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下系统皆蝼蚁 > 第185章 不是番外的番外的五章∶还是无题

第185章 不是番外的番外的五章∶还是无题

    然后,老马便朝小李道∶“小李,你陪唐先生出去吧,我想单独与他聊聊。”

    小李马上点头,也不管唐勇同不同意,就将他带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老马看了江流一眼,便打量起房间来。

    房间里并不凌乱,除了床,便是书架,书架上放着很多书。

    老马扫了一眼,看了一眼书架上的书。

    《飘》、《黑与白》、《百年孤寂》、《呼啸山庄》、《红楼梦》、《孙子兵法》……

    这一类书籍,让老马很意外,朝江流道∶“这些书,你能看懂?”

    江流儿笑道∶“字认得,还能读。”

    这回答已经让老马觉得很意外,说明这孩子是真能看懂,这可不是能认得字,而是能领略一本书的思想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才上小学五年级。

    江流说道∶“这是我爷爷说的话。”

    老马奇道∶“你爷爷?”

    江流点头道∶“我爷爷的话,我是不看的,这是他的遗物,三年前他过世了。”

    老马抱歉道∶“对不起。”

    江流笑道∶“没关系。”

    老马笑道∶“我们聊聊吧,像个朋友一样。”

    江流奇道∶“朋友?”

    老马说道∶“对朋友。”

    江流笑了起来。

    这让老马很不适应,一个孩子露出那样的笑容。

    看着江流身上的伤痕,老马才说服自己,只是这孩子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才会如此的对人怀有戒心。

    老马在江流的身前坐了下来,叹道∶“你的伤……我还是送你去医院。”

    伤痕累累,并不止一道,老马甚至能看到旧的伤痕,永远停留在这小小的身体上。

    江流笑了起来,说道∶“谢谢关心,我没事,这伤也很快会好,并且再也不会受伤了。”

    江流的语气很成熟,成熟得老马很不适应。

    老马叹道∶“你还是个孩子,其实并不用这样跟我说话。”

    江流想了想,说道∶“你们大人很奇怪。”

    老马叹道∶“其实大人不奇怪,你只是比较不走运,碰到了奇怪的大人。”

    江流笑了起来。

    这笑让老马的心很不舒服,他觉得这孩子恍若能看透一切。

    江流说道∶“你一定不相信我刚才所说的。”

    这话又让老马一愣,这孩子不但成熟,智商还高得可怕。

    江流又说道∶“既然是朋友,我就跟你说,我是撒谎了。”

    老马又是惊愕,没想到这孩子这么痛快就承认了,但心中一悲,说道∶“你一定很恨你的母亲。”

    江流想了想,说道∶“曾经恨过,现在不了。”

    老马还是惊愕,这孩子往往语出惊人,但他发现自己适应了很多。

    江流又说道∶“你一定认为这是我的母亲打的,其实并不是,这是我父亲打的,所以他的死,我并不悲伤,起码没人打我了。”

    这话让老马很意外,说道∶“这都是你的父亲打的?”

    江流点了点头,说道∶“对的,因为他怀疑我不是他亲生的,所以但凡生气时都会打我出气,其实我已经习惯了。”

    老马的脸色很悲哀。

    江流笑了起来,说道∶“你不必可怜我,其实我本决定等我长大就杀了他的,没想到这时候他死了。”

    江流这话说得很平淡。

    老马没去责备少年,这少年,恐怕心中早已恨死他的父亲。

    老马说道∶“那锁也是你父亲加的?”

    江流摇了摇头,说道∶“我母亲。”

    老马怒道∶“为什么?”

    江流说道∶“你们大人总有些事不喜欢看到不是吗?”

    老马惊道∶“你知道你母亲的事?”

    江流笑道∶“大人总喜欢小看孩子。”又道∶“但其实,那锁很没必要,因为她的叫声总是太大声,刚开始时,我认为唐叔叔在欺负我的母亲,我心里痛得像刀割一般。但后来,看了些书,我便明白了,书上说那叫偷情,所以我已经习以为常。”

    老马叹道∶“所以你不恨也不爱了。”

    江流笑道∶“当我父亲打我时,我的母亲总在一旁冷笑旁观,你认为我该以哪种心情面对?”

    老马看着江流,内心绞痛成一片,他也是为人父母,他不能想象时间竟然还有父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骨肉。

    他无法想象一个孩子,在面对外面的人嘲笑时,从不知道到拼命的去书中找答案,在知道答案后又是如何面对,又是如何到今天这样坦然的。

    江流的内心明显已经扭曲,可他怎么能去责备。

    江流嘲讽的看了老马一眼,走到书架下面,将箱子挪开,拿出一个很小的电视机,说道∶“百万富翁我是从这里看到的,这也是我爷爷的遗物。我自己接了天线,他们总想象不了一个孩子能做到这些的。”

    老马说道∶“他们当时不在这里?”

    江流说道∶“应该在的,我听到我母亲的呻吟声。”

    江流说这话时很平静。

    但又朝老马说道∶“我觉得是唐勇杀了我的父亲的,但我不会给你作证,因为只是我的猜想。你以为我父亲是受害人,其实唐勇才是,我父亲骗了他的钱,他才赖在这里,他是为了报复!”

    老马一愣,突然想明白了,江流听到的呻吟声,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情人,这该死的女人,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丝毫不知廉耻!

    老马说道∶“虽然你不想为你的父亲报仇,但是,唐勇与你父亲的纠纷,我一定会查清楚,如果有证据,我一定会抓唐勇的。”

    江流笑道∶“你没证据的。再说,他们入狱了,你养我吗?我才十岁,打工没人要的。”

    老马惊愕的看了江流一眼,这孩子,竟然连这点都想到了,是多想逃离这个家。

    江流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走吧。”

    老马说道∶“其实,我可以养你的。”

    江流笑道∶“我不想寄人篱下,看人眼色,我已经受够你们大人了。”

    老马沉默了起来,柔声道∶“并不是大人都是坏的。”

    江流却冷道∶“你走吧,也不要再来了,我什么都不会再说的了。总之,我的事,不用你多管。”

    说完,就不再理会老马,随手拿过书架上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老马看着江流,欲言而止,终于将钱包里的钱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说道∶“你自己去医院看看,我会帮你申请孤儿院的。”

    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备注∶完!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105/35531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