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妖孽神医 > 第10章 祸起萧墙

第10章 祸起萧墙

    什么?宋浩然被人给殴打了?身为东江第一首富公子哥竟然被殴打了入院,至今昏迷不醒。

    医院的诊断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宋浩然左侧肋骨断裂了三根,右侧大腿骨骼断裂,甚至不排除脑震荡的可能。

    哗!

    医院诊断出结果之后,整个江城立马就沸腾了。

    宋浩然是谁啊?他怎么就被人给殴打了?肋骨断裂,大腿断裂……这分明就是往死里揍啊。

    那么行凶者到底是谁?竟然敢藐视第一富豪的权威?如此胆大又是愚蠢的行为,行凶者分明是给自己挖下了坟墓。

    混蛋啊!到底是那个不知道死活的狗东西将儿子揍成这一副模样?

    半死不活?

    宋靖宇彻底震怒了。

    大富豪之雷霆震怒,伏尸千里也是有可能的。

    很快,宋靖宇立马调查清楚了事情的发生始末。

    行凶者叫楚飞扬,竟然是个贫下中农的子弟,跟自家儿子同系学子。

    “楚飞扬?贫下中农子弟?”

    怎么会这样?一个如此卑贱之人竟然敢公然的挑衅他们作为社会的上层人?如此愚蠢的行为不是自寻死路么?

    宋靖宇得到了此消息,他真的不敢相信。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容不得他不相信。

    楚飞扬?很好,这卑贱之人等着把自己埋葬吧。

    把事情的起因给调查清楚之后,宋家人马上就坐不住了,尤其是一家之主的宋靖宇,雷霆震怒过后,他随之派遣人手去寻楚飞扬,扬言要将那下贱的狗东西给挫骨扬灰。

    豪门家族的权威容不得一个卑贱之人的触犯,何况还是一无名小卒,棒杀他形同碾死一只蚂蚁。

    ……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

    楚飞扬绝对想不到的是因为他一时间的疏忽,让姐姐楚嫣然遭受了一次炼狱般的磨难。

    像寻常日子一样,楚飞扬从医院回到了姐姐的“牵手人家花店”。

    牵手人家?若是从抠字眼上看,当初姐姐给花店取名如此,可见她多么希望有个温暖的家。

    家中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他,姐姐。

    华灯初上,万家灯火,他们一家子其乐融融一起吃个温馨的晚饭,那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唉!然而……唯有在梦中才能出现的场景了。

    嗤!

    这是什么回事?

    楚飞扬刚是回到花店,瞬间就被眼前的情景给震住了。

    被砸碎的盆景散落四处,满室狼藉。

    “姐!”楚飞扬一声惊呼,随之闯了进去。

    “姐姐!”

    小小的花店内四处一片狼藉不堪,哪里还见有姐姐的身影?莫非姐姐遭遇了不测?

    楚飞扬眸子一冷,浑身杀气起,好似蹿出地狱的罗刹,空气中瞬间被凝固。

    “姐姐,你放心吧,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有人来欺负你。”

    耳畔乍然响起清晰的誓言。

    呵呵!可是现在呢?这是多么讽刺的誓言啊。

    楚飞扬在屋子内巡视了一圈,一双眸子扬起的芒光冰冷刺骨。

    到底是何人所为?打砸了花店,最后还将姐姐给掳走了?

    好大的狗胆子!

    祸起萧墙,有因必有果。

    楚飞扬很快就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眸子内的芒光冷得更加彻底。

    宋家吗?

    哼!你们最好祈求姐姐安然无恙,不然你们通通都得跟着一起陪葬!

    那一刻的楚飞扬,他好似杀神附身,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浓烈不散煞气。

    煞气掷地而生,终归是有人要倒霉了。

    ……

    宋家。

    高堂之上坐着一人,一脸严肃又是威严,他就是宋靖宇。

    下堂下有一人,是被他们“劫持”而来的楚嫣然。

    两股目光的碰撞,楚嫣然知道自己之所以被“捉”来此,必定是因为弟弟的缘故了。

    要是能替弟弟抵债,她是乐意的。

    只是一旦想起花店被打砸那一幕,此刻的楚嫣然,她呼吸都疼痛。

    花店内的每个盆景就好像她的孩子一样,得到了她细心呵护栽培。

    现在好了,一通被打砸之下,什么都没有了。

    然而这还是其次,最让楚嫣然担心的是楚飞扬的安危。

    宋家可是豪门贵族,财大气粗,一旦招惹上了他们,如此一来在这江城上,还有他们姐弟俩栖身的一席之地吗?

    唉!弟弟啊弟弟,此次厄运的降临,都是殴打了宋浩然而起的啊。

    “楚小姐,想必你已经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请来我这了吧?需要我给你一个理由么?”宋靖宇的问话很冰冷。

    楚嫣然心头一震,一声叹息:“不了,我都知道。宋先生,那事情我知道是我弟弟做得不对,您能不能……”

    “哈哈!你真有意思,你是不是打算帮着你那弟弟求情?好让我饶恕他一条狗命?”

    宋靖宇面色冰冷的踱步到了楚嫣然身边,嘴角上勾起的冷笑更加深邃:“你觉得有可能吗?你知道吗?我儿子至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中。我儿子所受到的伤害,你们谁人能弥补?”

    楚嫣然面色一暗,她对此无话可说。

    那天,她亲眼见到了飞扬是如何将宋浩然一众人给蹂躏的像是一死狗一样,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将心比心,别人家的老子疼惜儿子,护犊子,那是人之常情啊。

    何况目前宋浩然被伤的这么重,别说是一普通人家不可罢休,何况是一个豪门宋家?他们岂能放过飞扬吗?

    希望渺茫。

    “呵呵,楚小姐,你现在无话可说了吧?那么你也该明白把我把你请来这的真正目的吧?”

    宋靖宇的再度问话不禁让楚嫣然心头一颤:“宋……宋先生,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只是我还想求求你,能不能放我弟弟一条生路?我可以给你下跪磕头,甚至抵命都可以,只要你们饶了我弟弟,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哈哈!楚小姐,你这话说的可是认真的?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比如……我现在就要你的小命。”

    宋靖宇猛的手扼上了楚嫣然的脖子,面色一片狰狞:“贱人,就凭你们一家子的贱种贱货,请问你凭什么来跟我提出这要求?不知道死活的狗东西。我要杀你们,形同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的简单。”

    “咳……宋先生……您听我说……我……”

    肺部空气的突然减少,加上突然扼住自己脖子那一只手力度之大,即使楚嫣然使劲的双手不停掰开,最后还是没有能力将那一只手给扯开点空隙。

    一张脸色由最初的涨红到煞白,一口气想提也提不上来。

    致命的窒息感,好生难受。

    “咳……宋先生,求您……”

    “哼!你大可放心,我现在是不会为难你的。我只想让你知道,像你们这样卑贱身份的人,我只要一个手指头都能把你们给灭了。”

    宋靖宇手一松开,冷眼看着楚嫣然的大口喘气,眼底下尽是一片怜悯的鄙夷不屑。

    脖子上被扼住的疼痛,楚嫣然极力忍住了泪水,绝望的一颗心已是跌落了谷底。

    飞扬啊飞扬,或许这一次他们姐弟俩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踏踏……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一男子神色慌慌张张闯入大堂:“宋总,不好了……楚飞扬他……他来了。”

    宋靖宇眉头一拧:“楚飞扬?那狗东西真的来了?可是你慌什么?我不是吩咐你们……”

    “他打进来了,大门上的所有安保跟保镖,通通都被打翻地上,楚飞扬他……”

    轰隆!

    只见一高大,魁梧的男子被重重甩在了大堂上。

    噗嗤!

    男子随之一口鲜血喷出,接着双眼一翻转,无比干脆昏死过去。

    迎面而来的人不是楚飞扬还能是谁?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宋家所有的安保跟保镖,难道都被一一全部干掉了?

    不然的话狗东西怎么能公然闯进来?

    “飞扬……”你真的来了?

    楚飞扬出现在大堂那一刻,楚嫣然心头百般不是滋味。她既希望楚飞扬能来,可是又不希望他来。

    终归还是来了!

    王者之姿降临,整个宋家都颤抖。

    “你就是楚飞扬?就是那个把我儿子打得浑身上下都是伤的臭小子?”

    有如仇人相互见面格外眼红。

    楚飞扬无视宋靖宇的问话,径直对楚嫣然走了过去,见着姐姐无恙后,他才是松了一口气:“姐,你没事吧?他们是否有为难你?”

    楚嫣然差点热泪夺眶而出:“我……没事,他们并没有为难我。”

    可是当楚飞扬视线不经意落在了楚嫣然脖子上时,那脖子上的清晰抓痕指印,他立马勃然大怒:“姐,你脖子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

    “哈哈!楚飞扬,好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老子现在就可以老告诉你,你姐姐脖子上的伤害是我干的。楚飞扬,你真的很好。”

    宋靖宇满眼阴沉,目光直直射在了楚飞扬脸上:“狗东西,你好大的胆子,你小子竟然把我儿子打成那样?今天,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姐弟俩,你们必须得付出血的代价。”

    那就是死!

    区区一贱民而已,杀死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将他们从这地球上抹去,对于像他们宋家这样的豪门家族而言,犹如牛毛细雨,一切都不是事儿。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504/37750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