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九零做商女 > 第620章 无法面对

第620章 无法面对

    耳边传来鹧鸪的叫声,七月的天气,温暖宜人,连等都温柔似水,就像那最轻薄的纱自耳旁掠过,撩的人肌肤痒痒的,仿佛远远的水边那一袭白衣的女孩在轻声的哼着熟悉的音调。

    就在这天地融融的季节里,马宝珠听到小莲互换他的声音。

    她自草丛中转头,日光整逆照在她的眼上,鲜血一样通红的颜色,笼罩着他眼前的世界。

    在这异样的猩红的光芒中,宝珠看见站在小莲站在草丛间,眼中含了淡淡的笑意,慢慢的走了过来,帮她在草丛中捡起一只只美丽的花朵。

    宝珠肯定看见小莲那白色长衣上粘着的刺球, 有那纱裙下面一片片草屑顽皮的趴在了上面,但宝珠只是微微笑着,将手中采摘的鲜花捧给了她。

    宝珠凝视着小莲,眼中不是宝珠常见的神情,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少女对少年的那般温柔的目光。

    “小莲……”

    宝珠猛然从床上做起,伸手想要住主面前残留的那些景象,却发现这只是一场梦幻。

    漆黑的夜窗外呼啸而过的长风,带起了高耸的树叶,唰唰作响。

    宝珠在沉沉的暗夜中抚摸着耳边的物品,无声无息的看着过往的梦幻在自己的指尖流逝而去。

    宝珠强自压抑呼吸,缓缓的躺了下来,将自己淹没在薄薄的丝被之中,然而宝珠躺在这温暖柔软的被褥之中,却发现比自己躺在冰冷的少管所里还要难以安眠。

    宝珠睁大的眼睛,在诶暗中听着外面的风声,许久,终于将被子一掀,爬起来穿好了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

    宝珠走到国术馆门前,看见月光透过玻璃窗流泻下来,四下一片寂静!

    招弟从兜里摸出了钥匙,轻轻地将国术馆的大门打开!宝珠没有开灯,而是凭着感觉来到了沙袋前,也不见宝珠做什么热身运动,就开是击打沙袋。

    “嘭嘭嘭”的声音不绝于耳,兴许累了就能够睡个好觉。

    然而不知是因为夜里格外的安静,马宝珠击打沙袋的声音传了老远,还是以为你在第六中学的另一间宿舍中的一位女孩,同样心有所感的走出了宿舍。

    寻着声音的来源,这位女孩缓步来到了国术馆,听着里面真真切切拳拳到肉的声音,女孩并没有出言说些什么,而是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将脸靠在曲起的双膝之上,准备就这样静静的做着,看着前方那心系之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月光有些暗淡,天边也出现了隐约的墨蓝色,眼前却出现一双雪白的运动鞋。

    女孩顺着鞋子往上看去,只见在黑暗中渐渐明了一位赤着上半身,满身伤疤和汗水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女孩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望着眼前的人儿,心疼的想要 触碰那长长的疤痕,却还未触碰就缩了回来。

    “疼吗?”捂着嘴泪眼婆娑的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宝珠问道。

    “睡不着,就出来走走,正好看到你在里面练拳,就蹲在这看一会!”罗裳低着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似乎马宝珠的气场将罗裳压得死死的。

    此时马宝珠看了眼东方,说道:“天快亮了,赶紧回去吧!”

    说着马宝珠将上衣搭在了肩膀上,率先回到了自己宿舍。

    看着离去的马宝珠,罗裳的心情千变万化,最终叹了一口气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

    不是马宝珠决定,而是马宝珠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罗裳,因为罗军的缘故,又因为罗裳曾经舍身救了宝珠一命。

    马宝珠很矛盾!以至于只有时刻躲着罗裳,来暂时躲避自己的矛盾!

    马宝珠的心已经随着小莲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彻底的随着小莲死去!

    但马宝珠双手背在脑后,躺在床上的时候,宝珠只能选择报仇,只能委屈罗裳了。

    “罗氏集团,罗军!”

    宝珠不忍将仇恨牵扯到罗裳身上,但罗军,马宝珠必定将罗氏集团毁于一旦,不管用什么方法!对宝珠来说都是在所不惜的。

    自从此次开始,马宝珠每天夜里都会在国术馆里,挥汗如雨之后再回到宿舍里才能够沉沉的睡去。

    而罗裳也养成了习惯,每晚都会蹲坐在门口,看着马宝珠不断的挥着拳头!

    然而自从第一次宝珠和罗裳开口说过话,之后的每天夜里两个人似乎都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言不发的默契。

    …………

    然而自从招弟从叶薇的手中得到了那个电话号码之后,招弟的审批工作下来的很快!而招弟也在一个月之际,选中了包工头带来的建筑图纸,和房屋图纸。

    小到六七十平米的单身公寓,到一百四五十平米的三四室的房子应有尽有。

    户型也有七八种之多!

    然而一切落定之后,招弟交了一部分定金,‘筑龙工程队’就开始了运作实施,因为宝珠的商场就是筑龙工程队建筑的,所以宝珠对他们也是很放心,不然也不会再次找筑龙工程队。

    而刘洼子村那两公里的泥土地,也被扩宽到了五六米,此刻也变成了平平整整的水泥地。

    “大伯,忙啥呢?”招弟拨通了马建军的电话。

    自从刘洼子村的路被修好了,原本只要不到二十万的费用,接过招弟给了三十万!在马建军退还几次,招弟始终都没收之后,马建军就将那大约十万块钱给存了起来!

    十万块钱对当时刘洼子村来说,算得上整个村最富有的人了,哪怕是被招弟带起来村里的经济之后,也是首屈一指的,当然除了招弟。

    于是马建军就给自己和马玉华一人配了一部手机,说以后打电话也方便!

    “招弟啊!也没啥忙的!现在果树还没结呢!偶尔在你爸的池塘里钓钓鱼!”马建军欢快的声音让招弟也倍感欣慰。

    原本招弟打算直接给马建军一笔钱,但思索再三之后招弟还是决定不能如此。

    无论是谁,一旦不费吹灰之力得来了巨款,那么这个人很容易就飘了,走上了歧路。

    所以招弟才想到让马建军当监工一职,而剩下的那十来万块钱,是经过马建军努力得来的!这样做也能保住马建军的面子。

    “这样吧!我这边还想请大伯来帮忙当一下监工,帮我看着他们!”招弟故技重施。

    “我说招弟,你又拿你大伯开涮是吧!你以为你大伯这几十年的米饭是白吃的!”马建军丝毫没有责备的语气接着道:“我去可以,但是这次钱就不用给我了,就当是解闷的!憋在家里都快霉了!”

    招弟吐了吐舌头!

    “正好,玉华姐也在这,以后你们还能经常见个面!”

    招弟摇了摇头挂断了电话。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6/6217/4529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