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圣墟(圣虚) > 第1395章 不朽地论生死
     book chapter list     又有人来了,或有变故。

    那五人身在迷雾中,分立在不同方位,围堵在八卦炉外围,要进行狩猎!

    “呵呵,真是奇妙,看来三十三重天外真有什么东西啊,不朽的八卦炉竟坠于此,落地成绝土。”

    他们都很神秘,带给所有人以庞大的压力,每一个人都在大雾中穿着黑色甲胄,看不到真容,像是从那远古而来的五位魔神,积淀着漫长的岁月气息。

    “这是什么人?”各族震动。

    周正德纵身一跃没入主炉中,已经足够震撼,而现在又来了五人,竟也要入炉,怎不让人心惊。

    “唔,真不错,开始吧,里面有现成的祭品,但还不够稀珍啊。”

    有人开口,他们都带着乾坤袋,里面显然有所谓的稀珍物祭品!

    在离火中,在烟雾间,地下不朽八卦炉喷薄的能量,此地犹若地狱,火浆涌动,鬼哭神嚎,四野飞沙走石,远古死在此地的无尽生灵仿佛都在挣扎,要逃脱出来。

    而有时八卦炉又似仙境,瑞霞艳艳,火浆汩汩,流光四溅,有仙子袅袅而行,有道祖盘坐祭坛上诵经。

    可以说,这里一片斑驳,光怪陆离,非常的惊人,异象纷呈不断。

    此时,楚风进入炉中,简直在地狱与天堂间徘徊,在生与死间行走,一步间净土环绕,一步间厉鬼缠身。

    他每一次迈步,所见到的都不同。

    地窟不大,可是进来后,却仿佛置身天地洪炉中,被一方古老的世界炼化。

    这一刻,迷雾翻涌,火霞跳跃,外界根本看不清内部的景象了。

    楚风深吸一口气,抓了一把轮回土,覆盖在身体上用以防御,此外,他打开了石罐,随时准备进去。

    因为,太危险了,来到这里后,他觉得生死会在一息间发生。

    他睁开了火眼金睛,在这炼狱般的世界中观看,轰的一声,一片刺目的金光从岩壁上激荡而来,让他忍不住一声闷哼,发出痛苦之音。

    在这一刻,他的双目在淌血,受到了严重炙烤,瞳孔都受伤了。

    这是什么火?

    炉壁都是岩石,刚才激射过来的金光是某种古焰,相当的霸道,连火眼金睛都吃不消。

    楚风双目淌血,踉跄倒退了几步,不过他也渐渐地适应,慢慢感应到了此地的真相。

    看似一方炉中世界,身在当中犹若蝼蚁,此地仿佛无限大,可是沉静下来后,却能够感知到,其实此石炉内部直径不过数丈。

    真实的炉壁完全石质化,刻满自然纹络,可是仔细看却又像是无上的道则,阐述世间亘古不变的大道。

    有些石质纹络流淌火光,但凡稍微用能量去触及,哪怕是金睛观察都会遭到反击,这也是楚风双目淌血的原因。

    “得融入此地,跟石炉脉动一致,不然的话它如此排斥我,必死无疑。”

    楚风深吸一口气,这里都是特殊的能量,某一片炉壁上紫气蒸腾,犹若东来,随着楚风呼吸而环绕过来。

    然而,他却又是一声闷哼,半边身子连带着口鼻都被紫霞淹埋了,血肉焚烧,几乎要毁掉肉身。

    “这……”他一阵惊悚,想要融入此地果然难度很大,他还没怎么动作呢,就几乎被一种火光烧坏真身。

    轮回土起伏,颗颗晶莹,环绕他的身体而行,隔绝了火光,让楚风短暂归于平静。

    不过,这种保护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整座石炉内各种变化便相继出现,一片石壁上有赤霞激射,那是红色的秘火,轰的一声涌动而来。

    来带着整座石炉都在震动,火光滔天。

    接着,石炉底部五色光冲霄,将楚风掀翻,烈焰覆盖,各种火道精粹疯狂扩张,汹涌开来。

    整座石炉激活,炼化楚风!

    一道又一道如同激光般的物质,从那石壁中激射而出,全都集中向楚风的身体。

    这让他心头一沉,这可不仅是八卦炉的特性,还有某种戾气,某种不甘与愤怒的执念掺杂在当中,要毁掉他。

    “以血祭炉还不够!”楚风叹气,第一时间以石罐护体,身体宛若缩小了,他盘坐罐口上,头顶上方的盖子沉浮,并未封上。

    他知道那是什么,昔日,此地来过太多的强者,都是历史长河中的强大进化者,都是各族的精英,是一个时代的翘楚,可是都死了,被炉体炼化,他们的执念,他们的英灵多少留下一些痕迹,积淀在炉壁上,此时作乱。

    这就是他研究过地后要以血祭炉的原因,可是现在看来明显还不够。

    献祭多少才够呢?没人能说的清,因为自古以来死在此地的各时代的天骄实在太多了。

    甚至,有些比入主在太上绝地的主人——火精一族还要久远。

    在炉底有一些骨头印记,至今都没有彻底的消失干净,留下了灰烬痕迹,甚至有留下人形骷髅痕迹的。

    当然,没有真正的骨块,只是他们熔炼后的烙印。

    即便如此,也足以惊天,这可是太上八卦炉,焚烧万物,一般情况下来说这里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存在。

    “我得硬抗,化解这些古代英灵留下的痕迹,瓦解执念,不然会很麻烦,不过这也算煅烧自我的真魂了,能熬下来就有好处!”

    最为重要的是,磨灭这里历代天骄留下的痕迹后,他要激活此地的生机,不然八卦炉焚体,谁也扛不住。

    真正的八卦炉炼体,是要引动生之火!

    楚风在这里出手了,一边暂时用轮回土护体,争取融入此地,一边牵引场域,想激活此炉养人的古老纹络。

    可以说,在这石炉内,随着时光流淌,这是一条万死的道路,唯一的生机就是引出生之火,化作“养生地”。

    轰!

    突然,烈焰沸腾,闪电交织,一张巨大的面孔浮现,向着楚风扑去。

    这让他倒吸一口冷气,那是昔日的天骄,其恶意执念显形,这个人当年得多么强大,多么的不甘?一个人的意识残留物,就能如此,独自存在,保留下这么久!

    嗡!

    神光震动,楚风手中出现金刚琢,如今算是三十三重天粗坯器,这极其有讲究,被他用来化魔。

    “化魔,化鬼,化仙,化神,度化万灵!”

    楚风轻叱,自从炼成此琢后,他曾认真查阅过一些古籍,关于三十三天器物自古以来太罕见了,曾有记载,这种粗胚极其神秘,有无边的恐怖之处,可度化各族,更可度化魑魅魍魉,效果惊人。

    现在他想试一试,虽然还是粗胎,还有待成长,但威能不凡。

    “啊……”

    一声惨叫,那张巨大面孔扭曲了,被金刚琢击中后模糊下去,而后金刚琢发光,仿佛可以照耀诸天,像是未来的景象提前出现。

    那面孔消失,被三十三重天金刚琢度化,成为虚无,烟霞散去。

    轰隆!

    金刚琢转动,周围的一些执念,一些妖魔鬼怪全都惊叫,在灰飞烟灭。

    连楚风自身都倒吸冷气,这金刚琢居然有如此妙用,实在太超凡了,他曾试探过,如果靠自身去度,可能要大费周章,甚至付出血的代价都不见得能竟全功,可是现在居然依靠一枚手环度化了许多英灵。

    所谓的三十三重天重器不是说说而已,传言果然非虚。

    轰!

    在这个时候其中一面石壁紫气浩荡,如长江汹涌,似大河滔滔,若汪洋决堤,冲击了过来。

    金刚琢被淹没,被紫气所环绕,要被炼化,要被禁锢,这八卦炉的火光自主反击了。

    “嗯!?”最终,金刚琢沉浮,两者共鸣,它没有被熔化,越发的晶莹剔透了,像是被某种物质所滋养,所熬炼,越发的道韵天成。

    “养兵之火?”楚风诧异,看来三十三重天粗胎兵器无论在哪里都得天眷,居然被这样祭炼了。

    而他自身呢,还只能盘坐石罐口的上方,即便有轮回土环绕,也危机重重。

    “养人之火呢,应该激发出来!”楚风再次牵引场域,他要炼自身。

    隆隆!

    道火无边,全都是秩序,全都是规则,各种光激射而出,一面又一面炉壁都激活了,各种光焰沸腾,并且出现了混沌闪电,在炉中劈击。

    楚风毛骨悚然,将金刚琢召唤了过来,紫气澎湃,抵住许多闪电,闪电交击中,那晶莹的手环散发秩序,越发的富有道之神韵。

    然而,下一刻,巨大的危机来了,炉底出现神秘纹络,而后无尽的火光喷薄,各种光彩都有。

    轰的一声,楚风被震落在地,石罐都翻腾了出去,他被震落出来。

    他一声惨叫,这种痛太剧烈了,简直要烧穿了魂光,最起码他的肉身第一时间焚烧起来,形体干枯,连部分骨头都断裂了。

    这是何等火光?

    石炉震动,底部出现神秘符号,闪耀着,要毁掉一切生机。

    “死门大开,生机应该不远了。生门相伴,斗转星移,一瞬万古,开启!”楚风喝道。

    他拼尽力量,演绎场域,按照他的推演,这是最危险的时刻,同时机会也可能来了,那生之火就在不远处。

    哧!

    混沌电弧劈过,楚风半边身子都焦黑了,这还是从身边擦过而已,没有击中他,若是沾身,他形神皆灭。

    此时实在太危险了!

    喀嚓!

    又是一道混沌电弧劈过,依旧没有擦中,可是楚风半边身子已经干枯,血肉几乎不复存在,骨头不成样子。

    这是……要演化绝灭之地?他心中震动。

    不过,在他竭尽所能的推动下,让地势共振的过程中,另外半边身子如沐春风,被一股生机包裹。

    这简直是半边天堂,半边地狱,人在生死分割线上,实在太可怕了。

    他没有再动,稍有差池,生之火消失的话,自身就死无葬身之地,这生之火是暂时勾动出来的。

    石罐在不远处,轮回土也落地了,金刚琢则被紫雾淹没,现在他只能依靠自己。

    “呵呵,听到惨叫声了吗?那人多半死了,没想到,竟是上好的祭品。”

    八卦炉上方,有人开口。

    那五名神秘的强者与其他人一样,都看不到炉内的真实情况。

    因为,迷雾重重,火浆涌动,遮蔽了所有的真相,此时石炉复苏,没有人能看透天机真相。

    他们也只是听到了楚风最后的惨叫声。

    “可能还活着,这样最好,活祭,这种极品祭品可不多,竟天生引动了道祖物质。”

    五人中一人开口,他们看到满天的道祖物质浮现,向着炉中没去。

    “该我们了,继续献祭。”

    一人微笑,解开乾坤袋,向炉中投放,有特别的金色骨块,有某种绝世凶禽的翎羽,有奇异的银色血液。

    那些都是不可想象的祭品,竟发出规则符文光束。

    “我怎么感觉他还活着!”有一人蹙眉。

    “哈哈,这不更好吗,我们半路摘桃子,让他以身祭炉,等里面的生之火出现了,我们再从容进去,将他击杀。”

    “也对,便是世上最强的场域奇才,想要引动那些生之火,自己也要去掉大半条命,我们入炉,截取其成果,将之斩掉,这实在太太美妙了,我最喜欢这种收割他人胜利果实的收获感,哈哈!”

    五人在密谋,暗中商量。

    不过,他们也同时在献祭。

    “唔,帮你一把,不然你死在半途中怎么办,争取为我们铺好路,我们马上就来!”

    他们中有一人在微笑,那人若是死了也就罢了,若是活着,他们则会半路摘桃子,坐享造化果实。

    “差不多了,该进炉了,感谢此人啊,无论他是死还是活,都尽职尽责了。唔,我希望他活着,让我们当面感谢一番,顺便送他上路,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