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使坏

    “走吧。”季辰耀拿起车钥匙,对她说道。寒曦雪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跟着他。季辰耀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苦笑。

    ……

    “匆匆那年……”寒曦雪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车上的宁静。

    “喂。李叔。”

    “小姐,您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李叔将原本要说的话压了下去,比起公司,他更关系寒曦雪。

    “恩,最近有点事。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寒曦雪直奔主题。

    李叔却感到一丝欣慰,果然让她出去多和人沟通是好的,现在的她,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冷漠了。

    “恩,小姐,是这样。公司的股东们决定让你去圣诺上学。”

    “圣诺?我记得那是寒氏投资较大的一个贵族学院。我去那干嘛?”寒曦雪有些疑惑。

    偷偷看了看季辰耀,幸好自己今天坐在后排。说话也很轻,他应该没听到。

    “额,是,是你和冷少联姻的原因,所以,股东们才决定……”李叔很识相的闭上了嘴。

    “呵。”寒曦雪冷笑,他们越来越不把她这个总裁放在眼里了。现在做什么事都成了股东决定。那她这个总裁呢!

    “我知道了。这个学期之后,你替我办转学手续吧。”寒曦雪冷冷道,她现在只能先顺着他们走。公司绝对不能在这个什么出什么岔子。所以她必须要得人心。

    寒曦雪挂断电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季辰耀从后视镜看着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呃?没有。”寒曦雪淡淡的回答。

    季辰耀微微苦笑,她还是不肯让自己了解她。

    到了学校,这次他们很有默契的没有一起进教室。季辰耀去停车,寒曦雪径直走去教室。

    两人都到教室后,又陆陆续续进了一些学生,然后打乱教室本来的学生,除了D班的学生外,其他ABC班每个班都有不属于自己班的学生。

    很碰巧,也很不巧。季辰耀,韩宇笙,寒曦雪,李婉言,沐妤都在自己的A班考试。

    ……

    “好了,大家安静。考试正式开始,不要让我发现有任何的作弊现象!否则,我绝不放过!”监考的,是最严厉的,但却也是A班的班主任:沈老师。

    ……

    考试到中间,正是最紧迫的时候。属于考试应有的紧张气氛,现在才开始慢慢蔓延。

    李婉言冷笑,趁老师转身的一个空当,将一团纸扔在寒曦雪的脚下。

    回头戳了戳秦韵的胳膊,这次考试,她俩正好是前后桌。

    秦韵疑惑的看着她。李婉言塞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跟老师举报寒曦雪作弊。

    秦韵再抬起头时,却发现李婉言已经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转过头去了。

    秦韵立马举起手。

    “秦韵,怎么了?”沈老师威严的声音在教室响起。

    “老师,我发现寒曦雪作弊!”这下,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在寒曦雪的身上。

    老师微微皱眉,看向那个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依旧淡定趴在桌子上的寒曦雪。

    刚刚她一直在主意寒曦雪,根本没发现寒曦雪动过,又怎么可能作弊!出于公正,老师还是决定叫寒曦雪问问。

    “寒曦雪!”老师叫道。寒曦雪却依旧趴在桌子上。

    老师有些疑惑,走了过去,轻轻的叫了一声,寒曦雪依旧没理。这下,轮到所有人疑惑了。

    老师猛地一拍寒曦雪。寒曦雪一惊,立马坐直。好吧,众人无语,这货睡着了。

    寒曦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随意的问道:“考完了,给你。”说着把卷纸一伸,继续趴下了。

    很久,感觉对方一直没接,“你不是要收卷……老师!”寒曦雪转过头疑惑的询问却发现那人是沈老师。

    众人捏了把汗,这货尼玛敢不敢再变态一点,这么难的题这货才四十分钟就交卷,而且之前还睡了一觉。

    也就是说,她一直在睡觉。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作弊。

    老师淡淡的扫视了一眼教室。“秦韵,请你解释一下寒曦雪是怎么作弊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丫能在睡觉的时候作弊嘛!

    “老师,或许她是在没睡的时候作弊的呢。”李婉言双手环胸,冷笑着站了起来。

    寒曦雪一脸迷茫,什么作弊,她就睡个觉就发生这么多事!

    老师看了看寒曦雪,虽然她相信寒曦雪,但是,李婉言没想放过寒曦雪!

    寒曦雪很快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低下身子,捡起那张纸,拆开,微微一笑。

    “你真的确定我作弊?”寒曦雪突然站起来。季辰耀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当,当然。”李婉言有些心虚。

    “噢?第二十一题的答案!现在才过了四十五分钟。

    刨去你们在这里给我定罪的五分钟,只有四十分钟时间,在这期间我一直在睡觉,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睡了四十分钟。

    我也承认我只睡了半小时,可能你们不信。但就算我只睡了十分钟。

    请你回答我,有谁可以在那二十分钟之内做到二十一题,并且给我扔过纸条来!”

    寒曦雪的话句句在理,而且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她绝对不可能只睡了十分钟。十分钟睡那么熟,别逗了。猪都做不到。

    “你!”李婉言说不出话了,她自己都是刚做到那道题。

    而且,这次的题很难,就连平时不难的题要想在二十分钟内完成也是不可能的,更别提这次这么难的题了。

    寒曦雪眯着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婉言小姐,如果你想作弊大可以自己悄悄的去作弊,这么明目张胆的提出自己想做弊小心老师罚你噢。”

    寒曦雪用容貌优势“无害”的说着。

    其实每个人都明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完这些题的只有季辰耀。

    只是,别说他性情冷淡。就算他真的想帮也没办法,寒曦雪和季辰耀之间隔了两排座位呢,怎么可能传的过去。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650/4013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