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荣耀之极品天才系统 > 第225章

第225章

    “年轻人,当你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恭喜你,作为我们家族血脉的传承者,你成功的活了下来,同时也证明你开启了灵根,血脉觉醒。

    或许你的心中有着很多的疑惑,我能理解你的心情,玄皇无极诀乃老夫生前所创,并非家族嫡传功法,为的就是防止有朝一日家族危难,后辈子孙无人,无法重振家业。

    老夫不才,穷其一生只修行到苍穹境,后因天资愚钝,终究困在此境界不得出,直至最后,也未能如愿羽化涅槃。”

    看见这里,楚伝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苍穹境?没想到这位前辈竟然有着如此雄厚的实力,然而他竟然说自己天资愚钝?这是怎样的一个家族啊!”

    仙穹大陆实力为尊不假,弱肉强食的世界大家都渴望成为强者,像是初灵境的修为只能够堪堪称之为灵者,其实通灵境才算是真正的踏入灵修之路,前者只算是刚刚步入门槛而已,像是今日的通灵境嗜血狂狼就已经给柳家上下造成了数不尽的麻烦,可见实力的差异。

    通灵境又称之为灵侠,不像是灵者那样只能单纯的引动灵气,这个境界的强者已经可以将功法和灵力融合使用,通灵境之后是灵玄境,又为灵主,达到这一级别的强者已经有着控制天地元素的能力,天地元素是成为强者必不可少的一环,当然这都是后话,因为只有达到通灵境你才会掌握元素力量。

    灵玄境之后,便是天元境,神威境,这两个境界的强者通常称之为天圣,天圣境界,神威境和天元境界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可以说两者之间是一道门槛,只有越过了天元境突破至神威境界之后,才会有机会化圣飞升。

    一般情况,天元境的强者称为元境天圣,后者乃是神威天圣,用于区分两者的实力。

    随后,便是楚伝手中小册子内提到的苍穹境了!

    神威天圣之后,便是不灭境界和苍穹境界,这两个境界统称为玄皇!

    像是玄黄无极诀中提到的苍穹境,便是玄皇级别中最强的存在,玄穹天皇!要比较于之前的不灭玄皇强大出不止一倍。

    因为达到了玄穹天皇级别之后,已经有资格踏破虚空,飞升化仙,脱离仙穹大陆的束缚,羽化涅槃,去探索更强的实力。

    也就是说,玄穹天皇是整个仙穹大陆中,最强的存在!

    正因为楚伝心中深深明白这一点,所以当他看见秘诀中提到天资愚钝这四个字,楚伝差点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如果成为了仙穹大陆最强的存在也算天资愚钝的话,那么楚伝他又能算什么呢?

    他已经没有词语能够来形容自己了,恐怕对于玄穹天皇来说,就算是废物至少也要有神威天圣那种级别的了吧?

    “可怕的存在!这位前辈到底是谁呢?”

    带着心中的好奇,楚伝继续的看了下去。

    “玄皇无极诀,非本族特殊血脉无法开启,为防止落入有心人手中,需拥有血祭继承者之血,方可打开此本秘笈。

    血迹继承者,乃是我族万中无一的存在,神秘而又高贵,因为在血迹继承者的体内,流淌着和我们先祖一样的鲜血,相比较于族内其他子弟,血迹继承者的血液更加精纯,拥有者强大的力量。

    而当你用自己的鲜血解开这本尘封已久的玄皇无极诀的时候,恭喜你,少年,你便是我族拥有血祭的唯一继承者。”

    “人生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你在前行的路上,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麻烦,而这些麻烦会让你的一生过的很精彩,前提你能够成功的活下来。”——楚伝

    “我是血祭继承者?”楚伝一脸愕然,对于自己的身世,师尊从未告知过自己,他只知道从记事起,自己便在师尊身边了,而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又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拥有血祭能力,要不然嗜血狂狼那种狂暴的妖兽怎么可能会听命于自己?

    “真是神秘而又强大的血脉啊。”楚伝由衷感叹到,自始至终玄皇无极诀之内并未提及那位前辈的家族,也并未提及关于血祭能力的事情,不过在第一页末尾处,却留有一丝线索,便是那位前辈的最后一句话。

    “与天博弈,方能定乾坤,世间大道不过一盘棋局尔,生死各安天命,然灭族之仇不可不报,十四部族虎视眈眈,对我族圣物垂涎已久,如若我死后我族必将覆灭,恰逢不久前我于玄天残局之上窥得玄机,我族覆灭之后,必将迎来重振之日,我一生无欲无求,唯一留下的便是倾其一生所自创的玄皇无极诀,因为血脉关系,此诀需血祭继承者才可修炼,否则轻则灵台坍塌,重则爆体而亡,慎记,慎记,慎记!”

    看到这里,楚伝已经多多少少明白了这位前辈的意思,然而最让他在意的便是那‘玄天残局’四个字!

    因为,这四个字他何止一次听到过,这是烟雨山洛水湖畔旁师尊守护了一辈子的棋局啊!

    “就冲这四个字,前辈你的遗志我楚伝也将继承,不论你我是否真的有所渊源,正所谓受人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今日前辈送我玄皇无极诀,待我大成之日,如果查出那日灭你族人的仇家,必将为你和你的家族报仇雪恨!”

    “我楚伝这一生从未说谎,天地可鉴,今日我楚伝便对天发誓,如若违背誓言,必将不得好死。”

    年幼的楚伝带着满身的伤痕,不满六岁的他,就这样信誓旦旦的立下了这一生唯一的誓言,而后来的时间内,楚伝也一直以此而为目标,几经生死,为了这样一句无人知晓的承诺,楚伝几次差点死在复仇的路上,辗转反折很久以后当楚伝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所背负的承诺原来如此沉重。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楚伝翻开了第一章,对于楚伝来说,先天灵台天损的他,对于修炼的渴望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得到的。

    “如果能够成功修炼的话,我就再也不用看别人的脸色了,这样还能够一直跟在九师兄身边。”楚伝脸上满是激动,然而仅仅是下一秒,楚伝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看着上面的字体,楚伝的手都在颤抖。

    “如若修炼玄皇无极诀,首先要引灵入灵台,在灵台内先运转……”仅仅开头不到三十字,便将楚伝的希望击的粉碎。

    “引灵入灵台,可我没有灵台,怎么办啊!”楚伝快哭了。

    砰砰砰!

    恰巧,还没等楚伝哭出来,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楚伝,开门呀,是我来看你了。”

    宛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自门外传来。

    “柳如烟?”楚伝一愣,连忙收好玄皇无极诀,快步上前开门。

    门外柳如烟傲娇的仰着精致的小脸,怀中环抱着一个檀木盒子,看见楚伝开门后,柳如烟惊叫了一声。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453/3998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