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下系统皆蝼蚁 > 第167章 那猴,真像一条狗

第167章 那猴,真像一条狗

    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共同点的:一样需要远离人群。

    青霞是这样想的。

    但很多时候,其实她……只不过是一直被逼着逃离。

    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青霞有时会觉得自己很悲哀。

    那种悲哀是生无扎根处,死无埋骨所。

    花果山的猴长大了。

    走了,又回来了。

    一直到现在,青霞都觉得猴是了不起的。

    猴有着一个又一个的传说,他是一个传奇。

    地狱行者孙悟空,齐天大圣孙悟空,三味真火孙悟空,火眼金睛孙悟空,斗战胜佛孙悟空……

    一个又一个的传奇故事!

    可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每个都有圆满的收场。

    就像说书人口中的悲壮故事,其实一句听不进去,只记得旁边胡琴咿咿呀呀的拉着,像置身于万盏灯火的夜晚,那声音拉过来又拉过去,全是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

    猴的收场并不圆满。

    花果山五百年烽火狼烟,莽莽森林化为废墟,那鲜花只绽放在尸体上。

    那是彼岸花,它只盛开在地狱啊。

    花果山已经成了地狱。

    地狱是没有生命的,那时的传说总是那样。

    起码花果山没了生命。

    在这废墟中,只有它这棵树还屹立在那里。

    看着海,听着海,想着海。

    战争停止之时,花果山已经没了。

    只剩它这棵孤零零的树。

    有时,她会想念小松鼠,只是她最后看到小松鼠时,小松鼠早已不看海。

    一只穿着盔甲的小松鼠,爬到树顶,看着远方。

    却只不过因为它是哨兵。

    远方呢?

    再也没有了。

    但哪怕看看这样的小松鼠也好。

    只是连这样的小松鼠再也没有了。

    花果山的生命毫无踪迹,世界上再也没有花果山这个地方。

    只有她,一颗孤零零的树。

    这样的岁月是孤独与折磨的,她总期盼着,有一天花果山能重新长出一棵草、一朵花、一个生命。

    也许,那样她就不孤单了。

    可没有,这片土地,黑火一直在燃烧。

    她甚至绝望得已经要忘记这片土地了。

    可有一天,猴回来了。

    猴站在树上,孤零零的看着远方。

    就像她一样。

    她甚至看到猴眼中悲哀的神色,她觉得自己与猴很像,起码这一刻是的。

    是同病相怜了,还是觉悟了?

    可极端病态与极端觉悟的人终究不多,时代是这么的沉重,不容我们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

    他们都不是那样的人。

    他们不过都是从一个地方被逼得逃到另一个地方的可怜虫而已。

    瞧那猴,真可怜,真悲哀。

    他已经没了当年的盛气凌人,他已经不是振臂一挥应者云集的英雄,他已经不敢再大声狂傲一句敢叫日月换新天。

    他……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就像一个垂暮的可怜老人。

    终于,猴笑了起来,对她说道∶“你知道吗?我当了神仙!”

    猴在苦笑。

    她想张开说话,可是她已经很多年没杀人了,再说这个地方,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烟。

    所以,她没有嘴巴。

    只有叶子沙沙作响。

    猴笑了起来。

    可她知道,他这笑一点也不快乐。

    他不是真正的快乐。

    跟她一样。

    猴手一伸,便从树底下捞出一坛酒,高兴道∶“这坛小时候藏的猴儿酒,没想到过去那么多年了,它依旧在。”

    猴打从心底笑了出来,他是真正的快乐。

    可猴突然神情悲哀了起来,说道∶“没想到,花果山就只剩下一棵树一坛酒了。”

    他几乎快哭了出来。

    可猴却大笑了起来,说道∶“知道吗?什么是神仙?神仙就是连哭都不知道怎么哭的悲惨存在。”

    他的语气无比悲伤,他的笑声无比嘹亮。

    她想道∶“猴真是一条可怜虫,像极多年前她游历时见到的一条狗。”

    但狗凶狠的龇牙咧嘴,是为了一根骨头。

    那猴是为了什么?

    她不明白。

    猴变得复杂了,所以不再快乐?

    她不知道。

    只知道猴喝得大醉,然后便睡了过去。

    猴睡得很死,很沉,但很不安分。

    因为猴一直都在说梦话。

    在梦里,他总呼喊着小松鼠。

    神仙不是没有梦的吗?

    这让她觉得很惊奇。

    可这一刻,她才觉得猴是她认识的猴。

    那个爬到树顶看着远方的猴,那个躲在树上偷偷哭泣的猴,那个跟着小松鼠满山乱跑的猴,那个……

    他还是从前的那只猴。

    猴醒过来时,只对她说了一句话∶“谢谢你,我已经很多年没睡得这么安稳了。”

    然后,猴一个筋斗就消失不见了。

    她想,她是应该离开了。

    可到哪里去?

    天上,人间?

    这些都是她想忘记的地方,只能到地狱去了。

    忘记吧,通通忘记,她不过是条可怜虫,从一个地方被逼到另一个地方。

    就是想安心的当一棵树也极为困难。

    卷帘、猴、小松鼠,都忘记了吧。

    这个人间都忘记了。

    她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将头埋进去,了此残生。

    她是个很容易把人幻想得非常崇高,然后很快地又发现其卑劣之处,一次又一次,憧憬破灭了。

    现在她决定不再憧憬了。

    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共同点的:一样需要远离人群。

    青霞是这样想的。

    只是,忘得了卷帘,忘得了猴,忘得了小松鼠。

    她却忘不了紫霞。

    她再怎么逃,又怎么逃得过命运的摆布?

    所以,很多年后的今天,她又到人间来。

    因为,她知道了紫霞的消息。

    那时她会想,这些年来,紫霞还好吗?

    她……过的是什么生活。

    当见到紫霞的那一刻,她却想着再也不分离了。

    无论紫霞以前经历了什么。

    都忘记吧。

    唯独出乎她意料的,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叶弥生。

    那个毁了琉璃盏,亲手打破她们生活的少年。

    她只想逃,能做的也只有逃。

    所以,她决定要带着紫霞远远的逃离这里,绝不能与叶弥生有丝毫关系。

    那少年,是个不祥的人。

    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命运再次受他的摆布。

    当花无语朝她走来时,青霞内心的想法已经坚定无比。

    大明湖多像西天的那个湖,可它毕竟不是那个湖。

    这里,阳光太灿烂。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105/3505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