

    “可能我们这里真有鬼,我就画些符咒护身用的。”米犇道。

    我笑了笑:“鬼,是专门对付坏人的。至少我这里的鬼是这样子的鬼。别怕,你是我的员工,我保你无事!就你画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用吗?”

    米犇连忙收拾起来,嘿嘿笑道:“心里舒服,落得一心安。”

    我笑了笑:“睡吧。没事。”

    米犇:“哎!”

    此事,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就走了。

    想来人家怕了,被吓着了,画些符咒求个心安,也是正常。

    ……

    “喂?”檀庆恨自己的手机怎么忘了关了!“知道了。”

    檀庆起身,穿衣。

    武晴晴也醒了来:“怎么了?”

    檀庆:“出事了。”

    武晴晴:“谁?”

    檀庆:“许丰。”

    武晴晴一脸惊恐中。许丰被鬼吓着的事情,武晴晴也是知道了。此时一听许丰真的出事了,可想而知武晴晴的神情感觉如何了。

    “不要你去,你走了,我一个人害怕!”武晴晴的确是怕了。

    檀庆:“这样吧,我打个电话,让小丽过来陪你吧。”

    檀庆必须要去现场看看,现在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催促中,葛大帅也打来了电话。

    黄绮丽来了,檀庆又是好一阵的安抚武晴晴,方才离去。

    ……

    “怎么了?”黄绮丽钻入被窝,问道。

    武晴晴:“许丰好像出事了。”

    黄绮丽:“哦,好事啊。”

    武晴晴:“白天庆子告诉我说许丰在西山殡仪馆那里遇鬼了,许丰自己也说了,当时我看许丰都吓傻了。不想晚上就出事了。”

    武晴晴说着,全身发抖起来。武晴晴抱紧了黄绮丽。

    黄绮丽搂着武晴晴,呵呵笑道:“这就叫做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他们那帮人,作恶多端,活该有这个报应!”

    武晴晴:“那你说檀庆会不会也?”

    黄绮丽叹了口气:“檀庆的确是不错的好人。就拿我来说吧,他可一直都没有碰过我。要是檀庆非要我伺候他,我也躲不掉的。而且在檀庆的庇护下,苏俊权那帮人一个都不敢招惹我了。我们现在的境遇其实已经很好了。想来当初要不是檀庆,你那个干哥哥苏俊权早晚非收拾了你不可,我的小美人儿。”

    黄绮丽还能说笑了,武晴晴却是心中不安,惶惶恐恐的惴惴不安。

    “那檀庆整天跟他们都厮混在一起,总是不好的吧?”武晴晴问道。

    黄绮丽:“所以啊,我都想好了,我们还是继续上学吧,将来等高考过后,无论是上个什么学校,总是出去远离他们那些混子好,让檀庆陪我们一起出去,离开这儿吧。反正咱们现在不是都不缺钱吗?对了,檀庆的财物不是都你管着吗?多少资产了?”

    武晴晴不言语了。

    不过黄绮丽的话,武晴晴深深滴细细思量起来。

    ……

    自从跟了檀庆,武晴晴却开始不断失眠起来,现在檀庆只要不在身边,武晴晴就睡不着了。一有个风吹草动的,武晴晴就会被惊醒。深度睡眠的时光已经再也没有了。

    不知道为什么,武晴晴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心慌不已。总是感觉自己身上好像缺失了什么。

    ……

    唐蕾婷、葛大帅看见一辆豪车驶来,他们知道,那是檀庆的。

    檀庆走下了车来。

    葛大帅:“真是不好意思啊檀总。这大半夜的把你叫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檀庆:“葛大队长,唐sir,你们也都看见了,我跟你们之间的配合,我可是全力以赴,完全接缝的无缺损配合呢。大帅,你说我哪点做的还不够?你这样冷嘲热讽我,可就不是工作态度上的问题了,大帅,你这是带有私人偏见了吧?”

    ……

    走在这洗头房里,葛大帅道:“听说这里也有你的股份?”

    檀庆连忙道:“没,没有。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小生意。再说了,这种生意我才不做。”

    葛大帅:“哦?这是什么生意?看来你知道的挺多嘛。”

    檀庆笑了笑:“大帅,你放心,我跟这里没有任何的瓜葛。不错,那个许丰是我朋友,不过也是一般的普通朋友。我跟他有点生意上的往来,但是就只是生意上的一点交往……我这不也连忙跑过来配合你们工作了嘛。”

    葛大帅冷哼一声。

    案发现场已经被清理了,唐蕾婷拿出几张照片给檀庆看了看。

    檀庆一时,身体也是一颤!

    只见了照片上,许丰临死前还死死掐着吴静的脖子,吴静是被许丰给掐死了的,而许丰好似被吓死了的那般。

    许丰的死相比吴静还惊恐无比。

    许丰的眼珠子凸出来的比吴静更突出。

    “葛队,唐sir,我的确是知道点内幕。但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

    ……

    唐蕾婷的办公室里。

    檀庆说出许丰在殡仪馆的事情来。

    唐蕾婷和葛大帅互相看了看,不置可否。

    对于许丰在殡仪馆遇鬼的事情,自然,唐蕾婷和葛大帅是信的。他们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檀庆:“葛队,这事我就知道这么多。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说过,我一定会全力配合,剩下的你们就看着办吧。”

    ……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

    檀庆后面跟着一帮人鱼贯而入。

    “回来了。”武晴晴迎了出来。黄绮丽也跟着走出卧室。早餐摆放在了桌上,檀庆哪有心情吃饭。

    檀庆的小弟们分列屋内,等着檀庆发话。

    “檀庆,你看疯子的尸体怎么处理?”苏俊权道。

    “什么怎么处理?”檀庆看向苏俊权。

    苏俊权:“要不,还送到西山殡仪馆那边火化了。”

    “什么?”檀庆看向苏俊权,伸出手来,指指点点着苏俊权的头,道:“你有没有脑子?疯子是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哇?他不就是从西山殡仪馆回来后死的!怎么,你也想跟疯子一样把魂丢在那里?行啊,你自己送去吧。”

    苏俊权:“哥,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嘛。”

    檀庆:“随便找个什么停尸房先放着,回头让疯子自己家人处理吧。”

    苏俊权:“是!”

    檀庆:“滚吧,我累了。”

    苏俊权这回很是明白事理地把小弟们都带走了。

    檀庆洗了个澡,出来,坐在了餐桌旁,看着武晴晴给自己做了一桌的早餐,檀庆不能不领这个情啊。

    黄绮丽也还没有走。

    “疯子死了?”坐在一旁的武晴晴问道。

    檀庆:“嗯。”

    武晴晴:“怎么死的?”

    檀庆拿起的筷子,不动了。

    武晴晴连忙道:“怪我,我不说了。是我不好。先吃饭吧。我看你今儿个又要忙活一天的。”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4/4748/3755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