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九星霸体诀 > 第三千四百七十一章 阴影中的男子
    “恩普达,我槽你码。”

    一座大殿内,廖本仓怒气冲天,面容扭曲,对着恩普达怒吼:

    “你个王八羔子,骗老子向前冲,自己当缩头乌龟,老子跟你没完。”

    恩普达将伽罗的尸体,放在地上,冷冷地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向前冲了?”

    “妈的,你还不承认,当时明明是你说的杀了龙尘,”廖本仓暴跳如雷。

    “我说的是,杀了龙尘是不可能了,一起逃。你没等我说完,就冲出去了怪谁?”恩普达冷哼道。

    廖本仓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恩普达这就是故意坑他,害的他失去了法身,而恩普达却能全身而退。

    要知道,法身乃是无尽的信仰之力所凝聚,是一座雕像凝聚数百万年的信仰之力,才能形成一个法身。

    而且为了让法身足够强大,他与恩普达各自凝聚了两个法身降临恶龙域,他的两个法身全部被斩杀,而恩普达的两个法身却完好无损。

    仔细算来,恩普达除了一些信徒外,没有任何损失,而他不光失去了两个法身,天煞榜第一的九幽罗刹更是差点死在那里,想到这里,他怒火冲天。

    “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伽罗死了,这件事肯定瞒不住了,必须得向神尊大人请示了。”恩普达看着伽罗的尸体,面色凝重地道。

    “怕什么,神尊大人弟子三千,伽罗只是其中一个,现在大人还在闭关之中,处于紧要关头,谁都打搅不得,这件事只能暂时瞒着了。”廖本仓冷冷地道。

    “好,你这句话我用留影玉记下来了。”恩普达点点头道。

    “轰”

    廖本仓忍无可忍,一脚对着恩普达踹来,恩普达又在算计他,他留下证据,以后万一大梵天问起来,恩普达就可以将一切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了。

    恩普达似乎早就料到廖本仓会爆走,一个闪避过了他的一击,冷冷地道:

    “你是愚蠢的白痴,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都被你这个蠢货给搅和了,你不承担谁承担?”

    “放你/妈/的屁,明明是你计划不利,如果你第二击,落在大阵上,大阵绝对会爆碎。

    是你非要自作聪明,非要打通冥界之门,结果引狼入室,所以才导致失败。”廖本仓怒吼。

    “你才是放屁,你要救九幽罗刹,明明有那么多方法,却偏偏用了最蠢的一种。

    如果不是你法身化二,导致力量被平分,也不会被逐个击破。

    如果你还拥有跟我一样的力量,我、你和伽罗三个人联手,他们能挡住我们吗?

    只要将基石暴露出来,引动冥气入内,不出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毁掉基石。

    如果不是你,计划不会失败,如果不是你,伽罗也不会死,你那个时候还去威胁龙尘,你他/妈/的有多蠢你知道吗?

    老子这么多年,懒得搭理你,不是因为怕你,而是不愿跟一头蠢猪较劲。

    从今天起,我血杀殿跟你九幽殿,井水不犯河水,我们的合作因伽罗而起,也因伽罗而终止。

    最后老子送你一句,去你/妈/的,你这个蠢猪。”一向冷静的恩普达,越说越怒,最后直接破口大骂。

    恩普达非常能隐忍,但是不管他修为有多高,忍耐也是有极限的,此时终于爆发了。

    “我弄死你”

    廖本仓怒吼,身上无尽的神辉被点燃,他们所在的大殿,一瞬间爆碎,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

    “白痴,你以为老子怕你么?老子懒得搭理你,你害死了伽罗,就等着承受神尊大人的怒火吧,老子不跟你玩了。”

    恩普达说完,带着伽罗的尸体,就那么消失了。

    “恩普达……”

    廖本仓仰天怒吼,堂堂界王大能,竟然被气得一口鲜血喷出。

    “来人,给我开启罗刹神池。”

    廖本仓狂怒之后,逐渐冷静下来,对着虚空喝道,他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

    伽罗死了,恩普达这个人太阴了,会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如果不能杀了龙尘,他将无法给大梵天一个交代。

    一座血色神池内,九幽罗刹躺在其中,神池四周,有无数古老的雕像,雕像的口中,有鲜血溢出,缓缓滴落于血池之中,整个画面非常阴森恐怖。

    “我本尊无法跨天而去,法身又能力有限,就只能指望你了。

    九幽罗刹,等你彻底融合罗刹精血,就可以召唤出完全的罗刹附体。

    恩普达,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九幽罗刹干掉你。”看着神池内的九幽罗刹,廖本仓面色狰狞地喃喃自语。

    ……

    恩普达在自己的神殿内,面色阴沉,咬牙切齿:“这个蠢猪笨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想弄死他。”

    “师父,是什么人能惹您如此生气?徒儿非常震惊。”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面容白皙,声音带着无尽阴柔的男子,最令人惊奇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宛若寒潭一般深邃,眼睛全是黑色,没有眼白,看上去令人不寒而栗。

    他走路的姿势非常的怪异,就好像他自身没有任何重量一般,而且走路的时候,身体的形态在不停地变化,就仿佛一道移动的影子。

    本来恩普达一肚子怒火,但是看到这个阴柔的年轻男子,他的怒火缓缓消失,脸上挂着一抹笑容:

    “七重天了?不错,压制得非常好,你是个好孩子,有你在,我踏实多了。”

    “师父,您到底是跟谁生气啊?”那阴柔男子道。

    “当然是跟廖本仓那个大白痴了,差点被他给气死,这个蠢货也配称做杀手,简直是我们的耻辱。

    这次事情,被他给搞得一塌糊涂,这个家伙,是我这辈子所遇到的最蠢之人,我甚至有些不明白,神尊大人为什么会对他委以重任。”提到廖本仓,恩普达就一肚子火。

    “要不,由弟子出面,为师父分忧,干掉那个龙尘吧!”那阴柔男子沉吟了一下道。

    “不,你现在还不能暴露,你的目标是影宗,而不是龙尘。

    龙尘就让九幽罗刹去对付吧,那个蠢货,现在一定要亲自为她疗伤,并在帮她融合罗刹之血,让她可以彻底召唤出完全的罗刹附体。

    让他去对付龙尘和书院,而你有更重要的任务,因为有消息透露,最近影踪出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人物,被夜无声极为看重,她很有可能会成为你未来最大的对手。”恩普达面容严肃地道。

    “她叫什么名字?”

    “东溟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