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宠妻有道:追爱999天 > 第363章 只想看好戏

第363章 只想看好戏

    “子墨,你去查查,最近夏至同哪些人见过面。”

    看到景安言正在认真的调控着监控看,颜司明也赶紧拿主意。

    玉子墨“哦”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随后,景安言的手指落到一处地方。

    “车牌,663。”

    这是一辆大巴,而落尾的三个数字,便是那几个数字。

    看到这里,景安言微微眯起了眼睛。

    键盘噼里啪啦的作响,便已经查到了车辆信息以及匹敌信息的人。

    不一会儿,他又查到了车辆通行的地方。

    景安言作为拿国最让人闻风丧胆的king,电脑技术自然是一流的,比之黑客,还要厉害上几倍。

    也正因为他有这一项本领,所以他抓捕到犯人的成功率,那是翻几倍增长的。

    不一会儿,玉子墨已经调查好了伊夏至这两天见到的人,随后告知颜司明。

    “明,我查到了,伊夏至这两天见到的人,有柳礼秀。”

    听到柳礼秀,景安言的动作顿时慢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他脑海里,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伊夏至昨天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

    安言,如果你家人不喜欢我的话,怎么办?

    柳礼秀。。

    这个女人竟然敢。。

    竟然胆敢动他的女人。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分心去想过多,只是吩咐一句。

    “林子陌,帮我找一些人,扣下柳礼秀。”

    “明白了,老大。”林子陌点点头,这才大步流星的离开。

    景安言神色冷漠,幽深莫测,却没有在想什么,而是专心致志的找伊夏至可能被抓的地方。

    *

    此时此刻,伊夏至躺在地上躺了有十几分钟。

    双颊的巴掌好似才刚刚发生一样,火辣辣的,伊夏至相信,现在她的脸,可能已经红到没法见人了。

    摸了摸脸颊,伊夏至苦笑。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的打吧!

    不得不说。

    这男人的手劲,真的是很大,打的她的脸,也真的是好疼!

    就在她骂骂捏捏的从位置上坐起来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屁股一疼。

    那是刚刚被他们给丢下来的,导致她现在还是火热热的灼烧感。

    摸了摸屁股,又摸了摸脸,伊夏至暗叹。

    今天原本是她的订婚典礼,原本是要开开心心的,不过这过得,简直是糟糕透顶,锥心之痛,令人抓狂啊。

    太闹心了吧。

    不过好像受苦还没有结束,因为下一刻。。

    不过一会儿,门就被人给推动开来了。

    一道光透过门照了进来。

    伊夏至看到一个穿着旗袍走路优雅的女人走了进来。

    因为带着沙滩帽子和口罩的原因,所以她并不能清楚的看到女人的脸。

    女人的身边,站着另外一个女人。

    伊夏至认出了那个女人。

    昨天就是这个女人身着一袭西装走过来告诉她,夫人有请。

    看起来,在她旁边的那个旗袍女人,赫然就是柳礼秀无疑了。

    一想到这里。伊夏至一双眼睛,充满敌视。

    柳礼秀此时此刻也看了她一眼,那朦胧的纱巾里面,一双眼睛很亮。

    “还记得我昨天跟你说过的话吗!”

    “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安言的。”伊夏至斩钉截铁道。

    果然,就是昨天她的不服从的举动,彻底触怒了这个女人,所以趁着今天她订婚的时候,她便直接把她给抓起来了。

    就那么不想让她嫁给景安言么?可是她偏不。

    她偏不让她得逞。

    要是这女人是景安言的母亲,那么要她离开他,那么也是无可厚非,她算没话说,可是现在的情况,这个女人却是小三,同时也是景安言最讨厌的女人,所以。。。

    对她,她根本就不需要客气。

    “就算是现在,你要我死,我也不会离开景安言,你就趁早死了这颗心吧。”伊夏至再次笃定的冲着面前的女人说道。

    柳礼秀似乎被她这般顽强的态度搞的特别恼火,红色的指甲紧紧的撰紧,握成拳头。

    “呵呵,看来你真的是不见黄河不落泪,行,既然你一定要这么嘴硬,那我就成全你,让你死好了。”

    伊夏至深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清冷的盯着她看。

    “不过。。。”柳礼秀又停顿了一下,然后看向那脸上红肿的伊夏至一眼,她的眸光嫉妒可怕。

    “在你死以前,我倒是还想让你做一回风流鬼。”

    “你想干什么。”伊夏至如同刺猬一样,在她落下这句话的时候,顿时一脸凶狠的表情盯着她看。

    “我就想看看,一个被人凌辱到死的女人,景安言他还能怎么喜欢的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疯子。”听到女人发出的这般洋洋得意更接近于疯了的笑,伊夏至顿时害怕的头皮都发麻了。

    疯子,疯子。。。

    她相信,她既然真的敢说,那她必定也一定敢做!

    而事实上,她想的也果然没有错。

    “来人啊,给我上了这女人,表现出色的,我重重有赏!”

    伊夏至看到一旁四个壮汉在听到她的话以后,便朝着她慢慢的靠近。

    那几个人一走过来,伊夏至顿时头皮发麻。

    “你神经病啊,难道你就不怕得罪安言吗?”

    “一个破鞋而已,你真当他会把你当一回事?你可别忘了,我才是他妈!”

    果然,这女人一定要治她于死地。

    “我告诉你,安言他不会原谅你的。”伊夏至很是笃定的冲她说道。

    “我也不需要他原谅。”女人再次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伊夏至望着面前的四个壮汉,心顿时凉了一截。

    不行,她一定要等到景安言来救她,她不能在这里失身于人,她一定要等到景安言。

    可是要怎么办?谁能告诉她,现在她能怎么办!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拖住这时间

    “等等,柳礼秀,我要跟你做一件交易。”

    “我不跟你做交易,现在,我只想看一场好戏。”柳礼秀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她的提议。

    “我可以作为你的傀儡,你想要安言娶谁,我都能替你办到。”

    伊夏至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一定要冷静下来。

    现在这个情形对他来说,是特别不利的,所以她一定要想方设法转危为安,拖到景安言来救自己。

    哪怕是坑蒙拐骗,她也要尽力保全自己。

    “我说了,我现在,只想看好戏。”柳礼秀刺耳的声音,透过空气传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5/5887/4640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