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6115章 有她没他
    听到了混沌珠,女子稍止住了哭泣声。

    她红肿着眼,就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望着男子,眼中满是崇拜和爱慕。

    “混沌珠,它能治好我的病?可你之前不是说,女皇的仙体才能根治我的病。”

    说罢,女子又咳了几声,顿时面红一片,喘气也不匀了起来。

    男子轻拍着她单薄的背脊,柔声道。

    “女皇仙体还未现世,我之前的消息有误。好在这里有混沌珠,它能让你数年前不会犯病。”

    说者随意,一旁的姬如墨却是听得暗暗心惊。

    所以,他们是来找混沌珠的,而且对方一口咬定,昆仑旧址里并没有女皇仙体。

    那早前,他们得到的消息也是错误的?

    那谣言到底是何人散布出来的?

    姬如墨心中沉吟。

    “七十三、六十九、八、四十一。”

    就在姬如墨沉吟之时,男子抬起头,喊了几个数字。

    这些从天裂中,被召唤出来的活化石雕们,被男人以数字的形式区分。

    七十三,就是姬如墨的编号。

    姬如墨回过神,快步走了过去。

    他的脚步有些僵硬,行走起来,和其他的石雕没什么两样。

    石雕大部分是不会讲话的,可是会简单的肢体语言。

    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会一些简单的回复。

    姬如墨在暗中观察了一阵子后,无论是举止还是言行,都学了七七八八。

    他话不算多,可回答很明了。

    而且每次外出巡逻,回来的也很准时,这让男子对他印象很好。

    见怀里的司轻舞又睡了过去,秦蚀蹙了蹙眉,他将她宝到了一旁的一个草棚里。

    老山区的条件的确不好,这个草棚还是他让石雕们修建的,只能充当临时栖息之地。

    他有意攻打一个古族下来,这样司轻舞的居住条件能好一些。

    不过,因为石雕们打听到的一些消息,秦蚀又另外有了新打算。

    小舞的情况不大稳定,他得尽快拿到混沌珠。

    按照他最初的认知,女皇墓里至少会有一颗混沌珠。

    昆仑女皇很是机敏,留了几处墓穴。

    她的肉身大概率不在昆仑旧址的墓穴里,可那里有浑厚的女皇气息,可见,里面一定有混沌珠。

    “确定女皇墓就在女皇山谷里?”

    秦蚀扫了眼眼前的七十三。

    姬如墨身旁还站在几名活化的石雕。

    它们不约而同,点了点头。

    姬如墨也如法炮制。

    “集齐人手,去女皇山谷探一探。”

    秦蚀想了想,命令道。

    姬如墨心头一喜。

    女皇山谷在老山区外,这意味着,他能够离开老山区了。

    他知道,凌月这阵子不在老山区,她被困在了百城废墟。

    虽然对叶凌月的实力和聪慧很是有信心,可是姬如墨还是有些担心她。

    早前,他和叶凌月的通讯都是通过匠矮人部落的庞骨传递的。

    有机会的话,他还是希望,找到叶凌月。

    “你们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内不能赶回来,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秦蚀接下来的话,让姬如墨又喜又忧。

    三天,他身上的神识禁制不会发作。

    可是三天时间,他能否找到叶凌月?

    另外,如果他们不能赶回来,就会遭受惩罚,大概率是直接身亡。

    这么一来,秦蚀就会重新召唤新的石雕出来。

    这就意味着,云笙可以离开天裂。

    石雕们当然不会反对,它们只会服从。

    它们整齐有序,迈开步伐,朝着老山区的外围赶去。

    “慢着。七十三,你留下。”

    可就在姬如墨以为,自己即将离开之时,他被叫住了。

    姬如墨心头一紧。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识破了。

    男人冰冷的声音就在身后。

    一瞬的迟疑,姬如墨还是退回了原位。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你不像是个石雕。”

    秦蚀凝视着眼前的男子。

    此人和他个头相当,有出众的面容。

    姬如墨目光如常,眼珠子一动不动,由着秦蚀打量着。

    所幸的是,秦蚀收回了目光。

    “你单独行动,去老山区深处,同样是三天。我要一种叫做瑞云芝的药草,没出错的话,它应该生长在济昆湖的边缘,它外形有些像芦苇。”

    说着,秦蚀给了姬如墨一幅地图。

    姬如墨最近在这一带行动,已经熟知附近的每一个地名。

    可是这个济昆湖却并未听说过。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片湖泊位于老山区的深处……

    姬如墨从庞骨那得到过一些讯息。

    或者说,是叶凌月给他的讯息,老山区的深处,是昆仑时期,各族的祖源之地。

    那些地方,非常的神秘,进去了,只怕就真的回不来了。

    秦蚀没派其他人去,却单独派了他去……对方,果然还是怀疑自己了。

    姬如墨没有反驳,只是接过了地图。

    “这三天内,你有自由行动权,可你若是不归来……”

    秦蚀拍了拍他的肩膀,后者身形挺拔,没有半点动摇。

    姬如墨很快离开了秦蚀的视野,确定了身后并无人跟踪后。

    姬如墨看了看手中的地图。

    一旁,一阵吱吱声。

    一只神鼬蹿了出来,看到了姬如墨,它很是欢喜,蹿了上来。

    “月儿平安回来了?”

    姬如墨一听,长舒了一口气。

    他并不惧怕去什么济昆湖,他的离开,如果能够换来云笙脱离天裂,他很愿意冒险一试。

    姬如墨随着神鼬去它们的庇护所。

    秦蚀果然取消了他身上的神识限制。

    看到姬如墨,叶凌月满脸的欢喜。

    姬如墨见她无恙,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姬如墨,为何和你这么亲昵?”

    九命佛认识的姬如墨,虽然与人和善,却不是个容易亲近人的性子。

    他和叶凌月的亲昵也异乎寻常。

    九命佛仿佛已经看到了有一朵绿云在自家儿子头顶上飘啊飘。

    她毫不迟疑,拦在了姬如墨和叶凌月中间。

    “帝前辈,镜子叔叔与我情同父女。”

    叶凌月忙解释道。

    “和你情同父女,你那亲爹同意?”

    九命佛狐疑道。

    姬如墨轻咳了两声,夜北溟一直看自己不顺眼,他和月儿情同父女,那家伙还吃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