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第八百二十六章:大开眼界
面对这些火铳,叶春秋凛然无惧,神情依然泰然自若,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既然敢来,就早已有了准备。

叶春秋坦然坐下,徐徐道:“无妨,敢问焦公何时放人?”

看到叶春秋毫无惧色,甚至看起来对拿着火铳的那几十个壮丁视若无睹,焦芳心里略略有些失望,他更希望看到吓得屁滚尿流的叶春秋,偏偏他所见的,却是叶春秋风采依旧,举重若轻。

焦芳淡淡地道:“若非逼到绝路,老夫也不会出此下策,老夫已经修书去信给了倭人,他们会派人在海口接应,老夫的族人有九十之人之多,这都是亲近的族人,至于其他人也就顾不上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心腹和你们现在口中所说的党羽,亦有三百余人,老夫不求其他,只求苟活于世。”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继续道:“因此哪,接下来少不得要借重叶侍学了。”

叶春秋没有再说什么。

过不多时,便有人抱了孩子来,这孩子已是滔滔大哭,叶春秋依旧不为所动的样子。

焦芳带着淡笑指着朱载垚道:“叶侍学,你知道为何老夫要请你来吗?”

叶春秋淡然地道:“焦公既然命下官来,必有深意。”

焦芳盯着叶春秋道:“方才你听了老朽的话,一定松了口气吧。”

方才听到焦芳的话,确实令叶春秋松了口气,他本想,只要放了太子,自己留在这里,迟早会有机会逃生,毕竟这炼体术和无影剑日夜练习,只需找到一点对方的破绽,逃脱虎口并不困难。

可是现在……焦芳突然对着叶春秋狞笑起来。

焦芳冷冷地道:“方才不过是戏言也。”

戏言……

叶春秋眼眸眯起,不发一言。

“你以为老夫必须讲这个信用吗?你错了!”焦芳站起,得意非凡地看着叶春秋继续道:“叶侍学,老夫今日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叶春秋尽力冷静地道:“还请赐教。”

“老夫不会输!”焦芳从口中一字一字地迸出了一句话,他朝自己的次子焦致中使了个眼色,这焦致中进入了内堂,过不多时,便带着几人抬了一个箱子来。

焦芳手指着箱子道:“你知道这箱子里的是什么吗?”

“呵,这箱子里的可都是好东西,里头全是这些年来,那些想要巴结老夫的文武官员的书信,信中的肉麻之语,怕是任谁听了,都不禁心中要发寒,呵……你知道吗?你们错就错在为了搜罗罪证,想将老夫办成十恶不赦的奸臣贼子,墙倒众人推,人心当然是如此,可是你莫要忘了,老夫的罪责越重,其他心中不安的人就越多,哈哈,据说前几日,还有人状告老夫谋反呢……”

说到这里,焦芳不屑地笑道:“老夫谋反,这些给老夫送来书信的人,岂不也成了乱臣贼子?历来谋反就要株连,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心里害怕,有多少人夜里睡不着吗?你又知道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老夫远走高飞,从此销声匿迹,带着这口箱子,永远不要回来吗?”

焦芳看着叶春秋依旧平静的脸,声音也渐渐变得狠厉起来:“他们左右都是死,老夫死在京师,事情也就败露,那他们自然就愿意与老夫休戚与共,今夜卫戍奉天门的,乃是殿前卫的一个千户,你看,他就在你的身后,今夜,他就要和老夫一起远走高飞了。”

叶春秋没有回头去看,依然默然地看着显得意气洋洋的焦芳。

焦芳又冷笑道:“这箱子里给老夫修书的人,许多都是你连想都想不到的,老夫今日既然布置了这条金蝉脱壳之计,有本事将太子殿下从宫中带出来,你以为老夫当真需要讲什么信用吗?你错了,老夫现在就可出城,而且绝对可以畅通无阻,这大明朝的官场,有许多你连想都想不到的东西,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吧。而现在,你和太子殿下,老夫统统都要,就当……给老夫一个安心吧,来人,将太子交给叶侍学。”

于是那奶娘战战兢兢地将朱载垚送到叶春秋的手里。

叶春秋倒是小心翼翼起来,忙是将朱载垚抱在自己的怀里,说来也怪,方才朱载垚还是哭个不停,到了叶春秋怀里,竟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这个生得极像朱厚照的小家伙先是定定地看了叶春秋半响,而后竟是对叶春秋咯咯地直笑。

“哎……”叶春秋在心里叹了口气,怎么又是一个没心没肺的,都已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了,你还笑得出?

可是叶春秋将孩子一抱,却给焦芳省却了很多麻烦,一方面,其他人可以轻装上阵,另一方面,他们对叶春秋有所忌惮,可是现在叶春秋抱着太子,便使叶春秋有了顾忌,他若是敢轻举妄动,第一个伤着的就是朱载垚,再加上有人用火铳和刀剑随时在后盯看,叶春秋除非完全枉顾朱载垚的性命,否则即便有通天本事也逃脱不出。

焦芳得意地看着叶春秋道:“这一次输的必定是你们,而老夫,照样可以东山再起,你看,现在整个京师的卫戍几乎都在了焦家之外,这样就更方便老夫行事了,太子和你,将会是老夫献给倭人的大礼,据说……倭国的征夷大将军,很期待见一见你,噢,还有这位太子殿下,哈哈……”

他大笑起来,接着下令道:“走。”

一声令下,焦芳一马当先往外走,身后有人用刀抵住了叶春秋的后背,叶春秋只好跟着前行,出了大堂,便到了后园。

焦家府邸很大,这一路走去,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焦芳的身后,足有两三百人之多,等到了焦家后园的一出假山边,焦芳背着手在此驻足。

只见七八个汉子用尽了气力开始移动假山,过不多时,一个洞口便露了出来。

焦芳回眸,笑吟吟地看着叶春秋道:“叶侍学,你万万想不到老夫在此还有密道吧。你放心,老夫布置的东西多着呢,今日就让你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