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最强纨绔:邪少,强势宠! > 第845章 厄运(3)

第845章 厄运(3)

    忧风的话单刀直入,引得继母大人极为不满!继母大人瞪大了双眼,很不爽他这句话,甚至撸起了袖子,“臭小子,老娘不好好教训你,你真的以为老娘是病猫啊?”

    眼看着四周涌出一股火药味儿,这让银雪觉得十分为难,轻轻推了推学长,“你回去吧,到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可以回家的。”

    “你看着没?人家银雪根本都不稀罕你,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啊,再敢推一下轮椅你试试!”

    “....不就是个破轮椅吗?谁稀罕!”忧风鄙夷地凝视着继母大人,身子微微一弯,下一秒居然横抱起银雪,这让银雪突然心跳比以往快了几百倍!完全不敢相信学长疯狂的举动!!

    学长这....这是?!....

    “银雪!我们走!!”

    不管身后继母大人说什么,也不管银雪一脸娇羞的表情,他还是那句话:这世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他!

    只不过,只不过.....银雪,如果这就是你的继母的话,这就是你现在的生活的话.....那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

    另一边,暗之社,这是在东海海底的一个秘密组织,到处散发着阴暗死亡的气息,在那潮湿肮脏的一个角落里,有许多早已生锈却依旧结实无比的牢笼,牢笼里的少男少女们面目清秀,并没有丝毫的绝望,而是好奇地向大厅的中心张望着。

    是的,这些就是——血族十三骑士,拥有各自异能的血族十三骑士,只不过,用忧风的话说,他们不过是一群没有自由的狗而已,即使接下任务无法完成会被处死,他们也渴望去接,因为那是他们得到自由的机会,如果可以得到自由,那么死,又算得了什么....

    “....就这样而已?忙活了那么多天,都在为妖界王室找孩子?!你们真是搞笑啊!本座让你们偷玄灵之匙,谁让你们去捅马蜂窝?!”

    “属下....属下该死!请大人治罪!”

    红音急忙跪下,声音中带着颤抖,四周漆黑一片,只能隐约地看见前面有个帘子,帘子的那头显现出一个阴暗的身影,却无法看清那人的脸!

    “治罪?哼,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按理说真应该处死你们,不过某些人好像不怕死哦,就这么处死你们太便宜你们了!6号,你知道本座在说谁吧?”

    “知、知道。”

    “那么....一号呢?一号为什么没来复命?”

    大人的质问让红音的额头上开始滴淌汗珠,轻轻咬着牙,“...哥哥他有事,脱不开身。”

    “哦?有事?”那位大人优雅地举起盛满鲜血的酒杯,“本座倒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让那小子狂妄到不来复命?”

    “....在为妖界寻找公主的过程中,哥哥说他已经找到那个人了,那个....您一直要找的人!”

    “.......”那边迟迟没有传来回复,那位大人听后冷哼着,随即啪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捏碎!染血的碎片迸出,散落一地,这让红音本能的向后退几步,身体不断地发抖,不敢再抬头看她!

    而牢笼里,一个紫发男生正注视着这一切,可是距离太远了,看不清!

    “谁这么倒霉啊今天?大人她....好像有点不对劲呢。”

    “星影,看得那么专注呀!唉,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幻月,大人在审问的那个女孩是谁啊?难道是红音吗?她这么快就回来了?”

    “说你傻你还真傻啊,当然回来了!而且.....事情恐怕也办砸了!”幻月说着觉得有些不对,便住了口,“算了,咱们就继续围观吧,反正大人没有处死红音的意思,这就是万幸....只不过.....”

    只不过这一次,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了....

    从大殿那头传来了啪啪的皮鞭声,一声比一声狠,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很清楚,疯狂的皮鞭狠狠的向红音脸上抽去,红音吃痛得大叫一声,向后退去几步,死命用胳膊挡住脸,胳膊上显现出一道殷红的伤痕!

    “大人.....为什么!”红音不解大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就算是帮助妖界....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为什么?你还知道问?本座的规矩你是不是忘了啊?本座最讨厌不听话的狗了!本座要找的人...就你们两个废物也配去找?你们只管解开前两重封印就够了!多余的事不要干涉!!”

    大人突然大吼出声,眼神变得狰狞可怕起来,“6号,你难道没听懂我说的话吗?”

    “听....听懂了,属下该死!属下遵命!”红音连忙从地上爬起,不敢反抗,不敢辩驳,只能默默忍受。

    “你知道本座为什么打你吗?6号!这是本座给1号的惩罚!他向来最怜惜自己的妹妹了,回去之后看到自己的妹妹伤成这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狂妄地大笑着,伴随着鞭子抽打的声音,那声音,显得如此阴险恐怖。

    “不过话说回来,6号,你们绑架了妖界公主,妖王妖后是怎么处置你们的?你们居然还能回来?他们没有派兵追杀吗?”她质问道。

    “回大人的话....没有!他们说为了两族的和平,为了百姓的安危,这种事情,他们选择低调处理。”

    听了这话,那位大人先是一愣,随即狂笑出声!“和平?!安危?!真是可笑啊,为了这些东西,果然连自己的孩子都敢抛弃.....王室,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永远说是为了大局,为了百姓,最后流血的,还不都是自己人?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虚伪的光明吗?”

    红音沉默地低着头,没有回答,她明白大人心中的痛楚,血族十三骑士都明白。

    “找到公主后,那些妖精回去了吗?”

    “是的,回去了.....而且,不会再回来了.....”

    红音说的不错,那些妖精,还是打开了妖界的大门,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在梦梦回妖界之后,一路上受到了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在百姓心中,曾经的守护者与救世主,都是拯救了妖界的英雄!

    梦梦一路上一言不发,怀中的玲心呆呆的望着路上迎接的百姓们,心中喜悦,却又有些怕生。

    小公主仍是一副纯真可爱的模样,心中十分欣喜,丝毫没有注意到梦梦脸上的焦虑,是因为千鹤的事,没有错。

    这种事蓝琪还是心知肚明的,正因如此,她没有回来,而是商量好了让梦梦一个人把公主带回去,自己继续调查。还记得暗之忧风对她说过的话,在她提出找寻千鹤这个条件时,自己心里就已经很清楚了....那是不可能的,千鹤是不可能回来的!

    ————“蓝琪小姐,你该清楚葛烈千鹤是个什么东西吧?”

    是的....我清楚,可是我更清楚梦梦此时的内心啊!尽管葛烈千鹤他....但这又有什么?那是梦梦和雏鹰一起抚养长大的孩子!可现在.....

    进入圣门后,一直沉默的梦梦终于开口,将公主交给了守门的侍卫,“孩子已经找回来了.....我想单独面见王。”

    “遵命!”

    梦梦怀中的玲心跳到地面上,这才疑惑的昂起头,无法理解此时梦梦此时的表情,她从未见梦梦这么忧伤过。

    “梦梦阿姨,你怎么了?因为千鹤小弟的事吗?”她想安慰梦梦,可梦梦居然理都没理她,一个人径直向大殿走去。

    直到找寻到沧离,她才释然地呼出一口气,而宣王见了她,急忙起身迎接。

    “听闻你把玲心找回来了?真是大功一件!而且玲心也没受什么伤.....”

    梦梦微微低头,表情让沧离无法接受,突然间,梦梦竟跪在地上:“王!属下该死!这次彻底把千鹤给弄丢了!我.....”

    沧离见状,急忙将梦梦扶起,劝慰道:“这种事你向本王道什么歉?不是说过了吗?千鹤他....是你们小两口的孩子呀!”

    “可是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不懂事的千鹤了,他已经开始有思维了,而且他有思维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夺回自己的力量!而我们呢?这一切我们还能欺瞒多久?封印他的力量,让他的属性和我们一样,发色瞳色也跟我们一样,可是改变不了的是....他终究还是天魔啊!”

    就在一百年前,怀抱着那个刚刚降生的孩子的我,心情是那么凝重而复杂。

    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怀中这个幼小的婴儿,他是如此的脆弱与需要关怀,几乎触动了我的心弦,而让我担忧不已的是,这孩子.....终究是天魔的种子。

    他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负担,他是我的幸福,亦是我的痛.....

    曾经问过雏鹰,对于这个孩子,我们要怎么办?一直以欺骗的手段和他共同组成一个家庭吗?

    雏鹰只是回过头,轻松地笑了笑:“没什么好担心的啦,老婆大人,你要相信,从今往后,他姓葛烈,而我们,就是他名正言顺的亲爹亲妈啊!”

    可是渐渐的,这个孩子长大了,似乎懂得什么似的,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偷学武功,我问他为什么要学武,他说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守护自己重要的人,包括整个妖界....

    而现在,为了得到这份力量,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只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我只怕再过不久,这个孩子....将会觉醒!

    “而现在,我很困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可能....无法再扮演他的母亲了!”

    “梦梦,你为什么这么说?就算千鹤他是天魔又怎样?难道在你心中,你没有把他当作你的孩子吗?你和雏鹰不是一直很想要个孩子吗?那么对于千鹤....”

    “千鹤....他就是我的孩子啊!可是我害怕....我害怕的是其实千鹤根本就不属于我!我害怕终会有一天他会被夺走!”

    见梦梦无助地哭了起来,宣王的心也阵阵地抽痛,他轻轻抚摸着梦梦的头,安慰她说:“这就看你的信念了,你要坚信....千鹤他就是你的孩子,就当他真的是你的亲生骨肉....那就没有人会夺走他,就像曾经,奥洛被乌克达抢跑了四千年,留姬一个人又是怎么靠那种信念活下来的?最后,奥洛不是没有被人夺走么?”

    “所以梦梦你要相信自己,千鹤他....也不会的。”

    梦梦抬起头,目光竟变得决然,她擦干眼泪,视线里的宣王变得如此清晰。

    “那么,我可以去找千鹤么?我想带他回来。”

    “那是必然,不过对于血族,你一定要躲着点儿,最近那帮血族不知道要干什么疯狂的事情!至于玄灵之匙的事情,本王也在考虑要不要收回,毕竟用玄灵之匙解封,会给人类带来意想不到的灾难啊....”

    夜已经深了....红音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里,处理着伤口,太重了!打得实在太重了....当着大人的面,没人敢说情,没人敢辩解!

    因为,错就是错!惩罚是必然的....只是....太重了.....

    “红音?你怎么了?”

    这声音....是暗之忧风!

    “你这伤怎么回事?怎么这么重?谁打的?”

    “哥,我没事....”即使躲在这里,还是被哥哥给发现了,“只是今天见大人了....这是大人的惩罚。”

    暗之忧风瞬间愣住,只听红音捂住伤口继续说,“咱们要做听话的狗,不是吗?快去寻找封印魔器吧,别再接近上官银雪了!”

    另一边,妖界。

    王宫中的一切仍是那么的幽静,一位银发少年的影子,融入了深夜的湛蓝。

    那位少年来到一处宫殿门口,停下了脚步,见宫女们排成一排,跪在那里,有些疑惑,宫女们见他走来连忙一个个的抬起头来齐声道:

    “奴婢参见王子殿下,王子殿下有何吩咐?”

    “没什么事,只是听闻妹妹回来了,前来探望一下而已....对了,你们干嘛都跪在这里?”奥洛有些惊讶,而且跪的也太齐了吧?还一个接一个的跪成一排?而且仔细一看....每个人脑袋上都顶了个盘子?这是在干吗?

    “回奥洛王子的话,那个....小公主她又闹脾气了,正在罚奴婢们呢!”

    一个宫女委屈地说,“公主去人间被一个人类收留几天的事,大家都知道的,可是她回来之后就吵着要吃人类的食物啊!什么汉堡可乐雪糕,这御膳房根本就没有呀!咱们不给她她就又哭又闹,现在还闹绝食,还要我们这些奴婢....在这里跪着,直到把那些吃的弄出来给她为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6/6017/4603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