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强者无敌之名将争锋 > 第70章 薛姑娘(上)

第70章 薛姑娘(上)

    溥仪听曹君笑让他用剑打击盾牌,一时不知道曹君笑具体要干什么。回头又见他努力提起灵能行成一个耀眼无比的防护罩,再联想起丫丫手指方向的灯火,这才明白。

    于是也大喜过望,激动的从背上取下剑盾,用力敲击。

    剑盾撞击出“叮当”之声,不时从他们这儿传送去海面四周。

    而曹君笑灵能防护罩的光芒,也由弱至强,又由强至弱……如此不停的转换。

    大海的另外一端,夜幕下,灯火处。

    缓缓驶来一艘大船,整个船身有几十丈长,高又十几丈。而那巨大无比的船帆,更是有两艘大船一般的高。

    如此宁静的海面,如此一艘船,可谓是庞然大物。

    大船的船舱分为上中下三层,此时除了最下面的一层外,第二第三层都各自亮起了灯火。

    第二层再往前,就是空旷无垠的甲板。此时甲板之上,正有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在无比悠闲的吹着夜风。

    他们都是刚刚被替换下来的水手,忙碌一天,刚刚吃过晚饭,又值盛夏,对他们来说,这甲板无疑就是他们此时的天堂。

    不知何时,其中一个眺望远方的水手向同伴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其余几个水手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海平面上,居然升起了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鄙视的对发现这轮明月的水手道:“二娃子,你果然是第一次出海,连明月你都这么好奇!”

    那二娃子被说得有点窘迫,但仍然据理力争道:“今天又不是十五,哪儿来的圆月?”

    经这二娃子一提醒,其余几个水手也都想了起来,今天确实不是十五。

    那么,那圆月是怎么回事儿?

    几个水手这才复又回头看去,可是夜幕沉沉,哪儿有半轮圆月的影子。

    难道他们看错了?

    几人正奇怪之时,那远海又隐约传来一阵“叮当”声。

    最先听到的,还是二娃子:“你们听,那儿是不是还有什么声音传来?”

    那几个年岁稍微大点的水手,因为经常出海,耳目自然没有这二娃子好使。正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时。

    远海处,突然又亮起一轮微弱的白光,那白光正亮在他们刚刚误认为是圆月的地方。

    只是比刚刚不知弱了多少倍,如若不仔细去看,一时定难发现。

    几人又自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时。只见他白光越来越亮,越来越像一轮圆月。

    叮当之声也再次随那团白光传来。

    一个很有经验的水手惊讶道:“这是在向我们求救!”

    二娃子:“什么求救?”

    求救不是用嘴大声喊的么?

    那个很有经验的水手不理二娃子,向旁边另外一个水手道:“小许,你去向东家禀报一下,就说海上有人遇难,向我们求救。我们是救还是不救?”

    那被唤做小许的水手,答应了一声。再不多话,就像船舱跑去。

    甲板与船舱连接处,有一道楼梯直上三层。那小许跑来,顺着这道楼梯,噔噔噔的就上了船舱三层。

    上得三层,还没进得船舱,迎面差点撞上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

    这女子一身下人打扮,见了小许,微怒道:“许大哥,你如此慌慌张张的是要做啥?难道不知道姑娘素喜清净不成?这噔噔噔的跑来,如若没点急事,我定让姑娘好好罚你。”

    那小许见迎面而来的女子,起初是大惊,大概以为是他们东家。等看清女子容貌,不由吐了口气,脸上挂上一副讨好的笑容道:“舞妹妹,你饶恕大哥这朝,实在有急事向东家禀报。”

    那女子听他有事禀报,也就消了怪罪的意思。只眼珠一转,已有了主意,对小许道:“你岂说什么事儿,我代你向姑娘说去。姑娘这些日子遇海风,感了一点风寒,身子不适,不宜见你们这些满身臭汗的男人。”

    小许却是顺着这话头问出了一直存在他心中的一桩疑惑:“为何东家每次出海都会感风寒?”

    那被称做“舞妹妹”的女子听了,不由一叹道:“姑娘身子本一直不好,这是你我都知道的。海上风大且湿,才会每次都感风寒。”

    小许:“那为何东家每年都选这最为潮湿的季节出海?就不能选点别的时节么?而且好不容易出海一次,就为去烧一次香拜一次佛,这又是何苦?即便要烧香拜佛,世间寺庙多了去了,为何又不远飘洋过海的去那……”

    才说到这里,已然被那女子打断。

    那女子怒颜三分道:“这岂是你能问的?”

    小许抓抓头,戚戚然道:“我只是担心东家的身体,这么好一个人,你说……”

    那女子再次打断:“赶紧说你要禀报的事儿,不然休怪舞儿赶你下甲板去。”

    小许这才把他要禀报的事儿对这位舞儿姑娘说了一遍。

    那舞儿听了,道:“你且在这儿等着,我去汇报姑娘。”

    说完,转身穿过舱门,向着三层的船舱深处行去。

    这三层的船舱虽大,房间却不太多。为左右两排,各三四间,中间正好是过道。

    那舞儿一路行至最靠船尾的一间,此间又与别间不同,门是对着过道开的,过道到这儿虽成T字行分开,但是偌大的一个过道尽头,除了这个房间外,就再无其余房间。

    这一间如此特别,想必就是那小许口中东家的房间了。

    舞儿行至房门处,举手在红漆木门上缓缓敲了三敲。

    半晌,里面才传出来一个无比清冷的声音:“可是有什么事?”

    声音虽然清冷了几分,却是无比好听,如同黄莺出谷一般。

    哪儿有半点舞儿口中感了风寒的样子。光听这声音,就知房中之人必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只是,语气为何会这般清冷?

    仿佛人生已经失去了意义一般。

    舞儿立在门口处轻言道:“姑娘,许大龙前来禀报,说远海处有人海难,正向我们求救,救还是不救,他让我寻个姑娘的意思!”

    房间里的人听了,幽幽一叹道:“他日日年年在寺庙里敲那木鱼,不就为了普渡众生么?如今众生有难,被我们遇见,为何不救?”

    “可是姑娘,我们并不知道别人底细,万一……”

    “众生面前,没有万一!速速去救吧!”

    “是!”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421/3755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