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龙圣祖 > 第188章 辟邪脉阵

第188章 辟邪脉阵

    “外关、内关、曲池、阳池、神门、合谷、……”

    云笑口中并没有一丝的迟滞,手臂之上的各处大穴之名被他接连喝出,而陆斩的动作也并不慢,在这一刻,灵阶中级炼脉师的手段,看得旁边的沈潇甚至是苏合都目不暇接。

    就连同为灵阶中级炼脉师的二长老符毒,此时眼眸之中也满是异光,似乎发现了一件极为不可思议之事。

    对于极地阴薯之毒,整个擂台殿之中,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比符毒了解更深了,他相信就算是灵阶中级的医脉师陆斩,也不可能将中了剧毒的灵丸给救活。

    据符毒所知,极地阴薯的剧毒,只有生长在这剧毒之物旁边的一种药材,才能真正化解,这就是所谓的“毒蛇七步之处必有解药”的说法。

    云笑才多大的年纪,而且其所在的商家,符毒也是知之甚深,他相信这一个家族之中,恐怕都没有人去过极北阴寒之地,更不要说获得极地阴薯的解药了。

    而且现在看云笑指点之下的陆斩施为,也并不像是替灵丸服用解药啊,倒更像是在施展一种特殊的脉阵,来替那小胖子驱逐剧毒。

    固且不说云笑施展的手段到底能不能奏效,至少符毒自己,并没有见过这种特殊的脉阵,自然也不知道这脉阵成形之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相对于擂台之上的五人,整个擂台殿之中,此时都变得有些鸦雀无声,他们的目光尽都投射到了中心主擂台之上,耳中也只听到某个熟悉声音不断说着一些穴位的名字。

    “云笑说的是手臂之上的穴位吧?他在做什么?”

    一些稍有见识的外门天才,倒是对人身之上的穴位名字有几分印象,当即便是脸带疑惑地问了出来,只不过根本就无人能给其解答。

    或许也只有东南角的碧落殷欢,还有东北角的莫晴和薛恭,才从擂台之上云笑和陆斩的动作,看出了一些端倪吧。

    “云笑那小子,竟然在……指点大长老?”

    东南角,碧落一脸的不可思议,说出来的话,与其说是在问殷欢,倒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因为这个情况,他完全没有料到啊。

    对于碧落的这句话,殷欢并没有回答,他目光在自己老师身上扫过,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当下若有所思。

    东北角,莫晴明显也是发现了这一个匪夷所思的情况,而其耳中,已是听到身旁传来一道略有些讥讽之意的声音。

    “这个云笑,真以为那日侥幸治好了宋天,就真的能对老师指手画脚了吗?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随着云笑表现越来越好,莫晴对其的关注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之间,薛恭都有些不太隐藏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了。

    尤其是看到那个自己和莫晴都无比敬重的老师,堂堂玉壶宗的大长老,竟然在一个毛头小子的呼喝之下,听话地一一点中灵丸的手臂穴位,他更是生出了一种极为嫉妒的情绪。

    “薛恭师兄,你能看出来的东西,老师能看不出来吗?他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莫晴似乎是没有听出薛恭口气之中的那一抹讥讽,其目光闪烁着异彩地盯着擂台之上那个面色凝重的身影,她的心底,也是生出了一股特殊的情绪。

    这几日,莫晴一场外门大比都没有漏掉,特别是云笑的几场战斗,她尤其看得仔细,而今日云笑竟然击败了凡榜排名第一的封航,这就更让她刮目相看了。

    不知不觉间,当日在玉熔山温泉之中的那一次旖旎邂逅,似乎都不再让得莫晴羞恼,反而是因此拉近了一些她和云笑之间的关系,让得她怦然心动。

    一个刚刚加入外门才三个月时间的年轻弟子,此时站在中心主擂台之上,对着玉壶宗的大长老不断发声,让得后者没有半点犹豫地依言而行。

    可以说此时云笑虽然因为灵丸的伤势心情沉重,他这番风采看在诸多年轻天才的眼中,却是有着一种异样的魅力,这种万众瞩目,也是他们一直都想拥有的啊。

    对于这些围观天才们心中的想法,此时的云笑自然是没有心思去管,他口中不断念着手臂之上的穴位,看着陆斩精准地点在这些穴位之上,不由大大松了口气。

    因为云笑对于这个解毒的脉阵知之甚深,不仅是只有凡阶低级炼脉师的他施展不了,就算是一些达到灵阶中级的炼脉师,第一次施展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成功。

    要知道灵丸此时已是生死关头,如果这一次施展不成功,那绝对没有第二次施展的机会,所以说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不成功,便是痛苦惨死的下场。

    好在大长老陆斩乃是一名老牌的灵阶中级炼脉师,而且在这个层次已经浸淫了许多年,比起一些普通的灵阶中级炼脉师来,炼脉之术强了不止一筹。

    “大长老,注意了!”

    随着陆斩所点中的穴位越来越多,云笑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某一刻,只听得他沉喝一声,让得陆斩和旁边几位都是一个激灵。

    不知为何,刚才完全不相信云笑能救活灵丸的苏合甚至是沈潇,此时竟然都有了另外一种期待。

    他们都想要看看,云笑指点之下的陆斩,到底能不能真的救活灵丸,再创造一次当日救治宋天的奇迹。

    当然,在沈潇的心中,是绝对不希望灵丸活过来的,他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在这样的一种气氛之下,很明显他已经受到了影响。

    “掌心,劳宫!”

    见陆斩已经做好了准备,云笑再次低喝一声,而同一时间,陆斩的右手食指,已是点在了灵丸右手掌心的劳宫穴之上。

    “大长老,将我刚才所说的穴位,反向再点一遍!”

    云笑知道最为关键的时刻就要来临,这驱毒脉阵能不能成功,就看这最后一哆嗦了,不过他对陆斩很有信心,相信这一次,根本就不用自己再说出穴位的名字,这位大长老就能全部记住。

    不出云笑所料,此时的陆斩,明显是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中,见得他手臂挥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从灵丸的右手掌心劳宫穴开始,疾速而上,将九处大穴都给再点了一遍。

    陆斩最后落指的地方,自然就是之前的第一个穴位肩贞穴了,当他手指从这个穴位上离开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气息波动,终于是从灵丸身上喷发开来。

    “千邪万毒,辟易退散,辟邪脉阵,启!”

    看到这一幕,云笑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暗道这位大长老果然没让自己失望,而在他口中发出一道低沉而庄严的喝声之后,在灵丸被撕去了衣袖的右臂之上,陡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

    这些光芒是由一些细线发出的,而这些细线对于陆斩来说并不会太过陌生,那是经过他刚才所点的九处大穴,相连在一起的脉线。

    “辟邪脉阵,果然是一门强横的脉阵!”

    看到这些似乎隐隐间有了某种联系,形成了一个阵法的光芒丝线,陆斩再无怀疑,其心中肯定的同时,又生出了一抹欣喜。

    很明显陆斩以前是没有见过这辟邪脉阵的,而现在脉阵施展成功,那些相连的穴位又深印他脑海,经过这一次之后,这门脉阵他肯定是不会忘记的了。

    如果将当日云笑那加强版的小乾坤脉阵也算上的话,陆斩已经是从云笑这里学到了两门强横的脉阵,而且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这一次的辟邪脉阵,应该比上一次的小乾坤脉阵更加强悍几分。

    甚至在辟邪脉阵成形的那一刻开始,陆斩心中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灵丸所中的那什么极地阴薯之毒,真的会被自己施展的这一门脉阵给化解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一门辟邪脉阵的作用可就大了去了,这显然不是针对极地阴薯之毒的单一脉阵,这门脉阵,应该可以解除许多古怪强横的剧毒。

    作为玉壶宗医脉一系的掌权者,陆斩毕生都在钻研怎么治病救人,但治病疗伤他手段颇多,可对于这有着万千变化的古怪剧毒,有时候他真的是束手无策。

    可以说今日陆斩学到的这一门辟邪脉阵,对他这种医脉师来说,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或许这会让他在以后的人生之中,治好更多以前只能望而生叹的剧毒患者。

    “这……这是……”

    就在陆斩心中千头万绪极度感慨之时,一旁的六长老明显是发现了一些让他震惊的东西,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原来就在此时,在灵丸伸出的那只右掌掌心,也就是劳宫穴的位置,正在汩汩流出一抹碧绿的血液。

    人身血液必然不会是绿色的,那是因为灵丸右臂血液之中,混杂了极地阴薯的剧毒,而现在这样的情况,岂不是说明灵丸体内的剧毒,都在随着这血液流出吗?

    看到这一幕,不仅是六长老苏合,一旁的陆斩更是变得激动万分,这一门由他施展的辟邪脉阵,竟然真的成功了!

    PS:上架了,从今天开始,每天三更九千字!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4/4752/3392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