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干得漂亮
    干得漂亮!

    杨再兴看着远处那一团升起的火焰,顿时知道命中。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船舷也已开火,以至于杨再兴没有再多想,手连忙扶住炮身,这炮身温度却是很高,顿时烧得他龇牙咧嘴。

    左右两侧包抄的舰船很快现,这镇国府水师的舰船竟是可以两舷同时开火,那一艘艘的炮弹在海上乱飞,被砸中的舰船顿时变作一团火光,无数的浮尸和残破的船板飘在海面上,浓烟在海上滚滚。

    大内义兴已经惊愕得脸色灰败,短短不过小半时辰,舰队的损失就极为惨重,五百多艘大小舰船,竟然折损了六七十之多,海面上,到处是落水的人在呼救。

    那浓烟飘来,使大内义兴禁不住有些窒息,他拼命咳嗽,想不到自己枭雄一世,居然遭遇了如此敌人。

    而实际上,面对这种舰船,大内义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了,因为对方根本不是按常理出牌,好在此时诸舰依然奋勇向前,想凭借着舰船多的优势,与对方进行近战,密密麻麻的舰船犹如蝗虫,疯狂地朝着那镇国府的水师撞去。

    大内义兴只好咬咬牙,命人打起了死战的旗帜,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唯有死战到底。

    三十艘舰虽然大展神威,却是像被十倍以上的舰船包围,无数的舰船冒着炮火游弋而来,镇国府水师则是炮火连天。

    秦皇号两侧的七十余门火炮火力全开,一枚枚的炮弹或是跌入海中溅起巨浪,要嘛直接砸中敌舰,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而朱厚照此刻疯狂了。

    朱厚照站在甲板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天上无数的炮弹飞舞,偶尔,有炮弹落地,当一团火球将一艘舰船炸上天,朱厚照立即出欢呼的声音,只怕任何一场战争,都没有今日这般令他大开眼界,当越来越多的敌舰靠近,两侧船舷的火炮依然轰鸣,可是这时,在秦皇号上,王守仁已经吹起了哨子。

    一声哨响,在舱底蓄势待的镇国新军便鱼贯而出,很快便有序地集结在甲板上。

    秦皇号上的镇国新军一共一百七十人,此刻皆是做好了准备,不但子弹上膛,他们的步枪上也已经配备了刺刀,刺刀被擦得雪亮,在这弹雨和摇晃的船只上,他们目光炯炯,一如既然的沉稳。

    “保护秦皇号。”王守仁在炮声隆隆和硝烟弥漫之中出厉吼。

    各舰都有镇国新军驻扎,现在都在做好了敌舰靠近的备战准备,虽然对于这样的作战方法,以往并没有演练过,不过此时此刻,镇国新军生员个个精神奕奕,浑身弥漫着肃杀之气。

    王守仁不免又添加了一句:“任何人想要登船,都势必要将他们击退,保护陛下,保护镇国公。”

    镇国新军生员们得令,围着船舷开始护卫,远处,炮弹依然在飞舞,时不时传来轰鸣,也有倭舰在枪林弹雨之中冲过重重险阻,狠狠地撞在了秦皇号上,两船相交在了一起,可是这佛朗机舰本就坚固,依然稳如磐石,反是那倭船的船体生了损坏。

    倭船上的倭人们一个个狰狞起来,可是这时候他们才现一个问题,那便是倭舰大多都是单桅的中小舰船,而且往往船舷较低,毕竟倭舰大多是在渤海或者是对马海峡一带活动,这里的海域相对平静,所以对船只没有太高的要求,某种程度来看,说他们是内湖的尖底船也不为过,反观佛郎机这种漂洋过海,可以穿越风暴区域的舰船,对于船只的要求极高,往往船舷露出海面足足三四丈之高,这巨大的船身,就等于成了一座不可逾越的城墙。

    正当倭人们想尽办法想要抛了钩子攀爬上船的时候,在他们的上头,突然从船舷上露出一个个人影,一支支步枪的枪口朝下,对准了他们。

    哨声一响。

    接舷的倭船上的人还未反应过来,便传出了步枪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

    依旧还是硝烟弥漫。

    无数的米尼弹射出,许多刚刚拔出了刀剑的倭人立即被射杀,船上的其他人叽哩哇啦地大叫,拼命地想要抛了钩绳,借此攀上佛朗机舰,他们踩着同伴的尸,犹如疯了一般,而很快,第二轮齐射便出现了。

    砰砰砰……

    对于接舷的倭寇们来说,这不啻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因为在以往的海战之中,他们大多还沉浸在短兵交接的经验之中,甚至连寻常的弓箭、鸟铳,也大多配备不齐,因为在他们看来,海上风大,弓箭很容易生偏差,而且海上潮湿,也不易保存火药,再加上鸟铳的威力本就可有可无,在海战中很难挥力量,绝大多数人,都是用补包裹了dang部,头上缠着汗巾,举起刀攀上敌舰去撕斗。

    他们哪里想得到,原来还可以玩出这么多的花样。

    现在,当船舷上的镇国新军生员又冒出头来,显然已经装填好了弹药,一支支步枪的枪口令他们心中生出寒意。

    砰砰砰……

    终于……靠近的敌舰崩溃了,许多人纷纷跳海,无数的浮尸在秦皇号周遭,那船已没有人掌舵,任其在海中飘荡,反倒阻塞了后来的船只。

    此时,只见又有一艘大舰想要靠近,许杰诸人也不客气,见他们几乎抵达两百步开外,数个掷弹兵一起投掷出手雷。

    轰隆……

    无数的电光闪过,还没听到哀叫声,那倭船上的无数人又被炸得飞天!

    很显然,这是一场用热兵器碾压冷兵器的战斗,很快便见无数残破的船飘在秦皇号的周围,海水似乎已经被染红了。

    而炮舱本就是船身较高的位置,并没有被冲撞来舰船遮挡,依旧轰隆隆地出轰鸣的声音。

    无论是炮舱,还是在甲板上的人,每一个人都在战斗,炮弹入仓,子弹上膛,刺刀雪亮,偶尔,有凶残的倭寇攀爬上来,于是挺着刺刀的镇国新军便蜂拥而上,将其直接刺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