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墓地

    很快,寒曦雪回到教室,身旁跟着陆初年,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都变的崇拜了起来,和她是安瑾夏的崇拜不同,这是两种身份融合起来的震惊!

    寒曦雪淡淡一笑,摘下了墨镜,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凉气,那是怎样一张容颜啊!惊为天人!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想到描述寒曦雪的一个词。

    “我们走吧!”寒曦雪淡淡道,语气中听不出一丝情绪。然后转身,迈步离开,冷旭轩和沐妤紧随其后。

    ……

    “你不在的这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冷旭轩边开车,边对后排的寒曦雪说着,沐妤坐在寒曦雪的身旁,挺直的坐姿,淡然的表情,让寒曦雪怎么也回想不起来曾经的那个沐妤。

    “怎么了?盯着我做什么?”沐妤开口道。

    寒曦雪淡淡的勾唇,眼眸依旧是深不见底的寒冰色。“没什么,只是觉得你有些不一样了而已。”

    “呵呵,人都是会变得,其实,我会变成这样,有很大一部分是你的功劳。”沐妤淡漠的开口道。

    “哦?”寒曦雪挑眉,看着沐妤。

    “如果我爸爸没有死,如果你没有离开,可能我还是以前那个沐妤,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早就回不到当初了。其实,以前的沐妤挺可笑的吧?”沐妤有些伤感的说着。

    寒曦雪皱了皱眉,“沐伯父去世了?”沐妤没有理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车厢里陷入了沉默,良久,沐妤轻轻开口,道:“雪,李叔他,也去世了……”

    寒曦雪身子一僵,几乎要哭出来,李叔从她出生开始就陪着她,一直到她父母去世,李叔依旧在她身边,她都已经把李叔当做亲人了,而现在,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跑了出去,再次回来竟然听到的是他的死讯!

    很久,寒曦雪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呵呵,年纪大了,生离死别是很正常的事。先带我去李叔墓前看看吧,顺便也看一下沐伯父。”寒曦雪道,声音中有抑制不住的颤意,让前排的冷旭轩心里一紧。

    “雪,难受就哭出来吧!别憋着了。”沐妤忍不住劝道,直到现在坐上世界第三集团沐氏集团总裁的这个高位,她似乎才有些明白寒曦雪的感受了。

    也有些明白了她总是冷静,理智的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而她的无奈,便是在她最小的年级,扛起本不属于她的重担。

    寒曦雪淡淡一笑,“有什么好难受的,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该做的事情,李叔陪了我这么多年,是该好好休息了。”

    寒曦雪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装作不在意的口吻轻轻说道,其实,只有她自己明白,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最是冷漠无情,可每当身边的人离开她,心底总会有被鞭子抽的火辣的疼痛感。

    很快,车行驶到了墓地,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这个墓地的名字时,寒曦雪非要买两束菊花,一束给沐伯父,一束给李叔,只是还有一束,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是给谁的。

    寒曦雪微微一笑,走到李叔墓前,慢慢的蹲下身子。道:“李叔,等我很久了吧,我回来看您了。”说着,把花放在了李叔墓前。

    又走向沐妤的父亲的墓前,将花放了下去。

    最后一束,寒曦雪走到了李婉言墓前。冷旭轩和沐妤有些惊讶,李婉言死的消息寒曦雪全部封锁,没有任何人知道。对于他们,寒曦雪只说是让李婉言离开了A城,却没有原因,而他们一向也不过问寒曦雪的事情。

    寒曦雪将花轻轻放下:“婉言,我来了,等我很久了吧,距离上次来看你都过去四年了,我们每个人都有变化……”

    ……

    很快,寒曦雪一行人离开了墓地,“雪,李婉言……什么时候……是怎么回事?”沐妤小声问道。这也是冷旭轩想知道的。

    寒曦雪没有看他们,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回吧!”寒曦雪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一丝疏离之感。

    沐妤愣了愣,若是以前寒曦雪绝对不会这么和她说话,而现在。呵呵……她苦笑一声,每个人都是会变的,例如她自己……

    寒曦雪很快回到别墅,望着空荡荡的别墅,心里突然涌出许多回忆,曾经,这里也是她的家,家里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她,可是现在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650/4013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