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秋风如逝:拿什么祭奠爱? > 22.丛林探险(2)

22.丛林探险(2)

    两人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季辰耀淡淡开口:“很晚了,去睡吧。”

    “恩。”寒曦雪应到:“晚安!祝好梦!”

    寒曦雪走向自己的帐篷。夜里,只剩季辰耀一个人淡漠的围在火堆边。她的成长,是建立在自己所受的苦难中。相比之下,自己不知道比她幼稚了多少。他也是在苦难中成长的人,但是,最终。他却只会用冷漠来伪装自己。而她,却显得那么坚强。

    不知不觉,已经冬天了……

    早晨,寒曦雪伸了个懒腰,从帐篷中走出来。昨晚,她梦到了自己的父母……

    “冬天了,怎么穿这么少。”寒曦雪转身,却感到一件大衣已经披在她的身上。季辰耀从身后走了过来。“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嘛。”

    “我没那么娇气!”寒曦雪不满的答了一句,她不是在温室中成长的花朵,而是在寒风中坚强不屈的小草!

    “你喜欢喝冰柠檬水?”季辰耀突然没头脑的问了一句。

    “恩?”

    “没什么,就是发现你每周五都会去买冰的柠檬水。”

    “很好喝。”寒曦雪淡淡道,那是她妈妈最爱喝的东西。

    “恩,少喝点,对胃不好。”

    “知道了。我们走吧。”说着,寒曦雪就去提包。

    季辰耀拦住她:“休息了一晚上,我自己可以。”

    寒曦雪看着他:“各提一个。”说着,拿起一个包。

    “寒曦雪!”一声清脆的女声从寒曦雪身后传来。

    “秦韵?什么事!”寒曦雪有些疑惑。貌似秦韵是李婉言的跟班,跟她关系不怎么样啊。

    “噢,沐妤在那等你,要我来叫你。”

    寒曦雪皱了皱眉,亲,撒谎技术再高点行不!

    第一,沐妤是比较听她的。她既然说不想和沐妤两队一起走。那沐妤也不会强求她。

    第二,她和沐妤关系好这谁都知道。而作为李婉言的跟班,且不说她是否听话。关键在于沐妤怎么会让她来找自己。她了解沐妤。自己讨厌谁,她也不会理谁。所以自然不可能要秦韵来找自己!

    寒曦雪不动声色,道:“好。”季辰耀微微皱眉,这女人是有多笨,这么荒唐的理由她都信?

    但看着寒曦雪一脸冷静的样子,季辰耀知道了,她是明白的。“我跟你一起去。”

    “季少,婉言小姐找你呢!”

    寒曦雪回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继续道:“走吧。”既然她们要玩,她自然不能扫兴了!

    季辰耀愣了一下,李婉言早已不知何时过来了,挽住季辰耀的胳膊,道:“辰耀哥哥去我帐篷吧。”

    “你们想干什么!”季辰耀冷冷的看着她。总感觉这次没那么简单。

    “什么干什么嘛,我来找辰耀哥哥,她去找沐妤,就这么简单啊!”说着还嘟起了嘴。

    “我和她一起去。”季辰耀淡淡道,语中却有无法忽视的担心。

    “不要嘛,辰耀哥哥,她那么大个人又丢不了!我想和你聊聊。”

    “什么?”

    “是关于寒曦雪的。”

    季辰耀身子一颤,跟她走向帐篷。

    李婉言露出一抹苦笑,一听说是关于她的,你就马上妥协……

    现在,很明显,季辰耀对她,绝不是一般的感情。那么,寒曦雪,你死定了!

    ……

    “走了这么远了。有什么话,你说吧!”

    “寒曦雪,你好像很天真哦!”

    寒曦雪突然感到没那么简单。却一下子,感觉到自己被人打到了头。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辰耀哥哥你就那么讨厌我吗?连和我说句话都不愿意。”

    “你想说什么?直说吧。”

    “辰耀哥哥,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我还有宇笙哥一起玩的场面吗?那时候真的好开心。”

    “……”季辰耀保持沉默。

    “现在,辰耀哥哥居然这么讨厌我。”李婉言作势眼泪就要流下来。

    “没有。只是,不要再和她作对了。”季辰耀淡淡道。

    傻子都听得出来“她”指的就是寒曦雪。李婉言眸光闪现出冷意。

    “辰耀哥哥,先喝杯水吧!”李婉言道,却有些激动。

    季辰耀没有多想,接过水来就喝。在他的心里,她始终还是那个跟他们撒娇的小妹妹。

    看着季辰耀喝下那杯水,李婉言心中狂喜。据说药效很猛,也不知是真是假。看着季辰耀眼神有些飘忽。

    李婉言突然柔声道:“辰耀哥哥,你感觉怎么样?”

    “头,头好疼。好热!”季辰耀感到自己的异样,却不知是为何。

    “辰耀,脱了衣服吧,很热呢。”

    “好……”季辰耀脱着衣服,又闲解扣子太麻烦,直接扯掉衣服,霎时,宽厚的上身展露在李婉言面前。

    “辰耀……”李婉言上前,反复的在季辰耀胸前小力摩擦。

    季辰耀只感到一股热血向上涌,猛地将李婉言扑在床上。但理智告诉他:绝对不可以!

    见季辰耀一直没有行动,李婉言有些着急,将自己的上衣脱了,春光展露无疑……

    ……

    寒曦雪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小黑屋里。

    “醒了?”秦韵坐在一旁,拿着酒杯猛灌了一口。

    寒曦雪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想干嘛,直说。”

    “不想干嘛,我只是在听从命令。”

    “命令?李婉言!”

    秦韵勾唇,不置可否。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650/4013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