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穿进红楼:晴雯,向前冲! > 第375章 凤姐儿之傻

第375章 凤姐儿之傻

    王熙凤东窗事发,贾琏只怕她会拖累自己,一回到府里就大发雷霆,把这个和他做了十几年夫妻的女人恨得牙根痒痒!

    他恨不得亲手立即把王熙凤送入官府中去认罪,只要自己安全无虞就好。

    平儿无奈,只得先把这个薄情寡义的爷安慰走,急忙就跑去向王夫人求救。

    依着平儿的想法,王夫人好歹是王熙凤亲姑姑,再说王家已破,留在这世上的亲人已经寥寥无几,王夫人无论如何都会伸手援救。

    没想到王夫人一听说这件事情,当时就推得远远的,也是恨不得立刻让凤姐儿出去顶罪。只要不影响到贾府,王熙凤是死是活她根本毫不在意!

    平儿先是见了贾琏的嘴脸,又见了王夫人的态度,她的心瞬间就凉透了!

    没有人性!

    王熙凤这么多年的付出,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理所应当。

    平儿为她奶奶不值!

    想这些年她殚精竭虑,就连几次小产也没捞得休息几天!

    她这么辛苦换来的就是如此待遇!

    在她需要人帮忙的时候,众人却退的远远的,生死由她去!

    平儿心里一片冰凉。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从地上站起来的。

    扫视了王夫人冷冰冰毫无感情的脸一眼,她跌跌撞撞走出了房间。

    不救!

    我只求自保!

    倘或王熙凤听见她亲生姑姑说的这句话,她该如何想?

    她会不会因为自己亲姑姑的这些话伤透了心?

    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平儿走出了王夫人的院子。院子里点着几盏血红的灯笼。那几盏灯笼在漆黑的夜里静悄悄盛放着,有如鲜红的血滴在闪烁。

    探春小姐要远嫁了。

    为了贾府,她也要远远嫁去荒凉的南疆。

    贾府的人何等无情,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可以毫不在意地牺牲别人的性命!

    平儿扶着墙,悲怆地望着整个贾府中燃起的红灯笼。

    这些等是因为探春远嫁才点的。

    平儿看不出喜庆,只能看见一片血色,在静夜之中悄然流淌。那是探春的血,是王熙凤的血,是所有为了贾府牺牲的女子流淌的血泪……

    这些被放逐的女子,只能在深夜之中才能偷偷检视满身的伤口,慨叹贾府的自私和冷漠。

    平儿呆望了一阵,身上寒噤噤的,心里也不由得害怕起来。

    她有些头晕目眩,鼻端似乎可以闻到新鲜的血腥气。

    她捂着鼻子,顺着墙角,踉跄地往回走。

    连王夫人都不肯帮,还有谁会施以援手?

    恐怕贾府所有的人现在都在等着看好戏呢,都在等着看王熙凤被官府抓走,被千刀万剐了才好!

    王熙凤也是个痴笨的!别人给个棒槌,她就认成了针!

    她得罪的人太多了!

    她做过的狠事儿太多了!

    自己劝过这位二奶奶多少次,可是她从来都不肯听的。总以为自己有娘家撑腰,又怕管理不好家辜负王夫人。

    如今又怎样呢?

    在最关键的时候,最需要人帮的时候,她的亲姑姑还不是把她推出去挡灾?

    王熙凤这一辈子太不值了!

    平儿一边想一边走,眼看着就要走回自己的院子里,她却又停住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回去!

    一定要再想法子找人救救二奶奶!

    想到这里,平儿一扭身又向贾母的院子走去。

    老太太平日里除了疼宝玉和黛玉两个,第三个就轮到二奶奶王熙凤了。

    老太太的院子距离王熙凤住处不远,走几步一拐弯就到了。

    贾母的院子里也挂着几盏红彤彤的灯笼,把院子照得一片血红,一眼看过去很是叫人心惊。

    平儿也不知今夜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喜庆的红灯笼,感觉到的却是恐惧。

    整个荣国府笼罩在一片红彤彤血光之中,到处都是静悄悄的怕人。

    忽然,一阵低低的呜咽声传来,在这漆黑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分外恐怖。

    冷风吹动,血红的灯笼呼啦啦直响,一团一团的血光便在漆黑的夜里四处游荡。

    荣国府在这呜咽声中显得更加寂静恐怖。平儿当即便吓得满身冷汗。

    她睁大了眼睛,满怀惊惧地向着哭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隐约间似乎看见一个苗条的身影,正背着她微微颤动,哭声正是那个身影传出来的。

    “你……你……是谁……为什么哭?”

    平儿大着胆子问道。

    那身影依旧在哭。

    一阵冷风吹过,灯笼晃动得更加厉害,红光遍地摇晃。

    红得越红,黑处越黑。

    那苗条的身影一时看不见了,哭声却更加凄惨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哭声在冷风的吹送下,更加清晰地传进平儿耳朵里。

    她更觉害怕,吓得浑身汗毛直竖,脑子里吱吱直响。

    “谁……到底是谁……谁在那里哭?”

    平儿一边向后退一边惊声尖叫。

    她的声音又细又尖,撕破了如墨的夜色。

    她声音刚落,哭声戛然而止。

    “是谁,你到底是谁?”

    平儿眼见那苗条的黑影慢慢走近,一边急忙往后退,一面急忙惊声问道。

    “姐姐,是我,别害怕,是我!”

    一个嫩嫩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很是熟悉,似乎是黛玉房中的雪雁。

    “雪雁?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哭?”

    问话间,只见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儿从灯笼中钻出来,看样子正是雪雁。

    “雪雁,真的是你?”

    平儿见到雪雁出来,这才不再害怕,借着红光仔细一看,只见这小丫头眼睛哭得红肿,正拿着手揉眼睛呢。

    “雪雁,你大黑夜里不睡觉,为什么在这里哭呢?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平儿见她这样子,急忙走过去问道。

    “姐姐,不是我,没有人欺负我,是林姑娘……”

    雪雁说着说着便又哭起来。

    “快别哭了,林姑娘又怎么啦?”

    平儿一听急忙问道。

    “林姑娘,她又……吐血了……”

    雪雁哭着便掏出一块帕子展开,只见帕子上血红一片,在灯笼的红光映照下,更显得鲜红。

    “这……这是……林姑娘吐血了?她好好地怎么就吐血了?”

    平儿一见雪雁手中的血手帕,唬得他急忙问道。

    “林姑娘她早就咳嗽得吐血了,紫娟也知道,鸳鸯也知道,可是她们不叫告诉人去……”

    雪雁听问,更加委屈,拖着血帕子便又哭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6/6000/4603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