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秋风如逝:拿什么祭奠爱? > 59.你不是他

59.你不是他

    你知道努力把眼泪忍回去的感觉吗把脸仰起努力张大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呼出来,喉咙会颤抖:题记

    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多,寒曦雪终于可以歇一会了,三天了,她甚至没有好好的睡过一觉。

    “好了,以后每个星期你都得来杀手组织两次以上,参加训练,然后定期会有杀手最强比赛,那时我们会通知你!”

    是白逸的声音,不得不说,他们倒挺有缘分的!云逸居然是她的训练老师!

    “那我每星期什么时候来?”寒曦雪眯着眼,看似凌厉,实际上估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累了。

    “这个,到时我们会打电话通知你。现在你可以回了,不过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事。”

    “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事!”寒曦雪好像感到了什么事情,一双冷眸像冰一样…

    “呃呃……”云逸愣了一下,这哪像一个十六岁少女说出的话。不得不说,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在没收你手机的时候,你手机传过来好多信息,然后,凌帮主就无意间看了一下。

    本来给你定的时间是三天才许离开噬血岛的,但是,不知道帮主为什么突然给你改了时间。”

    白逸把他所知道的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寒曦雪。“手机给我!”云逸乖乖的将手机递给了她。

    寒曦雪刚接到手机,立马打开短信,里面有很多,基本上都是找她的。

    但是却唯独有一条,让寒曦雪立马跑了出去。

    因为短信的内容是:季辰耀在明天上午八点会离开,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是冷旭轩发来的.

    季辰耀要离开!去哪里?看时间,冷旭轩是昨天凌晨发的,应该下了很大的决心吧。

    毕竟寒曦雪是他喜欢的人,但他却选择告诉林羽兮欧阳修文要走的事情。

    但此时的寒曦雪哪想得到这些,明天上午八点,不就是今天么,寒曦雪突然想起看了看时间,糟了,还有三个小时!

    入秋的凌晨五点,哪里会有什么车,寒曦雪只好一路跑到机场,可是机场少说离这里也有二十多公里,但现在,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跑到机场时,已经七点五十七分了,林羽兮在机场跑着,脸上淌着晶莹的泪珠,嘴里喃喃道:“明明还有三分钟的,为什么找不到!”

    机场的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这个女生,也难怪会看着她了,寒曦雪脸上淌着泪,在机场像疯子似的跑着,而且,她连衣服都没换,现在的她,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一个疯子!

    寒曦雪跑累了,蹲在了地上,任由眼泪流淌。片刻,寒曦雪打开手机,

    “匆匆那年我们见过太少世面……”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林羽兮,你终于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萧映蓝,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林羽兮打断了。

    “冷旭轩在哪!”

    那头的萧映蓝不由得一阵寒颤,寒曦雪平时虽然待人挺冷的,她见过寒曦雪最冷最狠的时候。

    也不过是在那次的“巴掌事件”中,而这次寒曦雪的声音,要比那次还可怕,即使是在电话另一端,她似乎都能感受到寒曦雪此时的阴冷。

    “怎,怎么了?”萧映蓝小声问道。

    “我问你冷旭轩在哪!”寒曦雪眸中的愤怒一直都可以很好的隐藏,而今天……她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在,夜雨酒吧,不过,你……”萧映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便传来了一阵忙音,她挂了!

    萧映蓝感到一阵不安,穿上外套,急急忙忙的跑出去,“哎呦。”很不幸的是,她摔倒了。

    “小姐,你怎么样,还好么?”管家急忙跑过来,

    “呃……我没事,快去给我准备辆车!”萧映蓝艰难的起身,她的腿部已经磕烂了,正向外淌着血……

    “可是小姐,你的腿……”管家面露难色,他本来就是被萧董事长派来负责萧映蓝的起居饮食的,可现在……这让他怎么好向萧董事长交代。

    “都说了我没事,去给我准备车,你耳朵聋了吗!”

    萧映蓝不耐烦道,她现在真的很担心,但她自己都似乎搞不懂自己在担心谁,在担心寒曦雪么,她现在的样子应该会让很多人担心吧!

    还是在担心冷旭轩,可为什么,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洛夜明朗的笑容……

    “小姐,车准备好了!”

    “恩!”

    寒曦雪坐上出租车,路上闯了好几个红灯,很快便到了夜雨酒吧……

    “冷旭轩在哪个房间!”一进门,寒曦雪便抓住一个酒保问道。

    “对,对不起小姐,我们酒店不能提供客人的……”酒保战战兢兢的答道,

    “不说,那对不起了!”林羽兮微眯着眼,杀手嗜血的本性,又悄悄的流露了出来,看着旁边那个挂满酒杯的架子。

    寒曦雪没有多想,直直的朝那个酒保扔了过去。

    “啊!”

    寒曦雪皱了皱眉,现在的她,再看到血,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厌恶了,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却什么都没说,她现在没时间跟不值得的人浪费精力。

    快步的扫射着所有的屋子,一楼没有,刚刚在外面她看了一下酒吧,最高是三层,应该是在三层楼。

    快步走上去,果然,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VIP房间展露在她面前。

    没有丝毫犹豫的踹了上去。里面的人微微一怔,看到来人是寒曦雪,好看的面庞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苦笑。

    “你来了!夜,你先出去吧。”薄唇微启。看着身旁的洛夜,唇角微勾。

    “轩,我不放心……”洛夜看着寒曦雪的脸色,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好了,我是个男人,不会有事的!”说完,不由分说的把洛夜赶了出去。

    “冷旭轩,季辰耀去哪了?!”质问的语气,她在很努力地压着自己的怒气。

    “对不起,我不能说。”

    “为什么?!”

    “……”冷旭轩将头扭过一边,眸中现在应该不仅仅是失落吧,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却摸到眼角微微的湿润。

    呵呵,他喜欢的人,亦是他的未婚妻,却为了别人来质问他,很好笑吧!

    别的女人都巴不得可以稍微跟他走得近一些,却只有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极限。

    试问他冷旭轩,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

    “他不是八点才走的吗?为什么我没等到!”寒曦雪似乎没注意,又或许,是根本不在意他的眼泪。继续问道。

    “他昨天下午飞机改签,昨晚八点就走了。”

    寒曦雪苦笑,是在笑自己,原来,一直只有她自己在傻。

    沉默半晌,寒曦雪抬起头:“你永远无法代替他的位置!”

    冷旭轩没有说话,其实,他应该早就知道了,他相信自己会一直记得一个叫季辰耀的男生,一个,无论他怎么做都比不上的男生!

    寒曦雪冷冷的打开门,走了出去,门外站着的萧映蓝和洛夜被她直接无视。

    下了楼,楼下早已是一片混乱,无疑是一个酒保死了,几片玻璃碎片不至于致人死亡。

    但是,这个酒保的皮肤绝对不能流血,因为一流血便停不下来,直到失血过多而死。

    寒曦雪淡淡的扫射了一眼,而那个酒店老板也不过是让人给这个酒保家打电话让来“领人”。

    再给一笔赔偿金草草了事罢了,在A城,一条小人物的命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寒曦雪快速走出酒店,她的原则一向都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也绝不让天下人负我!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650/4013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