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执魔 > 第1253章 神匠赤乙
    梦境,支离破碎的梦。

    一个身穿海布裙的少女,在梦境世界走走停停,她时而驻足,时而四顾。她不知自己身在梦中,亦不知自己是谁。

    她受过很重的伤。

    她沉睡了太久,太久。

    她遗忘了太多的人和事。

    “我是谁…”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从何处来,又该去往何处,谁可以告诉我…”

    “谁可以和我…说说话…哪怕只一句…”

    少女茫然前行着,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白茫茫的雾气中,忽然透出一丝光亮。

    她朝光亮走去,眼前豁然开朗。

    雾散去,一幕梦中画面,映入了她的眼。

    周围的环境,变成了一望无际的大湖,湖中有仙岛。她的身体轻飘飘的、不受控制地,朝着湖中仙岛飘去。

    不知飞了多久,她终于落在了岛上。

    岛上种满了奇花异草,更有无数参天古树耸立。

    少女依稀觉得岛上的风景眼熟,却想不起这是何地。

    她继续前进,走进了古树林。

    而后,她惊讶地发现,树林中几乎每隔十步,就布有一处机关禁,这些机关禁制一旦被触发,便是远古大修都要毙命当场。

    真是一处可怕的地方呢。

    “这里处处都是第三步机关禁,莫非是哪位圣人的道场不成…”少女自言自语着。

    话音落后,她却又有些茫然不解,“可机关禁又是什么…圣人,又是什么…”

    不记得了。

    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分明什么也想不起来,偏又不知为何,她对这仙岛上的机关禁分布竟是了如指掌。

    一路前进,一路朝仙岛深处行去,她竟没有一步走错,没有触发任何一处机关。

    “我一定来过这里,可我不记得了…”少女沉吟着。

    不知走了多久,阴翳的树林忽然一亮。

    她看到了这片古树林的出口。

    她走出了古树林。

    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处由机关术构建的小世界!

    天空中,飞翔着巨如小山的机关木鹊,数量成千上万,每一只机关木鹊都有仙尊之上的恐怖气息!

    地面上,耸立着一座又一座机关山,那些机关山围出一个山谷,山谷中,有数十个千丈之高的青铜巨人半跪于地。

    不,那不是巨人,那是机关术打造的铜傀儡!

    随便一个铜傀儡,都有堪比远古大修的恐怖修为!

    “是谁造出了这片机关世界…”

    少女怀着疑问,在机关山谷之中寻找。

    忽然间,某个方向传来阵阵锻造之声,她循着声响一路找去,最终来到一座机关屋跟前。

    机关屋的烟囱冒着黑烟,屋内传出的敲击之声震耳欲聋。

    她进入到屋子里,一股混杂着煤烟、机油、木料的味道扑面而来。

    好熟悉的味道,她一定曾经来过这里,可她不记得了。

    屋内,一个瘦瘦小小的老头儿,举着无比巨大的铜锤,反复敲打着一块铜块,对于少女的进入恍若未觉。

    在老头脚边,趴着一只红色小豹,小豹只有巴掌大小,叫声奶声奶气地,似乎才刚出生没几天,四肢尚无法站立,眼神满是对于世界的好奇与畏惧。

    好奇是每一个生物的本能。

    畏惧则是因为老头儿敲铜的声音太响,太可怕!

    那敲击声,似雷鸣!似山崩!似天裂!

    那挥锤之势,似将天地万法灌入到了一锤之内,一锤落,可击碎旧的秩序,造出新的秩序。

    可怜的小豹刚生出没几日,哪里见过如此可怕的挥锤之势,自是吓得浑身发抖。

    似察觉到小豹的畏惧,老头儿没好气地放下铜锤,托着下巴,自言自语,“赤豹一族凶名盖世,便是初生幼豹,照理也有撕龙杀虎之勇,怎得我这只赤豹如此胆小,连敲锤之声都惧?莫非这是只假豹?不,不可能是假豹。那云中君堂堂君子,绝不会拿只假豹诓我…”

    “赤豹,赤豹…”少女站在门边,喃喃念着这个词,却无法记起,赤豹是何物。

    她朝老者走起,想和那锻铜老者交谈几句,可那人却似听不到她的声音,看不到她的存在。

    她蹲下身,想要摸一摸那只瑟瑟发抖的小赤豹,手掌却从小豹身体穿了过去。

    无法…触碰。

    就仿佛身处的,不是同一世界。

    那老者并没有察觉到机关屋内有外人进入。

    他一脸嫌弃地看着小豹,终是无奈一叹,接受了自家小豹生性胆小的事实。

    一番锻造之后,铜块被老者锻造成一块铜符。

    老者摩挲着尚有余温的铜符,最终将此铜符挂在了小豹脖子上。

    “此为信物。戴上此物,你便是我公输班的弟子。”

    “说起来,你那旧主云中君,似乎不曾为你命名…”

    “你既入我门下,没个名字却是不行的,容我细想,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好…”

    “有了!赤豹一族最有名者,莫过于那位赤熛怒了。你生性胆小,此生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赤熛怒的威名,可到底是老夫门人,怎么也得做个赤熛怒第二吧。就叫你赤乙好了…”

    赤乙,赤乙…

    小豹嗷呜一声,似乎都这个名字十分不喜,气哼哼别过了头。

    少女却因这两个字,眼中茫然变得更多。

    赤乙,赤乙…好熟悉的名字,可她,不记得了…

    这里是她的梦境。

    她就是眼前那只名叫赤乙的小豹。

    可这一切,她都不再记得,只没由来地,觉得赤乙这个名字,很好听,很怀念。

    喀喀喀。

    梦境画面碎开了。

    眼前又成了白茫茫一片。

    少女幽幽叹了口气,她还想看更多,想看那小豹后来如何,想看那名为公输班的老者后来如何。

    但却无法看到,更无法稍稍干预梦境。

    她再度茫然,再度失去方向,在白茫茫的梦境世界胡乱前行。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再度传来声音。

    可却无法看到画面,显然是因为前方的梦境碎的更加严重,竟连稍稍观看都做不到了。

    也罢,能听一点声音也好,只要不再孤独…

    于是少女侧耳倾听,她听到了无数的议论声,混杂在一起,很乱,很乱。

    “又有人想要入蛮吗?”

    “是谁?”

    “听说是一个叫做赤乙的万古仙尊。”

    “赤乙?没听说过…”

    “不可思议,此女入蛮仪式,竟是由蛮神亲自主持,且蛮神亲自允诺,此女入蛮无需交出魂令。”

    “此女难道是逆圣门徒?只是仙尊而已,面子未免也太大了!竟无需魂令!”

    “不是逆圣门徒,但也绝非等闲之辈,此女据说是来自云梦泽…”

    “嘶!云梦泽!她和公输圣是何关系!”

    “传说公输圣人门下只有一个女徒,莫非就是此女!”

    “听说了么,赤乙修出了神匠封号,从今往后便是一位封号仙尊了…”

    “什么?神匠国断传无数年的封号,竟被此女修成?真是不可思议。”

    “听说了么,螟蛉族太白圣人,被赤乙大人的机关阵打败了…”

    “仙尊击败始圣?即便依仗了机关之力,也是难以想象的战绩了。”

    “听说了么,赤乙大人只差少许,就炼出了开天之器…”

    “此事已然轰动真界,我又岂能不知。”

    “听说赤乙大人想借灭神盾一观…”

    “什么!那可是灭神盾,蛮神大人怎可能…”

    “最新消息,蛮神大人同意借盾。”

    “不愧是赤乙大人,竟有办法说动蛮神。”

    “听说了么,赤乙大人打算离开古蛮界了。”

    “这不可能!赤乙大人绝不会背弃结酒之誓!更不可能叛离蛮族!”

    “你误会了,赤乙大人并不是想叛蛮,只是想离开蛮界,云游四方。”

    “原来如此,希望赤乙大人一路平安,早日归来…”

    喀喀喀。

    梦境再一次破碎。

    白茫茫的雾气,再一次,遮住一切。

    “又没有声音了…”少女无比失落。

    她再度茫然前行。

    再度迷失方向。

    四周的雾气,寂静得让人发冷。

    她行走在近乎永恒的孤独之中,偶尔能寻到一处梦境画面,更多的时候仍是茫然。

    某一刻,忽有一道金光,划破天空,驱散雾气,照亮了梦境世界。

    少女错愕抬头,正看到一轮骄阳从远方的地平线升起。

    那是…何等美丽的光亮。

    她舍不得移开目光!

    即便双眼被阳光灼得疼痛,她也不愿移开!

    便在此时,又有一只手从那骄阳之中探出。

    从梦外,一直伸到了梦里,穿越时光,穿越整个世界,来临,而后紧握!

    握住了她的手!

    再将她一把拽出了支离破碎的梦境世界!

    令她脱离了名为沉睡的永恒诅咒,重获自由!

    …

    耀眼的光芒刺入眼眸,名为赤乙的少女跨越无尽岁月,终于苏醒,睁开眼。

    她看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阳光,更看到站在阳光中、面带微笑的宁凡。

    他笑起来…可真好看,就像…一道光。

    “终于醒了么,你,可是蛮人…”宁凡客气问道。

    他竟看得到我!

    他是在...和我说话么!

    蛮人,是什么,是在问我么…

    他,是谁…

    我,又是谁…

    赤乙突然无比紧张。

    她没有答话,而是再三犹豫之后,缓缓伸出手,朝宁凡触去。

    她很怕,怕自己的手会从宁凡身体穿过,怕眼前风景又会破碎成茫茫白雾,令她此刻拥有的一切归于孤独。

    而后。

    她的手,准确无误,触碰到了宁凡的手。

    好似触电一般,却又不仅是电,而是雷!是无数惊雷轰鸣于心!

    她呆在原地,仍保持着紧握宁凡手掌的姿势,过了很久,很久,仍回不过神。

    她看到宁凡再一次向她问话,可她太过混乱,无法思考,无法去听。

    她看到无数火魔在对她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她看到女萝对她怒目而视,似乎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不懂,什么也不懂。

    记不得,什么也记不得。

    她仿佛回到了初生的状态,仿佛所有的过往,都重新化作了白纸。

    直到最后一声问话传来,她才终于回神。

    “…你已重归自由,是选择留在此地,还是跟我走。”是宁凡在问她,同样的问题,宁凡已不知问了几次,唯独这一次,她听到了。

    “我跟你走!”赤乙急切开口。

    没有任何犹豫。

    …

    女萝很生气!

    他见赤乙同为蛮人,耗费偌大法力才将此女救醒,结果此女方一苏醒,就做了大逆不道之事!

    此女竟握了宁凡的手!

    且一握就不松开,而是狠狠握,死命握,一直握!

    女萝见过吃豆腐的人,却没见过吃豆腐还要吃到饱的人!

    且,此女吃旁人豆腐也就罢了,千错万错,她不该吃蛮神的豆腐!蛮神之躯,岂是等闲蛮人可以触碰,此女所作所为,放在任何一个蛮人眼中,都是一等一的胆大妄为!

    “放肆!还不松手!”

    女萝下意识就想训斥一二,却被宁凡眼神示意,拦住了。

    见状,女萝就是再不喜赤乙的胆大妄为,也不敢多说半句了。

    再之后,宁凡反复询问了赤乙的意向,得到的答复,是追随。

    火鱼仙已经被击退。

    于是宁凡有了充分的时间,来确认女萝、赤乙的身份。

    他早在心中默诵山海咒,此咒还是眼珠怪传授给他的,是古蛮界各族少司蛮的必修之术。

    此术可感悟自然之法,可听到遗留于山海之间的魂音,可抽取自然万物的生机为己用,亦可用来识别蛮族之血。

    女萝、赤乙皆是蛮人。

    二人身上的蛮神结酒印,也都是真物。

    如此一来,他再看这二人时,就不能当作无关之人对待了。

    他是十代蛮神,世间遗留的所有蛮人,都是他的子民…

    咕噜噜…

    是宁凡肚子发出的声音。

    击碎火鱼仙的第一重识海,让他费了不少力气,于是乎,此时此刻,他更饿了…

    “…此地除了火鹑鱼,可还有其他美食?”宁凡迫切需要食物果腹,很急,非常急!

    “没有了,不过若是去了下一宫,还是上好美食,可供大人享用。”女萝恭敬答道。

    “既如此,便去下一宫好了。”

    “现在便去?遵命。”女萝有些意外。

    他记得,宁凡对多闻碎片很感兴趣,这鹑火宫中,貌似还有一些多闻碎片可取,此刻直接离去,莫不是不要那些碎片了?还是说,宁凡体内的饥饿感已严重到难以承受,片刻无法耽搁?所以再无多余时间搜集碎片?

    转念一想,自己已与蛮神大人摊开身份,区区搜集碎片之事,难道还要蛮神大人亲为?自当由臣民代劳!于是又道了一句遵命,转而一招手,将龙炎生唤至跟前,吩咐道,“宁大人需要一些东西,你等速去寻找,如此这般云云…”

    匆匆吩咐了几句,女萝便领着宁凡离开了鹑火宫,直奔鹑首宫而去。

    一同离去的,还有那位赤乙,小心翼翼跟在宁凡身后,一副认准宁凡不离不弃的态度。

    …

    宁凡和火鱼仙一战,闹出的动静太大,其他宫的妖魔自不可能毫无知觉。

    但也正因为这一战动静太大,以至于没有任何一只妖魔敢跑去鹑火宫内探查究竟。

    仙帝不敢!

    便是修为更高者,亦不敢!

    一只疑似大修的火鱼仙在发狂,在暴走,谁敢卷入此事!老寿星嫌命长么?

    紫薇北极宫,第七宫,鹑首宫。

    鹑首宫的主人,并非一人,而是五人共掌一宫,这五人,被宫内妖魔称作五谷帝君。

    人如其名,五人皆是仙帝修为,且本体皆是五谷所化。

    五谷帝君是宫内出了名的长者,性情沉稳,极少会因身外之事慌乱。

    然而今日之事绝对非同小可,由不得他们不慌张。

    “该死!鹑火宫究竟发生了何事!那火鱼仙为何会暴走到这等程度!”

    “无法感知!在那火鱼仙的神通干扰下,一切感知手段全都失效!这怪物这次动了真格!”

    “是谁将火鱼仙激怒到了这等程度!难道是近日潜入宫内的那名外修?”

    “我等必须立刻商议出个章程!鹑首与鹑火挨得最近,虽说以往火鱼仙显灵,从未出过鹑火范围,但谁也无法保证这等暴走之下,它还会在鹑火宫中驻足不出。一旦此獠冲出鹑火,杀入鹑首,我等如何应对!”

    “不如撤去其他宫吧!面对大修,我等拼尽全力也难逃一死,若与诸宫妖魔联手,或还有存活的可能!”

    “不行!我等决不能离开此地!若少了我等坐镇封印,那群蝗妖又要冲出来祸害灵谷灵药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管那些灵植之物!”

    “灵植之物或许不值一提,但若是祭庙内的供品呢!”

    “祭庙无须担心!那群蝗妖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吃紫薇尊的供品!若它们胆敢下口,反倒省事了,且叫它们毙命于祭庙之中,正好一劳永逸,除掉我族大患!”

    五名帝君正议个不停,忽而面色一缓。

    却是那火鱼仙的暴走不知为何,停止了。

    “怪哉!似有什么人生生镇压了暴走的火鱼仙。可,将远古大修生生镇压一事,真有可能办到么?”

    五帝还没放松多久,忽而再次色变。

    因有一道不容拒绝的准圣法旨,陡然传来,声如雷震,在鹑火宫的天空之上回荡。

    “五子速来见我!”是女萝不容拒绝的沉声。

    因宁凡急于填饱肚子,故而身为从属的女萝,口气也带了几分急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