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男欢女爱 > 第三十八章 滋味真好
    陈楚有些晕晕乎乎的。

    那小莲慢慢的开始脱衣服,面对一个男人,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脱的挺慢,不过也是脱了。

    而且手也慢慢的去摸陈楚。

    那小手柔柔软软的。

    把陈楚摸的极为舒服了。

    他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如果这样再被摸下去,差不多就不用干别的了,就这么被摸就行了。

    两人都喝了一些酒,所以也大胆不少了。

    一般女人喝些酒下面容易泛滥,但男人喝酒多了,下面有时候就失灵了。一般男人都是要办事时灌女人的酒,自己很少喝的。这也是计策了。

    不然到时候就不勇猛了。

    陈楚这个半大小子十六七岁正是最猛的时候,这点酒对他不算什么,相反,胆子还能更大了。

    这时酒劲上的也挺快。他感觉自己的下面是很硬很硬的了,是挺了,但是不知怎么的,还是找不到门路。

    他见那小莲脱衣服,他也去帮忙。也趁机在她白皙的的皮肤上亲了起来。

    那小莲低声呻吟了一下,往后退了一下,坐到桌子上,有些躲闪的样子,不过还是顺势抬起抱住他的腰,脸红扑扑的贴在他的身上。

    这时隔壁传来咣当一声。

    然后是床板吱呀吱呀的乱响。

    一声声男欢女叫的声音也断断续续的传来。

    “你弄的再快点,怎么这么慢!你是男人不?咋了?又软了?你真没用……”

    本来应该是销魂的声音。

    还有着浓重的喘着粗气的声音,那女声分明很娇柔。如果不知道还以为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了。

    但陈楚知道,那可不是小姑娘了,而是朱娜她妈,都三十七八岁了。这浪叫的声音一下就打了折扣。

    张拉头儿曾和他说过,三十多岁的女人是最猛的年龄阶段,而三十七八岁的男人则是衰落的时候。身强力壮是自然的,只是下面的强劲儿和冲劲儿不如以前。

    而且只要是补肾的,不管再好的药也是对身体有伤害的。

    当然有时候也是因人而异的,只是那个年龄段的人强猛的少一些。

    陈楚现在听到朱娜她老娘这呻吟声,像是野猫在发春似的了,现在是相信张老头儿的话了。

    不过朱娜她妈模样倒是有几分风韵犹存,但毕竟年龄大了,下面那东西已经不再是火烧云了。

    是……是黑了吧唧的云。

    做那种事犹如是牙签搅和水缸。

    陈楚对年龄大的女人不感兴趣。

    他喜欢年龄最好和自己相当的,稍微大一点也行,刘翠那样三十一刚刚好,三十一往下,唔……十六岁以上。

    太小的没感觉了,哪里都没发育好,像是小干巴一样都没手感。

    当然,这些都是他的想象了。

    本来他身下挺硬了的,被朱娜老娘这么一叫唤陈楚不行了。

    总是感觉抱着的是朱娜的老娘,而不是那小莲。

    “弟弟,你咋了?”

    “没事,小莲姐。”陈楚呵呵一笑,当然不能说那是朱娜她老妈的声音了。

    两人走到里间,随后关上了门。

    那小莲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放了很大的声音,随后又进厕所去调了调水温。

    她想洗洗澡,从沈城连夜赶了回来,又去县医院看的陈楚,此时感觉有点困倦了。

    喷头上的水滴一点点的落下来,像一串雨幕似的。

    簌簌的下落,落尽浴盆中,那小莲轻轻的笑了笑。

    在农村的时候,她没想到过这样的生活,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现在去了一趟沈城,心里也起了很大的变化,她二姐家里面也是这种淋浴的,现在县里的宾馆也是如此了。

    农村不管怎么弄,也不如城里了。

    第一,风太大,灰尘多,没有县城里那些大高楼遮挡,皮肤很容易沾染灰尘。

    也容易脏了。

    王大胜家里还算富足,屋里屋外都扑的地板砖,而且家里面给他俩开着小卖店。

    那小莲也不用干活,不用受累的,就在家里看着个小店了。

    但是这样也和城里差远了。

    冬天取暖没有供热,得抱着玉米杆烧火做饭的。

    这样一来手就很容易脏,也很容易粗糙。

    在家里的时候她是老姑娘,根本就是连刷碗都不干的。

    都由她几个姐姐干,而她几个姐姐都相继出嫁了。

    剩下她了,她爹让她干活,她妈又不让,说闺女也快嫁人了,就在家里多轻松一阵子吧!嫁了人肯定到人家是要干活的,所以在自己家里面就多轻巧一阵吧。

    这么一说,她爹也觉得有道理。

    所以丫头就这么一直惯着了。

    ……

    现在那小莲看着喷头一点点的注水。

    那光洁的浴盆里面的水清澈无比,而且这里面的温度也适宜的很。

    不禁很留恋这种生活。

    心想自己要是一直住在市里该多好啊。

    像是她二姐一样,虽然嫁了个比她大十几岁的男人,但是大男人知道疼老婆,而且在沈城过着女皇一般的生活。

    家里装饰的跟皇宫似的。

    而且,她二姐还总是出去风光,去酒吧,找别的男人。

    而且还都是小帅哥。

    那小莲心里就是一阵痒痒的了。

    心想自己啥时候也能过上那样的生活呢。

    在农村整天手里抓的都是土,那个王大胜也不讲卫生。

    她一想到这里,就感觉自己是从天堂一下要回到地狱了一样。

    这次要不是为了看看陈楚,根本就不回去了。

    她喜欢城里的生活。

    哪怕是在沈城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嫁了,哪怕是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二十几岁的老头儿也行。

    她这样想着,白皙滑腻的小手也在不停的试着水温。

    那水流慢慢的注进去。

    她感觉合适了。

    这才慢慢的脱衣服。

    然后钻进了这温暖的水流当中。

    被这温水包裹着自己饱满又弹跳丰腴的身体。

    她看着自己的白嫩的肌肤。

    不禁想起了她二姐说过的话。

    这样美的身体就给那个王大胜土豹子里,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她现在这么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了。

    她结婚的时候,二姐那小青气得没来参加。

    差点和老爹老妈断绝关系。

    而老爹老妈也特别烦那小青,说她不要脸,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多岁的老头儿。

    其实那小青是在沈城打工卖服装认识现在的男人。

    那时候那个男人有老婆。

    她二姐是硬把那男人守住,那男人也是逼着老婆离婚,才和那小青结婚的。

    在农村的老爹老妈都认为这是不耻的事儿,让那小青回来嫁给老实本分的刘大柱,不然就断绝关系。

    那小青说断就断……

    不过,那小莲结婚后,那小青还是经常给她这个妹子打电话的。

    直到结婚一个多月,她才把妹子勾搭到了省城。

    其实那小青过的虽然不错,但是精神上还是非常空虚,非常想家的。

    随后见到她妹子那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

    那小青眼泪都围着眼眶直打转转。

    这才让妹子无论如何都要把婚离了,用她的话说就是在沈城大街上随便扔出个砖头,砸一个男人都比王大胜强……

    ……

    水流缓缓的在那小莲的身体上冲刷着。

    她享受的闭上眼。

    感觉这要是和陈楚能一起去沈城生活该多好。

    也住这样有浴盆的房子。

    她是有洁癖的,这样可以天天洗澡。

    和身上有香水味的陈楚做那种事。

    想到这里她脸不禁红润了……

    她的小手轻轻的不停的在身上光洁的肌肤上清洗着。

    其实她的身体不脏。

    只是有些热而已了。

    现在她摸着摸着,感觉着这股暖暖的水流,不禁小手在里面玩弄了起来。

    她是喜欢水的,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的侵泡在水中。

    季小桃洗了好长时间,当然也是有酒精的作用了。

    她酒量很浅,也不常常喝酒,倒水王大胜总喜欢喝酒,而且一喝就多。

    但是不敢和她耍。

    甚至那小莲让他跪下,他都不带含糊的。

    在她心里王大胜就是一个这样不讲卫生,而且没用的,没有男子气概的男人。

    不知道洗了多久。

    那小莲感觉浑身都舒服了,都洗透了。也洗干净了。

    这才拿起洁白的浴巾,裹住了身体。

    推开浴室的门,光着脚丫走了出来。

    本想和陈楚好好的云雨一番……

    不想,陈楚已经睡着了。

    睡梦中的陈楚还轻微的打着呼噜。

    一股浓重的酒味传来,还有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

    那小莲不禁捂住鼻子。

    不过一想,还是自己的错。

    人家才多大,就给他喝那么多酒……

    陈楚也却是第一次喝这么多酒的。

    刚开始的感觉没事,不过酒这东西是后反劲儿,而且还喝了这么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便呼呼呼的睡着了。

    ……

    季小桃摇头苦笑。

    给陈楚解开鞋带。

    不禁觉得自己给王大胜都没这么做过。

    不过还是给陈楚做了。

    一件件的把陈楚的衣服都脱下来。

    最后见他光着膀子,下面只穿了一条内裤才罢手。

    那内裤上陈楚的东西有些支持来了。

    她娇羞的看了一眼,还是压抑心中的欲火。

    选择静静的躺在陈楚的身边。

    她虽然很想,不过还是有些害羞的。

    就这么两人呼呼的睡去。

    陈楚酒劲儿上来,睡的很是香甜,虽然那小莲喝的不多,不过也是酒精的作用,感觉着身边陈楚的热度,细细的手臂伸展过去。

    两人就那么抱在一处。

    陈楚睡梦中感觉着一阵的松软入怀。

    而梦境却是十分的混乱的,一会儿梦到了刘翠,一会儿又梦到了朱娜。

    但是唯独没有梦到那小莲。

    不过他的手还是搂着怀里的女人紧紧的。

    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喜欢之类的话。

    那小莲听到这里脸红扑扑的,差点感动的流出了眼泪。心想,陈楚竟然在睡梦里还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在想着自己。

    她感动的紧紧的贴在他的胸口上。

    感受着从他胸口传来一下下有力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