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妖孽神医 > 第6章 开了挂的楚飞扬

第6章 开了挂的楚飞扬

    “哗!快看,我们的楚大侠回来了。”

    “楚飞扬楚大侠,请受小弟一拜。”

    “大侠?我看是大虾吧……哈哈!”

    楚飞扬刚刚回到医院寝室,立马无情遭受到了同个寝室学子们的轰然嘲笑。

    在这互联网科技时代,不管是一线明星还是街头的小市民打架斗殴,只需一个手机立马能将所有事情散布在网络上,故而引起调侃。

    以宋浩然为首,笑得最为欢乐。

    看着刚进来的楚飞扬,宋浩然继续调侃:“哎,楚飞扬,你看新闻报道没有?一个叫楚飞扬的神秘家伙击败了号称东江一虎的李东来,那人可牛逼了。哈哈……你也叫楚飞扬,那神秘人该不会是你吧?”

    赵学章立马接上话:“可不是嘛,你们知道吗,咋听到楚飞扬,老子还真被惊吓了一大跳。我们这寝室刚好有个楚飞扬。卧槽,大虾,请受小弟一拜。”

    “哈哈!”

    又是声声的轰然大笑。

    “行啦,你们别笑了,如今这年头同名同姓海了去。再说了,飞扬也不想跟他同名同姓的不是吗?”

    寝室中,唯有唐国云唐胖子帮衬楚飞扬说了句公道话。

    “嘿嘿,我说唐胖子,难得你帮他说句话,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奸情啊?一个胖成猪头,一个畏畏缩缩的胆小如鼠,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啧啧,有趣。”宋浩然继续开启调侃模式。

    “就是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哈哈……”

    又是阵阵刺耳的嘲笑声。

    从始至终,楚飞扬一言不发。

    “你们话说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唐胖子气得浑身颤抖。

    大家都是同个寝室的,又是同系的学子,虽是不同班,但也犯不着这样来嘲笑他人吧?

    “呸!死胖子,滚一边去。”

    “对,滚一边去,要你丫的多管闲事。”

    以他们为首的宋浩然,唐胖子绝对招惹不起。

    缘由无他。

    人家的老子可是江城第一首富,宋家在东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豪门家族之一。

    余下的赵学章,卫康等人,比如他们的赵家,卫家,尽管没有像他们楚家,宋家,欧阳家,还有柳家那样的显赫,但同样是不能小觑。

    关键是这些身份显赫的公子哥,他们日常是纨绔了一些,可他们的学识竟然是操蛋的兼优。

    有钱,有颜,有身份,学习又好,这样的人,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去招惹。

    都说寒门难出贵子,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

    唐胖子被他们一声呵斥,再也不敢多言,默默的蜷缩在一旁。

    而楚飞扬一直杵着像块木头,任由他们的取笑,一副无动于衷。

    等他们闹够了,笑够了,楚飞扬才是慢悠悠吐露道:“你们都笑够没?他可以叫楚飞扬,你也可以叫楚飞扬,我也可以叫楚飞扬?这有毛病吗?你们觉得很可笑?”

    呃……貌似还真没啥可笑的。

    只是宋浩然并不这么打算便宜了楚飞扬,他眉目高高扬起,像是看着小丑一样的淡淡扫了一眼楚飞扬:“哎,楚飞扬,你该不是触电之后,脑袋烧糊了吧?若是换做以往,你敢以这样的口气来跟我说话?你小子皮痒了吗?欠抽啊?”

    “皮痒?欠抽?敢问你宋浩然算个什么东西?”楚飞扬眸子一冷,满眼不屑,“蝼蚁般废物,跟你们说话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真是抬举了你们。你们自认为出生豪门贵族,自以为高人一等。其实吧……在座的各位在我眼中看来都是垃圾。”

    我擦!

    不是吧?这是他们认识的楚飞扬吗?这话说的如此张狂?酷炫的吊炸天!吊炸天的牛逼哄哄。

    唐胖子再度见识到了楚飞扬的硬气,彻底傻眼。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被人当面唾为垃圾,宋浩然真怒了:“呔!楚飞扬,你个狗东西,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

    楚飞扬覆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径直让正在对他破口大骂的宋浩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啪!啪!啪!

    一双双眼睛瞬间掉在地上,破碎片片。

    不可思议!深深震撼。

    宋浩然竟然被打了耳光?而打他的人竟然是楚飞扬?一个贫下中农的子弟?

    要翻天了。

    嗷!

    宋浩然一声低吼,他甚至不敢相信楚飞扬打了他一个响亮耳光?他愤然起身,对着楚飞扬怒吼:“姓楚的狗东西,我也你敢打?你……”

    “哼!别说是你,即使是你老子宋靖宇在此,我照打不误。子不教父之过,难道你家老子没有教导你尊重二字是怎么写的吗?既是如此,那就让我来好好的教导你,省得你以后被人打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楚飞扬,老子艹你。”

    出身豪门,从未受过如此侮辱的宋浩然,他一声怒吼,朝着楚飞扬扑了过去。

    饿狼张牙舞爪,可惜的那是被拔除了牙齿的饿狼,终归成不了气候。

    砰!

    楚飞扬只是手腕轻轻一挥,刚是一扑而来的宋浩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直接撞在墙壁上,喷了一鼻子的血。

    震惊!惊悚!又是那么的霸气!

    这人绝对不是他们以前认识的楚飞扬!难道这就是被开了挂的楚飞扬?

    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这些词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宋浩然直接仰八叉躺着好像一只死狗一样,大口喘息。

    “仅此一次,若有下次再犯,死!”

    楚飞扬的霸气“口出狂言”,他径直拿了白大褂,下了楼区。

    屋子内一众人,直到楚飞扬离去,他们久久都不能晃过神色。

    ……

    楚飞扬才把白大褂穿上,校花系的柳如烟也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一脸没好气对他质问道:“楚飞扬,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早上有旷课了吧?一大早上你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哼!刚刚你的带教老师找我谈话了,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解释。”

    楚飞扬不说话,眼睛看着远处。

    “喂,你是个木头人吗?还是耳朵聋了?我在问你话,别耍酷,赶紧回答。”

    看来柳如烟真是生气了。

    也是,她能不生气吗?作为他们的实习组长,凡是组员出现了问题,哪怕是闹个小小肚子,她必须都得去问候一下,以来突显她作为组长的存在。

    何况是旷课这么严重的事情,带教老师都找来了,柳如烟能不有所表示吗?

    瞧着楚飞扬杵着跟个木有人一样,柳如烟真想直接一巴掌将他给拍死。

    摊上这么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组员,每次总是拖他们一组的后退。

    柳如烟极力的忍着肚子的熊熊烈火。

    “楚飞扬,我话在问你最后一遍,你为什么……”

    “柳如烟,你真的很吵,也是很烦人,像一只苍蝇一样,你能不能安静一下。首先,我没有必要跟你来解释;其次,我跟你不是很熟;最后,请你以后对我说话的时候最好客气一点。”

    落下一句话,楚飞扬拔腿就走。

    原地上的柳如烟,她一张脸色涨得通红。

    已经是第二次了,她竟是被怼的无话可说。第一次楚飞扬被触电醒来之后,他对所有人都是一副陌生冰冷的脸孔,似乎并不认识他们。

    “楚飞扬,你个混蛋!你给我等着。”

    柳如烟气愤的连连跺脚,而楚飞扬的背影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

    他,为何变化会这么大?

    第二次将她给无视了,当成空气般的不存在,让她引以为傲的校花身份暴受到了一万吨伤害……

    病房内,楚飞扬参与了他们医生们会诊。

    作为一个医学实习生,一般医生们对病患者的会诊,几乎没有他们实习生什么事情。

    他们学生只能远远站在最后,听着,看着,做着笔录仅此而已。

    至于要给病患者进行会诊什么的,不存在的。

    除非能得到带教老师的允许,唯有另当别论。

    病人叫李伯言,心肺功能几乎衰竭,目前只能借助呼吸机来维持生命。

    生命即将枯灯油尽,倘若继续抢救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纯属浪费时间跟金钱。

    可是患者家属并不同意拔出呼吸机,他们一致要求大夫继续给患者注射营养液。

    家属们提出了一个心愿,希望院方能保住患者,坚持到患者儿子到来,见上最后一面。

    这是家属们唯一的要求,也是医生们今次会诊的内容。

    据说他们的儿子在南非工作,碰巧护照又弄丢了,这来回补办起码得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别说是护照补办了,即使他们的儿子现在能赶回来,也很有可能见不到最后一面。

    负责李伯言的主治医师刚好是楚飞扬的带教老师杨伟。

    杨伟故而判断,患者李伯言顶多能撑上一个星期左右,日子不能在多了。

    家属们听到这“噩耗”之后,相互抱头的哀嚎大哭,不停的央求大夫,不管付出多少金钱,一定要想法设法保住患者能跟儿子见上最后一面。

    金钱不是万能的,绝对是强人所难。

    家属们为难,医生们更加是为难。

    生老病死,属人之常情。但有的时候真的是生死有命,半点不由人。

    楚飞扬一直冷眼看着他们的喜怒哀嚎,最后,他悠悠对着众人说了一句:“我可以给患者续上三个月的寿命。”

    哗!

    平地一声炸弹响起,惊扰了众人。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504/37750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