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白圭的商业帝国 > 第178章 傻大个子外相回来了

第178章 傻大个子外相回来了

    “可老臣?也找不到白圭的下落啊?”

    “找不到你自己想办法!”魏惠王显得有些不耐烦起来,语气粗硬地说道。

    “老臣愚笨,老臣能想出什么办法呢?”老臣又着急起来。

    “既然愚笨!那你就辞官吧!”魏惠王看着那个老臣,不动声色地说道。“你都愚笨多少年了?混我的俸禄是不是?混了多少年!那你把俸禄退回来吧!”

    “主上!呜呜呜!”老臣吓得赶紧趴到地面,不敢抬头,也不敢再辩驳了,大哭。

    “你们?还有谁愚笨啊?还有谁没有本事在寡人的朝堂上混饭吃,领取俸禄啊?”魏惠王拍了拍案几上的竹简,问道。

    朝堂下,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此时的朝堂上,没有庞涓。庞涓已经去军营那边,防止楚国和韩国有什么动作。因为!楚国与韩国的军队,都集结在赵国边境。另外!齐国的大军也集结在边境。

    庞涓摸不清齐国、楚国和韩国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得不防一手。要是三个国家借买马之名,干别的事,那么!魏国要是一点准备都没有,那就是他这个护国大将军的失职。到时候,以魏惠王的脾气,自己会有大麻烦的。

    “你们都愚笨吗?”魏惠王问道。

    见没有人回答,一个个都低着头,魏惠王又加重了语气,问道:“你们要是都愚笨,你们都滚蛋吧!把领取的俸禄都退回!寡人也不治你们的罪了!要是不愚笨,就说一下:如何才能找到白圭?这件事!不找到白圭,也确实不好办!”

    见魏惠王是这个意思,众大臣这才不得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主上!臣下以为!要想找到白圭,有一个办法可行!”一个与那个老臣关系不和的家伙,站出来说道。

    “什么办法啊?”

    “臣下以为!他与白圭以前的关系不错!如果他不能找到白圭,就要全家被诛的话?白圭会不会派人来救他呢?是不是?这样!不就可以找到白圭了?”

    魏惠王的眉头皱了皱,觉得这家伙的心太狠。不仅是在收拾老臣,也是在间接地给他抹黑。找不到白圭就杀人,他这个君王岂不成了暴君?

    可是?除了这个办法外,还能有其他办法么?

    其他人听了,也明显地觉察出来了:说者的浓浓恶意!

    “嗯!”魏惠王点点头,说道:“这个办法是好!可是!不是寡人的主意!你们就筹划筹划!既可以逼白圭主动过来找他,又有一个冠冕堂皇地理由!退朝!”

    说完!魏惠王挥舞了一衣袖,站了起来。

    几个小监见状,赶紧上前搀扶。

    魏惠王也不理众人,径直地退朝了。

    朝堂上!众臣就如何把那个老臣的家人抓起来才能逼出白圭这件事,商量起来。

    回到书房不久,小监过来通报,说外相回来了,正在外面求见。

    “让他进来吧!”

    心想:外相这么快就回来了,一定是好消息!一定是赵国答应了,不让马从赵国经过。是啊!赵国有什么能力,敢跟我魏国对抗呢?我让他赵侯向东,他赵侯绝对不敢向西!

    这样一来!白圭的马就是有人买,他也卖不出去。他的马是马比,可他的马飞不过去赵国地界。

    哈哈哈!这样一来!不是寡人去找他白圭了,而是!他白圭会主动过来找我!哈哈哈!

    很快!傻大个子外相一脸哭丧地进来了。

    看见傻大个子那一脸哭丧地样子,魏惠王不但不同情,还“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外相?你这是何意啊?被赵侯家的女闾给吸了精气神?哈哈哈!……”

    在那个时代,君王和世袭贵族的家里,不仅养着妻妾,还养着女闾。

    何为女闾?女闾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妓。既卖艺,也卖身。说白点,就是跳舞的歌妓。跟现代社会某一时代卡拉OK歌厅里的陪唱女一个性质,既陪你唱歌也陪你睡觉。

    “主上!臣下被赵侯给打了!呜呜呜!……”

    “打了?他敢打你?”魏惠王一听,当场脸色就变了,不再是先前的嘻嘻哈哈。这还得了?他赵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打我的外相?

    “主上!赵种他反了!反了!臣下回来时,白圭卖给齐国的马,已经在通往齐国的路上了!现在!这批马应该差不多到赵国通往齐国的边境了!主上!”

    “什么?你说什么?”魏惠王一听!大怒!不敢相信地问道。

    “主上!赵种(赵成侯)他说!白圭卖给楚国的马,也已经快到赵国通往楚国的边境了!楚国的马,早就发过去了。主上!”

    “这么快?”冷静下来的魏惠王,不敢相信地问道。

    “主上!韩国也买了三千匹马,此时应该已经运到韩国境内了!主上!这个赵种!他反了!反了!主上!”

    “什么?什么?韩国也买了三千匹?他们韩国?哪里来的钱财?他们韩国?用什么跟白圭换马?”魏惠王这一惊不小。

    因为!这个韩国是他的近邻,也是阻碍他攻打淮北之地那些小诸侯国的绊脚石。他想灭了韩国,可韩国也有一定地实力。毕竟!这个韩国是三家分晋中的一个国家,是有一定土地面积和实力的。

    魏惠王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

    因为!刚刚小头目回来汇报,说他看见白圭中山国牧场内的两万匹马,怎么可能白圭这么快就把马运送到齐国、楚国和韩国去了呢?

    飞啊?飞也没有那么快!

    要知道!小头目是从中山国抄近道回魏国的。是单匹马。而白圭要运的马,是上千匹的运,怎么可能快得起来呢?

    “赵种他为什么打你?”冷静下来的魏惠王,问道。

    “他说马已经在半道上了,我就让他下令,不许马放行。我就冲过去,冲到他的案几前!我?他!他就让人拖我出去,打了!”

    “打了多少板子?”

    “二十大板!呜呜呜!主上!我的屁股和后背,到现在还痛呢!呜呜呜!主上!你可要为我作主!这个仇一定要报啊!呜呜呜!……”

    魏惠王听了,冷哼道:“赵种没有杀你,就已经给我面子了!你!你被赵种给耍了!你!我量他赵种也不敢怎样!下去吧!”

    “主上?”

    “下去吧!你给寡人丢脸了!你给魏国丢脸了!下去吧!下去吧!”

    “主上?”

    “马还在中山国!赵种骗你的!下去吧!”

    “主上?”傻大个子外相见魏惠王不耐烦了,才将信将疑地退下。

    心想:赵种他骗我的?怎么可能呢?他说得跟真的一样,怎么是骗我的?难道?主上要杀我?可是?不像啊?主上好像并没有生气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239/3755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