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一四章 市井流言
    齐宁在木屋和顾清菡享受着二人世界的时候,隆泰皇帝却在宫内大发雷霆。

    虽然萧绍宗的叛乱给了朝廷极大的震动,但隆泰却没有在随后的掀起太大的风浪,无非是因为前线战事正紧,他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平和的态度稳定住京城的局面,将精力重新放到前线的战事上。

    黄昏时分,兵部尚书卢霄匆匆入宫求见,带来了一道从前线八百里加急送回京城的快报。

    卢霄低着头,脸色也很是难看,皇帝看过卢霄呈上来的急报,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岳环山不是久经沙场的名将吗?为何会犯如此愚蠢的错误?”

    卢霄终于道:“圣上,岳环山之前送的几道折子里,显示前线的局势对我们很是有利。汉军那边粮草肯定是出现了问题,一直在收缩战线,钟离傲的主力拒收在郑郡一线,那是通往洛阳的必经之道,所以要进军洛阳,势必要拿下郑郡,只是郑郡防御坚固,极难攻克,而且与左右两郡形成品形防御,岳环山在折子里说过,钟离傲选择后撤到郑郡一线布防,本就是心存狡诈,如果我军全力攻打郑郡,位于侧翼的两郡兵马很可能就会对我军形成包抄之势。”

    隆泰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先断其翼?”

    “圣上英明。”卢霄拱手道:“岳环山的心思,正是先折断钟离傲的两翼,再集中兵力攻打郑郡。位于郑郡西南面的成伊郡兵力较弱,而且成伊的定合城比较薄弱,容易攻克,所以岳环山这才派了肖平志领兵攻打成伊。”

    “肖平志五千人马,竟然全军覆没.......!”隆泰脸色发青:“五千将士,如此轻易便断送了......!”

    “岳环山事先已经派人前往定合城打过情报,那城中只有两千守军。”卢霄道:“肖平志善打硬仗,那五千兵马也都是骁勇的精兵,而且肖平志立下了军令状......!”

    “军令状有什么用?”隆泰将急报丢在桌子上,怒道:“他已经战死,军令状就是一张废纸。岳环山事先不知那条河有问题?”

    卢霄道:“白树河素来河水极浅,骑马都可以渡河,岳环山也存了小心,派人打听过,那白树河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干涸,水位逐年降低,沿河许多田地都因为缺少河水灌溉,收成一年不如一年。”神色凝重,道:“可是岳环山没有想到白树河是白洋湖的支流,肖平志过了白树河,兵临城下,钟离傲就立刻派人封住白洋湖其他的出口,毁掉了白洋湖的堤坝,所以白树河一夜之间河水猛涨。”

    隆泰有些颓然,脸色依然是难看至极。

    “岳环山得知白树河水位上涨,就知道大事不妙,派兵前往增援。”卢霄肃然道:“钟离傲暗中调兵绕到了成伊郡,数倍于肖平志,肖平志遭遇伏兵,只能回撤,却被白树河挡住了归路,当时根本来不及造船渡河......!”

    隆泰恼道:“数千将士全军覆没,朕不但痛惜那些将士,最紧要的是这一战大大挫伤了

    我军的士气。”

    “圣上,归根结底,还是岳环山对北方的地形了解不深。”卢霄道:“我军步步紧逼,可越是深入汉国境内,对我军越是不利,反倒是对汉军越为有利。钟离傲对汉国地了若指掌,夫兵者,天时地利人和,钟离傲占据天时地利,善于利用北方的地利之便。”叹道:“恕臣直言,这也不能全都怪岳环山,朝廷这边至今也没有北方的详细地图,岳环山手中的战图不全,这才被汉国人占了便宜。”

    齐宁起身来,背负双手,徘徊着,忽然问道:“朕传召义恒王,为何没见他过来?”

    “圣上,听说义恒王这几日出京去办一些私事。”卢霄道:“只怕还没有回京。”

    隆泰恼道:“朕有事找他,他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派人赶紧给朕将他找回来。”又道:“是了,岳环山那边,令他不得冒进,钟离傲不是泛泛之辈,莫要再中了他的圈套。”

    “臣领旨。”卢霄上前一步,欲言又止,神色却更加凝重。

    隆泰看出卢霄似乎有话要说,道:“卢爱卿,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圣上,你提到义恒王,臣忽然想起来,这两天,京城.......京城的市井之间,有一些谣言。”卢霄小心翼翼道。

    “谣言?”隆泰问道:“什么谣言?关于义恒王的?”

    卢霄道:“正是。市井流传,义恒王......并不是......并不是齐家的血脉!”

    隆泰身体一震,变了颜色:“是谁在散布谣言?”

    “谣言的出处,很难查知。”卢霄道:“不知是何人在京城一些地方张贴关于义恒王谣言的布告,虽然京都府的人迅速将那些布告撕毁,但流言还是传了出去。听说铁铮已经调查此事,而且严禁百姓以讹传讹,不过......还是有些人私下里胡言乱语......!”

    隆泰眼角抽动,喃喃道:“萧绍宗,你死了也不让人安宁。”

    卢霄听得清楚,狐疑道:“圣上,您是说,这些流言来自萧绍宗?”

    隆泰摆摆手,道:“这等诽谤朝廷栋梁的流言,当真是胆大包天,传旨下去,此等流言必须立刻杜绝,谁要是再肆意诽谤,立刻......!”说到这里,却是顿了下来,若有所思。

    卢霄轻声道:“圣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市井有这等流言,自当要严加查处,可是若大动干戈,反倒让人觉得这些谣言未必是假,不予理会,过上一阵子也就无人再说了。”

    隆泰微一沉吟,忽然问道:“卢爱卿,这些谣言,当真会有人觉得是真的?”

    “自然是假的。”卢霄道:“只是有些人愚笨驽钝,听风就是雨,圣上也不必太过在意。”

    隆泰沉默片刻,终是道:“你先退下吧。”

    卢霄退下之后,没过多久,皇后就带着一名宫女进了御书房,见到皇后,隆泰本来凝重的神色终于缓和下来,露出一丝笑容,迎了

    过去,扶住皇后道:“让你好好歇息,莫要走动,真要有什么事情找朕,派人过来说一声就好,何必亲自过来?”身手轻抚皇后的腹部,低声道:“可莫让他太过辛苦。”

    皇后嗔道:“皇上知道臣妾有了身孕,就只开始关心他,臣妾可不依。”

    萧绍宗叛乱被平定之后,宫内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秩序,皇后自然也早就被从司马府迎回宫中,回宫之后,让隆泰欢喜无比的一件大事,却是皇后竟然已经有了身孕。

    这对隆泰来说,当然是天大的喜事,不过叛乱刚过不久,隆泰并无将此等大喜之事对外宣扬,即使是宫内,知道此事的人也并不多。

    隆泰扶着皇后坐下,皇后这才道:“皇上这几天休息的很少,国事虽然重要,却也要注意身子。臣妾让人准备了一些补气的参汤,皇上多少喝一些。”召唤宫女将参汤送过来,亲自给隆泰倒了一碗,隆泰接过汤碗,也不用勺子,喝了几口,看见皇帝如此,皇后却是侧过脸去,眼圈竟然有些微微泛红。

    隆泰见状,忙将汤碗递给宫女,握住皇后的手,柔声道:“怎么了?皇后......怎么流泪了?”

    “没有。”皇后勉强笑道:“臣妾.....臣妾只是觉得皇上对我好,所以......1”

    隆泰拿过皇后手中的锦帕,帮着她轻轻擦拭泪珠,柔声道:“你是朕的皇后,朕自然要对你好。”

    “可是......皇上对臣妾却无提防之心。”皇后轻叹道:“皇上,臣妾是齐国公主,大齐被楚国攻灭,皇兄.....皇兄也被软禁在京城,难道.....难道皇上就从没有怀疑过臣妾会对你不忠?”

    隆泰微笑道:“你进入楚国之前,是齐国的公主,可是在你踏足楚国之后,就是我大楚的皇后。”抚着皇后的腹部,眼睛泛着光芒:“如果你生出皇子,那他就是我大楚的太子,是日后大楚的皇帝,朕只知道你是我的皇后,既然如此,我又怎会怀疑自己的皇后?”

    皇后展颜一笑,从宫女手里接过汤碗,又拿过汤勺,道:“那我伺候皇上喝汤。”

    隆泰喝了小半碗,这才道:“皇后早些回去,朕忙完了,立刻过去。”

    皇后微点螓首,欲言又止,隆泰察言观色,看在眼里,轻声道:“皇后是否还在担心长乐侯?”

    皇后苦笑道:“臣妾听说申屠罗已经自尽,只担心......!”

    “朕已经让人给他准备侯府,虽然不能让他离京,但荣华富贵还是少不了他的,皇后莫要担心。”隆泰道:“朕也命人好好安葬申屠罗,他是齐国的大都督,身为军人,落得这般地步,以他的性情,最终做出这个选择并不奇怪。”

    皇后心知有些事情已成定局,也无法改变,轻嗯一声,想到一事,问道:“皇上可知道,外面流言,义恒王并不是齐家的血脉!”

    隆泰皱起眉:“宫里也开始有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