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男欢女爱 > 第十章 用手
    她二姐那小樱就笑,说那是男人有病,你男人多长?

    那小莲不傻,精明的很,马上反应过来说十多分钟。

    那小樱说那还算是正常。

    ……

    两人停了一会儿,王大胜就出去找饭吃。那小莲拽了一个小被盖在玉一样的身体上。

    忽然想起陈楚这个半大小子来。

    她二姐说过,男人最能干的时候就是半大小伙子,十七八岁,那时候跟刚出生的小牛犊子似的。

    那玩意儿也硬得很,能把砖墙捅一个窟窿。

    那小莲倒是不信能捅破砖墙,但至少能让她好好的舒服舒服。

    而且,刚才陈楚来打酒的时候,那小子身上一点汗味都没有,大脖子白白净净的。

    那小莲不禁悄悄的把手放在两腿之间,隔着小被,摸了起来,脑中想象着陈楚的模样。不禁有了些感觉。

    ……

    陈楚其实没走多远,就看见王大胜扛着锄头回来了。

    他还真怕那小莲把刚才的事儿说出去。

    有些做贼心虚的躲在人家后窗户偷听。

    他虽然身材不高,也有点偏瘦,不过张老头儿教他两套拳法,动作还是麻利的很了。

    落地也没多少声响,加上天色也有点擦黑,他躲在那,别人还很难发现。

    而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他都听见了。

    包括两人干事的声音,听的他下面邦邦的硬了。

    陈楚想看看他俩干事的时候是啥样的,主要是想看看那小莲白丝袜脱掉后的身子。

    急的他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地方。

    忽然见到窗帘的上方有些缝隙。没有挡严实。

    陈楚从窗户偷窥刘翠撒尿都轻车熟路了。这会儿也爬上了人家窗户往里面瞅。

    可人家俩人都干完了,就看见那小莲自己躺在炕头上。

    露出白白的两条小腿儿,还有白白的肩膀。

    “嗯?不对?”陈楚看那小莲的露出的部分也想撸,但见那小莲盖住被子的地方耸动。

    仔细听好像还有声音发出,而且那小莲时不时下巴扬起来,好像很享受的样子。

    这让他又想起了白天厕所里的刘翠。

    “那小莲也是在抠?”陈楚脑顶嗡的一声,下面又有了些硬度。

    夏天都是纱窗,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来,开始有些不清楚,后来两个字,怎么听怎么像是陈楚。

    陈楚忙又仔细听,那小莲虽然很压抑的呻吟出声,不过还是像是陈楚……这不是在喊自己吗?

    这时,里屋门咣当一声。

    王大胜端着饭碗进来了。

    陈楚马上跳下人家窗户,拎着酒壶跑了。

    脑子现在乱乱的,得把看到的事儿和张老头说一说了。好好问问他。

    “混蛋小子!打个酒也这么半天!完蛋货!”

    陈楚刚回来,张老头儿就骂开了。

    “老家伙你嫌慢几自己打酒,我还不愿意伺候你哪!”陈楚把酒壶递过去。

    这老头儿一把抓过来,拧开黑乎乎的瓶盖,然后直接对着塑料酒壶,大口喝了一口。

    好像很过瘾的样子,看的陈楚直咧嘴。

    “这他妈的王小眼,往这酒里兑了多少水!”张老头儿骂了一句,还又喝了起来。

    王小眼就是王大胜的爹,很小气的,所以外号就叫王小眼了。

    “臭小子,我问你,你打酒打这么半天,是不是相中人家老王家的媳妇了?那姑娘腚圆是圆,但不够大,以后肯定生的是姑娘。还有啊,那媳妇柳叶眉,眉梢往下耷拉,以后肯定给她男人戴绿帽子……”

    张老头儿说着又喝了一口酒,嘴也跟着呷了呷。

    陈楚听了这话。才凑了过去。

    “老家伙,你咋知道?那啥,你给我讲讲呗。”

    “切!”张老头儿白了他一眼。

    “你这小子,完犊子玩意,我教你那些东西,你都不学,一听我说女人咋地,你就来劲儿了,真他妈的像老子。不如你给我当干儿子得了。”

    “你先说!”陈楚眼巴巴的看着他。

    张老头儿不止一次要收他当干儿子了,说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我和你说啊,女人这东西,是不是雏,你看眉毛,我告诉你啊,那小莲肯定要背着她男人偷汉子你信不信?”

    “老家伙,你从人家眉毛长的啥样就知道人啥样了?”陈楚不信。

    “那要是我去偷那小莲,你说能偷来吗?”陈楚又问。

    “你偷?你不行!”

    “我咋不行?刚才我爬她家窗户,看见那小莲手捂着裤裆那儿,一边揉,还一边小声喊我的名字哪!”

    “我噗!”张老头儿一口酒喷出去,连带着咳咳咳的咳嗽起来。

    “你这他妈的混小子,能不能别在我喝酒的时候说这话!那小莲真没眼光,不喊老子的名字,喊你的……咳咳……”

    等张老头儿咳嗽完。陈楚又问。

    “老家伙,那女人也出东西吗?今天我偷看刘翠婶子撒尿了,她躺在厕所里,一边摸下面,又抠了进去,然后揉着揉着,那里面就出水了。那水还黏的很,你说那是啥东西?”

    “你小子少吹!刘翠那女人好的很,她能脱光了让你看下面?还能当着你的面抠?”

    陈楚就把这些天的经过说了一遍。

    等最后才说:“因为今天他们都去看马戏去了,刘翠婶子以为没人,所以才抠的,我还看见潘凤和咱村徐国忠搞一起去了……”

    张老头儿破口大骂。

    “这他妈的徐国忠,表面上假正经,总来找老子的麻烦,让老子搬家,这回好了,他再来装犊子,老子就把这事儿搞的满村都知道,看他副村长还想干不了。”

    张老头又灌了口酒拍拍陈楚脑瓜说:“好小子,你干的不错,来,老子给你打一套醉拳,你好好看着……”

    陈楚捂着眼睛直嚷嚷。

    “不看,不看,你教我怎么偷那小莲我就看,不教我偷女人,我就不看!”

    张老头乐了,他喝了不少酒,又开始说疯话了。

    “老子以前人家给多少钱都不会教人拳的,现在死急白脸教人拳,还得倒贴教人偷女人才行,哈哈,这他妈什么世道。”

    “好!小子,你只要把我这醉八仙今天学会,我就教你偷女人,保证能把那个那小莲给睡了。”

    “好好好!”陈楚一听到能睡了那小莲。别说让他学什么醉八仙了,就是让他踢他老爹屁股一脚他都干。

    不过踢完他肯定会挨一顿暴揍是肯定的了。

    张老头儿这时也开始打了。

    “吕洞宾醉酒提壶力千钧,曹国舅仙人敬酒锁喉扣,张果老醉步拋杯踢连环;铁拐李旋肘膝撞醉还真;汉中离醉步抱坛窝心顶;蓝采和单提敬酒拦腰破!韩湘子擒腕击胸醉吹箫;何仙姑弹腰献酒醉荡步……

    “这醉八仙原本出自民间,有很强的实战性,醉八仙的长处便是在于寓拳法于醉形中,看似醉非醉,以醉态、便以醉意来迷惑对方.以拳本无拳,意本无意,无拳之中是才真意为其宗旨,做到醉中藏其法.法内似醉,形醉而意千醉,步醉而心不醉。醉八仙的打发要要求忽左忽右,行踪飘忽不定,身形如狂似癫,步法东扯西牵,拳法刚柔并相济,快速灵活似人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对方击败。要虚守实发,逢击而避,乘隙而入,指东打西……”

    张老头儿一边讲解,一边先是快速打了一遍,随后又放慢了动作打。

    每一个动作要领讲的都十分的仔细。

    他打拳的时候,陈楚也在旁边看的仔细。

    张老头儿叹息一声。

    这小子真不知学成了,是福是好事,还是女人的祸害。

    因为陈楚已经依葫芦画瓢,打的有些模样了。

    以偷人家老婆为诱饵,张老头儿又开始指点。

    “给老子好好打,给老子好好练,你只要练好了,才能去偷人家老婆,即使让人家堵住门口了,你跑不了,也要打的过人家,要不多给我老人家丢人?”

    ……

    从擦黑一直练到十一点多,过去四个多小时了。

    这看似简单的醉八仙先练的基本合格。

    陈楚累的胳膊腿直酸痛。

    “老家伙,我练得差不多了,你快告诉我怎么偷,还有,那女人下面流的东西,你还没告诉我是啥呢?”

    张老头儿笑了。

    “混小子,你别小瞧了这简单的几个动作,能练出点名堂来,没个十年八年的功底是不成的。但我老人家也不食言,我先告诉你一个对付女人的绝招。”

    陈楚刚才还浑身酸痛的要命,一听这个,眼睛顿时放光了。

    “啥?快说啊!”

    张老头儿四下看了看,然后放低声音说:“女人分好几种,有的是天生邋遢的,也有天生有洁癖的,你不是说那个那小莲喜欢穿白色的丝袜吗?那她就是有洁癖的那种……”

    陈楚打断问:“啥叫洁癖啊?”

    “笨蛋!你上学念书都念到哪去了?洁癖都不懂?洁癖就是干净的屁股。懂了吗!?”

    陈楚点了点头。

    张老头这才又说。

    “我想那小莲的屁股一定很干净,咱们上完厕所都用报纸擦,那小莲得用纸巾擦,擦完了还得洗,你懂吗,所以,你平时也要给老子干净点,农村大老爷们都不在乎这个,你小伙子可不行,另外买瓶香水,喷一喷,那小莲肯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