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662章 相逢(92)约会多就做个脱毛吧这就一劳永逸了

第662章 相逢(92)约会多就做个脱毛吧这就一劳永逸了

    周游早就觉得那少年所说的夭蜂寄跟蝽蛭很是有几分相像,此时听那少年如此这般的讲述,心中更是确信无疑。

    只听那少年继续说道:“夭蜂寄能提取真气的习性,很是让修习者们羡慕,这让他们只是捕捉利用夭蜂寄还是觉得不够,于是有些人便更进一步,索性捉来夭蜂寄并不急着提取真气,而是剖开来研究改造,也算是锲而不舍,最终竟让他们依照夭蜂寄的习性,造出了个蝽蛭。但是,蝽蛭与夭蜂寄相比,更多了几分人类特有的贪婪,所以到后来……”

    后来蝽蛭成了什么样子,已经不用那少年多说了。

    苏也还是对这不曾见过的夭蜂寄感兴趣,遂追问道:“难道当时的那些修习者都是些被猪油蒙了心的,不开眼的东西吗?既然是修习者,总该有些明白事理的吧?总不能眼睁睁就看着夭蜂寄被肆意捕猎殆尽吧?”

    “你说的对,的确是有正义之士的,”少年点头道:“比如说我啊!我和陆澄蒙就一直反对他们乱捕滥杀夭蜂寄的,不过……”

    “一般‘不过’之后,说的才是真正要讲的大实话吧。”苏也冷嘲道。

    少年装着没听见,只一心往下说道:“不过,导致夭蜂寄灭绝的直接原因,却并非是滥捕滥杀。”

    “嗯?什么意思?”苏也不解问道。

    少年笑了笑,道:“我的意思是,最后一只夭蜂寄,恰恰死在我和陆澄蒙的手中,死因也不是因为提取真气,而是……而是为了治病。”

    “夭蜂寄还是药材?”苏也眉梢一挑:“用处也未免太多了些吧?”

    “是给谁治病?”周游的关注点却和苏也不同。

    少年看了周游一眼,薄薄的嘴唇抿了抿,道:“是给我。”

    “你怎么了?”这一次,周游和苏也异口同声。两人对视一眼,复又看向那少年。

    少年咧开嘴,仍旧在唇边挂上他惯常的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不是在说真心话:“有点儿小毛病,虽然不至于要命,但隔段时间便出来骚扰骚扰,也挺麻烦,所以我一直在想法子,想治一治,承蒙朋友们抬爱,也经常会给我推荐些奇异的药材,夭蜂寄就是其中之一。”

    隔段时间便出来骚扰的小毛病……周游听了,一下子便想起了月圆之夜。他口中的小毛病,是不是就指的是他在月圆之夜的异常?

    这到底是什么“小毛病”?

    周游看了苏也一眼,他看不出苏也的表情有什么变化。她会知道吗?

    苏也紧紧盯着那少年,问道:“夭蜂寄做药材的话,有什么作用?”

    少年也目不转睛地看着苏也,道:“我以为,你会问我出了什么毛病?”

    苏也冷笑一声,道:“我问了,你会说吗?”看着那少年只是讪笑,苏也又轻轻补充一句:“既然不说,我又何苦费那个力气呢?”

    所以苏也才会问他夭蜂寄能起怎样的药用。从治病的机理倒推,却也可以照样将那少年的隐疾推出个八九不离十来。周游不得不佩服苏也的深思熟虑。不过,这也就是苏也熟知药性,才能推测出来;要是换成周游,就算那少年将药用说的再细,他也是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那少年又岂是个按套路出牌的?只听他歪在靠枕上,懒洋洋道:“夭蜂寄呢,严格来说并不算是药材,但它恰好却可以对我的症。你们虽然不太关心的小毛病,但我大致可以描述一下,其实就是周期性的气脉壅滞不通,我用了许多法子都解决不了。可是看到夭蜂寄,我就觉得有些希望了……”

    “夭蜂寄可以帮助通畅气脉吗?”苏也顺着他的话推测道。

    少年却摇摇头,道:“不会啊。”

    “我知道了!”周游好像想到了一个好点子,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人分享:“夭蜂寄以真气为食,所以你让夭蜂寄来吸取你过多的真气,真气少了,气脉自然就不会壅滞堵塞了!”

    “有道理,”少年赞许的对周游点点头,但仍旧否定了他的回答:“这样做只能解一时之痛,却并去不得根。”

    “那么,也不是这个作用了?”周游失望地看见那少年对着自己又点了头。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用夭蜂寄到底有什么用?”苏也耐心很少,眼见的又要冒出抓狂的苗头了。

    那少年马上见好就收,道:“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夭蜂寄在幼时需要寄生在人或动物身上,吸食气血精津而长大,一两只的自然无所谓,但如果成百上千只的……”

    “那样的话,被寄生的人,恐怕下场会和被蝽蛭吸干的人一样吧!”刘若愚讲述的故事,蹭的从周游脑海中跳了出来,令周游很是不安:“你所谓的治病,不会是让夭蜂寄把卵产在你身上的气血脉上了吧?”

    苏也身子一颤,但看向那少年的眼神,却依然是冰冷的:“这种事儿,像是他能干出来的……”

    少年两手一摊,笑而不语。

    “你真这么干了?”苏也的眉心不知什么时候紧紧的皱成了一个疙瘩:“你想自杀?”

    “如你所说,做一个老妖怪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少年对于苏也的问话不置可否,只是淡淡道:“我很想知道其他的生命存在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是不是……圆月会对你造成什么困扰?”周游实在忍不住,问出了他心底最深的疑问:“是不是圆月?每当月圆之时,你的气脉就会壅滞不通?”

    苏也看向周游,眼神有些怪异:“你怎么知道的?”

    “只要跟他打过交道,总会注意到他在月圆之夜的怪异吧?”周游对苏也道:“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你和他毕竟也是……”

    苏也倏地低了头,抱紧了奶牛,道:“月圆之夜,他总是不见……原来,是因为这个?”

    “喂,当事人都没说话,你们就当着人家的面乱猜,这样好吗?”少年有些不满道:“别瞎猜了。”

    “你敢说我猜的没有道理吗?”周游不服气道。

    “我只能说,你得压制一下你的好奇心了。”少年一贯的喜好顾左右而言他。

    周游不服气,还要接着争辩,少年却比他嘴更快,道:“最后一只夭蜂寄是怎样死的,难道你们不想知道了吗?”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879/4292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