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美男榜 > 第三百五十七章:依计而行呗

第三百五十七章:依计而行呗

    欢迎你!</br>?    自从休休为她送嫁之后,便不知所终。秋江滟说,江湖中人在追杀他。这话,她信。不过,以她对唐不休武功修为的了解,江湖中人顶多就是一个瞎忙乎。她这个累赘不在,谁又能奈何得了唐不休?休休自诩为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虽夸张了一百年,但称之为九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还是挺中肯的说法。至少,唐佳人是真的如此认为。

    整个秋风渡,对休休之事绝口不提,单是这一点,就令唐佳人心中不安。只不过,她素来能装,旁人很难发现她心中真正所想。

    如今好不容易得到孟水蓝答应为自己解惑,唐佳人多想直接问出唐不休的近况,可又觉得这么一问,会将自己这张脸踩得细碎。他都不要她了,她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这样容易造成她对自己的不喜。

    在世间行走的人很多,擦肩而过也好,渊源颇深也罢,都不如自己对自己的喜爱,来得有意义。自强不息,便是自己看重自己。

    唐佳人心中有了决定,直接放下毛笔,道:“我不问了。”

    孟水蓝问:“不耻下问,有何不可?”

    唐佳人道:“有些问题,即便问了,也只是知道罢了。知道了,又改变不了,不过是徒增烦恼。”活动了一下肩膀,“孟天青怎还不回来?”

    孟水蓝给过唐佳人机会,只希望她日后不要后悔。秋月白已经责令所有人闭嘴,不许谈及唐不休对整个武林下战书之事。这世间,也就一个孟水蓝敢和秋月白对着干吧。嗯,若是站苍穹也在,他也能算一个。

    想到战苍穹,孟水蓝道:“佳人,我们玩个游戏如何?”

    唐佳人直接拒绝,道:“不玩。”

    孟水蓝围着唐佳人走动,终是道:“某观你面色,似睡得不安。”

    唐佳人挑眉,看向孟水蓝。

    孟水蓝站在唐佳人的身后,伸出爪子,搭在佳人的肩膀上,力道适中的揉捏着,道:“舒筋后,人自然会少思少梦。某曾看过一本推拿指法,你可闭眼试试。”

    唐佳人觉得孟水蓝说得有道理,且肩膀上的按压确实令人觉得舒服,便闭上眼睛,任孟水蓝服务。

    孟水蓝轻声细语地道:“某命悬一线时,你为了救某,拉来战魔宫六位堂主,想让他们与公羊刁刁配合救治某。虽没用上他们,但某却也领他们护某的一份情。秋月白故布疑阵,战苍穹下落不明,某给了六位堂主消息,反而成为言而无信的小人。”手指下移,揉按了胳膊。

    唐佳人睁开眼,扫了孟水蓝一眼。

    明明没有什么意义的眼神,却令孟水蓝的骨头跟着轻了二两。

    唐佳人重新闭上眼,动了动腿,由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既像舒服的声音,也像下达命令。

    孟水蓝的心随之抖了两下。他的身上有伤,明明不能劳累,却还是慢慢蹲下,为唐佳人捶了捶膝盖,按了按大腿,口中继续道:“这秋风渡里,处处是秋月白的眼线,我们百川阁的人,也着实进不来。你若有心,便帮着寻寻那战苍穹的所在。咱总不能让那魔教说咱们百川阁是个骗子不是?”

    唐佳人淡淡道:“你是你,我是我,不能用咱。”

    如此高冷的唐佳人,令孟水蓝的大腿软成了两根面条。

    孟水蓝的手在唐佳人的小腿内侧一划,柔声道:“话虽如此,但某的命都是你不辞辛苦、上下奔波,力挽狂澜所救,用一个咱,不为过。水蓝之事,还请佳人多多上心。再者…… ”微微眯眼,“江湖最近不太平,总有些不开眼的追着某人喊打喊杀。战苍穹不出来转转,会让江湖人忘了,还有这么一号魔头需要对付。人贵有自知之明,一个江湖公敌好对付,两个如何对付?”

    唐佳人的睫毛,如同她内心的波澜,轻轻颤抖一下。孟水蓝在这里说了一堆废话,可有可无。唯有最后那两句话,直抵人心。

    他知道,唐佳人在意的是谁,也知道,她无法问出口的话是什么。他不给她清清楚楚的答案,却像一位军师,诱着她走向她心中想要去的那个方向。只因,他也怕,怕她知道唐不休给整个武林下战帖后,怨他不肯透漏分毫;怕她抱着唐不休的尸骨,做出极端之事。唐佳人看似软软糯糯随人肉捏,但凡揉捏过她的人,才知,那柔软包裹着的都是一根根倒刺!唐佳人若好欺负,这世间便没有不可欺负之人。

    孟水蓝观察着唐佳人的表情,虽没看成异样,却因了解,知她内心定不平静。孟水蓝越发肯定,唐佳人就是天生的伪装者。她善于掩藏自己的心思,更能注意到各个细节,实乃可造之材啊。

    半晌,唐佳人哼哼道:“我与秋月白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如此公然帮你,便是与他作对,实乃不智之举啊。”

    孟水蓝笑道:“若真让你为难,此时就当某没提。”

    唐佳人在心里骂了声老狐狸,道:“如你所言,咱俩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你都求到我这里了,我若不帮,岂不是…… 啪啪打你嘴巴子?!不过呢,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找我帮忙,总要有银子才行。我这人虽没什么规矩,却最是注重你的规矩。”

    孟水蓝心中好笑,却也知唐佳人在用他曾说过的话怼他,当即腆着脸道:“你说得没毛病,是这个理儿。你瞧瞧,多少银子够?或者…… ”眼神轻轻一勾,“人债肉偿也可。”

    唐佳人没吭声,孟天青却背着一个大包裹,从窗口探出头,道:“人肉滋味的饼,佳人若想吃,孟水蓝你就大大方方割两块五花三层肉,也算你有心了。”言罢,从窗口跳进屋里,“孟水蓝,你蹲地上干什么?”

    孟水蓝用手撑着膝盖,慢慢站起身,假正经地道:“有东西掉了,某寻寻看。”

    孟天青鄙夷道:“得瞎成什么样,才得趴地上寻?”将包裹往桌子上一放。

    唐佳人一个高蹦起,第一时间打开包裹,一把抓出五张饼,用力嗅了嗅,道:“真香!”屁股一挪,坐回到椅子上,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孟天青抹了把头上的汗,道:“秋风渡管饭不管饱,不如和我回三日小筑,先杀头猪给你吃吃。”

    唐佳人不搭话,一口气吃掉了十五张饼。

    孟水蓝道:“悠着点儿,别吃坏了。”伸出手,去抓饼。

    唐佳人一巴掌拍掉孟水蓝的手,又抓起五张饼,吃得那叫一个香甜。

    孟天青给唐佳人倒了杯水,道:“仔细噎到。”

    唐佳人喝下水,道:“这饼做得确实好吃。许是这两日天冷了,我这食欲明显增进不少,看什么都觉得十分可口。”眼神在兄弟二人的身上一扫,慢慢收回目光,继续啃饼。

    孟水蓝道:“某不知你为何胃口大开,却能肯定一点,佳人,你要变成胖子喽。”

    唐佳人访问:“胖子有何不好?眼瞧着天冷了,你们里三层外三层的穿衣,末了还得裹一件大氅。我,一身肥肉足以过冬。”摆了摆手,“羡慕不来啊。”

    孟水蓝无语。

    孟天青道:“佳人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说着,伸手抓起一张饼,送到嘴边,大口咬下。

    唐佳人吩咐道:“你去厨房说一声,中午不用准备主食了,但那颗猪头一定要卤入味儿,二十根猪尾巴要炖烂,四肢猪肘子直接红烧,颜色一定要鲜亮,不然会影响我食欲。”

    孟水蓝跌坐到椅子上,捂着胸口,道:“佳人呐,咱不能这么想不开。”

    孟天青却是问:“我中午能留下吃个大餐不?”

    唐佳人笑道:“成啊!给你两根猪尾巴,一只猪肘子。”

    孟天青爽快地应道:“妥了!”转身,直奔厨房。

    唐人看向孟水蓝,笑吟吟地道:“这一回,你是不是还认为,我借故支开孟天青啊?”

    孟水蓝的唇角抽了抽,道:“许是故意支开他吧。毕竟,他已经吃了你一张饼。”

    唐佳人哈哈大笑,看样子那叫一个开心。突然收敛了笑,道:“错!”贴近孟水蓝,低声道:“站苍穹的消息,你准备出多少银子卖?”

    孟水蓝靠近唐佳人,道:“你我之间,谈钱,多伤感情?嗯?”

    唐佳人道:“谈感情,同样伤钱。来吧,让我们将伤害减得最低。”一伸手,张开五根手指,“这个数,得给。”

    孟水蓝做出一副肉疼的表情,终是一点头,道:“好!五百两,给你!”

    唐佳人道:“哎,我原本寻思,只要五十两就行。你如此大方,果然重情重义。好,这个活儿,我接了!”

    孟水蓝做出柔若无骨的样子,媚眼如丝地道:“人债肉偿,如何?”

    唐佳人笑道:“好啊,正想尝尝红烧人肉。”

    孟水蓝瞧着唐佳人那口小白牙,果断摇了摇头。

    孟天青屁颠颠地跑回来,却没捞到和佳人同吃大餐的待遇,直接被孟水蓝提溜走了。临行前,孟水蓝留给唐佳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道:“等你来寻。”

    唐佳人挥舞着手中的饼,道:“会去的。”

    孟天青依依不舍地喊道:“佳人!”

    孟佳人道:“你放心的去吧,别忘了我拜托的事儿。”

    孟天青点头。

    孟水蓝侧目。

    孟家兄弟前脚出了秋风渡,秋月白后脚便赶了回来。

    孟家兄弟在回三日小筑的路上,与扮成路人的段青玥擦肩而过。

    孟水蓝点了点头。

    段青玥也点了点头。

    原来,一切都是依计而行。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6/6440/4640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