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庶子风流 > 第九百六十六章:破门而入
听着门子的话,刘宇脸色一冷,面若寒霜,还不等门子把话说完,旋即冷笑道:“是吗?挺有意思,老夫倒是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胆量,芳儿,你在此稍候,为父且去看看。”

刘宇便动了身,此时此刻,他的心情理应是愉悦的,今日白日的安排,万万料不到有这样意想不到的大收获。

本来只是随手给叶春秋一巴掌,好教他知道痛,谁晓得这个家伙现在竟是进退失据。

今夜的事,肯定是不能善了,明日廷议,就可以以这样的理由去弹劾,到了那时,墙倒众人推,便是谁也保不住他。

想到这些,刘宇反而有了一种猫捉老鼠的心态,带着几个家人到了中门后,直接到门房的小室里坐下,翘起腿来,自有人给他斟茶,他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外头的动静。

那叶春秋……现在只怕已经急了吧,刘家的人不搭理他,他想要威胁又威胁不成,可是撤走又不甘心,只怕现在已经开始急躁了。

而这时候,外头又传来了声音,这声音,刘宇再熟悉不过,不是那叶春秋又是谁?

便听叶春秋声调冰冷地道:“半柱香已过,方才我已说了,半柱香之后,我便要闯进来了,时候不多,我数到十,便别怪叶某不客气了。”

“十……”

听到这些话,刘宇反而嘲弄一笑,依旧怡然地抱着茶盏吃着茶,他不由觉得,这叶春秋,还真是个孩子啊,居然还玩这样的把戏。

“九……”

刘宇将茶盏放下,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掺杂进了一场儿戏之中,于是翘起腿来,似乎很享受这场儿戏的过程。

“八……”

刘宇这时候,已经恨不得帮叶春秋数到一了,他甚至觉得叶春秋的尾音明显拉长,似乎是在拖延时间,他已能感受到了叶春秋骑虎难下的感受。

“七……”

“六……”

“五……”

“四……”

刘宇摇了摇头,他心里不由想,此时此刻,若是刘老公也在这,该有多好,也好让他来凑凑热闹。

能把今日的事弄成儿戏,这叶春秋也算是绝了。

“三……”

不知那叶春秋数到了一,会是如何,想必接下来,势必是会很失望吧,换做是老夫,还不如现在灰溜溜地走了,免得自取其辱,这刘家,他不敢闯,闯了和谋反就没有分别了。

真为镇国公担心啊,这若是数完了,不知该有多尴尬。

噗嗤,在心里转着念头的刘宇,口里一口茶水差点没有喷出来。

“二……”

刘宇此时摇头,他会不会喊一呢,噢,他方才说数到十,可是他却从十数到一,这或许早就暗藏了心思,反正他数的是一,不是十,所以实在不成,就可以就坡下驴也是未必。

“一……”

这时候,刘宇的心绪则安静下来了,他在等待着外头的反应。

外头像是一下子冷清了下来,没有任何的声音,那叶春秋已经数完了,可是良久,还是一点动静都无。

刘宇摇摇头,唇边浮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看来……果然是很尴尬啊。

刘宇便朝那门房低声道:“去,看看这些人撤了没有,也怪难为他们的,他们不累,老夫也替他们觉得累啊。”

“这叶春秋,还真是不可理喻啊。”

于是那门房便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侧门,猫着身子朝外头看。

清冷的长街上,依然还有明晃晃的人,他们都伫立不动,还有那叶春秋,依旧负手在等待什么,像是痴了一样。

这门房正待要小心翼翼地掩了侧门进去禀告,却冷不防看见叶春秋突然动了,他很熟稔地拔开了什么,而后手里的东西开始腾起青烟。

嗯?这是什么?

还来不及思索,只见那黑乎乎的东西就被叶春秋从手里丢了出去。

那黑乎乎的东西划了一个弧线,而后沿着轨迹,居然是越过了高墙落入了刘府的院落里。

“老爷……”

老爷二字还没出口,那刘宇恰好笑吟吟的目光看过来,只是这时候,只是在这一刹那之间,突然,无论是坐在门房之中的刘宇,还是门后的门子,都感觉到了震动。

就好像……大抵颤抖的感觉。

而接下来,仿佛一股冲击竟是腾空而来,刘家富贵,所以即便是门房,也都装了水晶玻璃,而这时候,那些玻璃竟都应声而裂。

刘宇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便听到轰隆一声,这巨大的响动一下子震荡了他的五脏六腑,他闷哼一声,一口老血直接喷出,而这……显然还只是开始,因为他很快发现,门房里的家具和玻璃被一股热浪立即冲击得剧烈摇晃,他看到门房之外,竟是猛地升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轰隆……

火光疯狂地蹿起,席卷着漫天的烟尘,而真正可怕的是,那门子叫了老爷之后,便发出了一声惨呼,整个人竟是直接被冲击飞入了门房里,血肉竟是遍地都是。

刘宇坐在这里,有些愣住了,因为此刻,他已浑身是血,都是飞进来的沙石飞入他的面上和身上,划出了无数的伤口,那巨大的震响,使他双耳嗡嗡作响,外界的声音,竟是听不见了。

看着那升腾起来的火球渐渐的熄灭,烧红了半边天的夜空又开始陷入了灰暗,而此时,那摇摇晃晃的大门便被人无情地撞开。

似是还没有回神过来的刘宇,依旧坐在那里,只是他看到了无数的人影接踵着冲进来,无数人流犹如洪水一般,就这样登堂入室,仿若无物。

刘宇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他看到了叶春秋,叶春秋为首当先,一把抓住了一个吓得几乎要疯了的仆役,扯住了他的衣襟,朝他怒喝着什么,刘宇听不到声音,耳畔依旧是‘炮声隆隆’,可是他能从这表情中明白叶春秋的意思。

“刘芳在哪里?人在哪里?”

他瞪大了眼睛,到现在还无法消化眼前的状况,只是呆滞地看着这一切。

而此时,刘府大乱,四处都是惊叫和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