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男欢女爱 > 第一百零二章 村官柳冰冰
    王霞裸着上身,教陈楚英语单词。

    陈楚本来还要在被窝里搞一些小动作。

    但王霞一发音,他的精神却是无比的集中起来。

    随着王霞的纯正的英语口语发音,他仿佛一切欲望都没了。

    跟着王霞读着,在本子上写着。

    不一会儿,王霞新教了他二十多个单词,竟然全都记住了。

    王霞愣了一下。

    “陈楚,你天才啊!怎么……怎么以前就不好好学习呢!嗯!奖励你一下!”

    王霞红唇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随后抚摸着陈楚的胸膛,再碰到那枚玉扳指上。

    见上面竟然用一条棒线拴着。

    “我给你换一条线吧,这条棒线虽然结实,但不好看!”

    王霞说着,让他自己看会儿书,光着屁股下去找红线,把陈楚的扳指也拿了下去。

    她光着身子,在陈楚面前绕来绕去的,那对大白兔也晃来晃去。

    柔和的灯光下把王霞的身体映照得像是一幅油画。

    型的线条让王霞的胸更凸,屁股更挺翘。

    陈楚下面硬了。

    不过,当他收回目光看向那些单词的时候,脑袋又懵了。

    刚才记住的就记住了。

    可是一看新单词怎么也记不住,而且困的想睡觉。

    不仅打了一个哈欠。

    这时,王霞用结实的红绳拴好扳指,递了过来。

    陈楚接过套在胸前。

    马上又头脑清晰,看了一眼那个jianpanese的单词,一下就记住了。

    这……

    陈楚马上把扳指拿下去,扳指脱离自己的身体,再看下一个单词又记不住了。

    反复试了几次。

    陈楚明白了,这扳指竟然能增强记忆。

    王霞还问:“怎么了?是不是红绳不合适啊?”

    陈楚笑了笑。

    这秘密他自然不能告诉王霞了。

    “没,宝贝,你弄的正合适,来让老公亲亲。”

    “滚蛋!多大个小屁孩,给谁当老公。”王霞推了他一把。

    “快点学习,要想和我好,就得学习好,不然等我调走了,你……你还咋和我好了……”

    王霞这股娇羞发骚的模样。

    陈楚真想把她按到再干她八百下。

    不过他眼睛一回到课本上就离不开了。

    夜晚静静的,王霞光着腚儿把门窗都合严了,打开电风扇微微的吹着。

    她就躺在陈楚的怀里。

    嫩嫩的小手抓着陈楚下面的家伙睡了。

    台灯光线柔和,陈楚翻看着初一上半学期的英语课本。

    初一学些任务不重,才三百多个单词。他虽然初三了,但初一的还不会。

    陈楚以前连三个单词都不会,good都不会写。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十二点,他合上了上半册。

    脑中飞快的过滤了一遍。

    这三百多个单词已经都在脑中了。

    飞快的运转当中,把王霞教给他的一些句式也都学会了。

    包括一些物理化学,代数几何的知识。

    陈楚呼出一口气,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的疲劳。

    而他再次拿下玉扳指,却两眼困的睁不开了。

    陈楚心快速的跳动起来。

    这……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宝贝。

    想起张老头儿要他戴着这扳指,看来老家伙早就知道这东西不简单了。

    明天要不要问问他?

    陈楚有些犹豫,但他不想怀疑张老头儿。

    他看了看怀里美丽的女人。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一个农村的半大小子竟然搂着这个美丽的少妇,这个自己的班主任。

    如果没有张老头儿,他可能现在还在偷看刘翠撒尿,看着他的光光的屁股自己撸。

    自己现在享受的可以说都是张老头儿给他带来的。

    他,值得信任。

    陈楚亲了亲睡梦中王霞红彤彤的小嘴儿,王霞嗯嗯两声,像只小乳猪似的又贴的他更紧。

    那两对大白兔在他胸前蹭着。

    陈楚忽然想起张老头儿的话,男人要有实力,没有实力的男人是没人喜欢的。

    相反,如果你实力强了,你真正强大的那一天,会有排着队的女人,脱得光腚儿,排着队,撅着屁股让你糙的。

    重要的是实力,而不是眼前的一时风光。

    陈楚忍下了再干王霞一次的欲望。

    他虽然不想睡,但还是关了台灯,缓缓的闭上眼。

    朦朦胧胧中,他呼呼睡去。

    ……

    县城开发区早上没有公鸡的啼鸣报晓,但这里地势较高,王霞的房间又靠着窗户。

    而且还是五层楼,阳光早早的照射了进来。

    陈楚睁开眼,发现屋中多少有些朦胧的微光。

    他的下面还被王霞的小手抓着。

    此时已经无比坚挺了。

    王霞裸身趴在他的身上,露出半边洁白的肩膀,小脸在他的胸膛蹭着,仿佛睡的还是那样酣甜。

    长长的秀发披散在光洁的美背上。

    微眯的双眼和轻微的呼吸声时而发出一两声梦寐中的呻吟。

    陈楚摸了摸她光着的屁股。

    忍住了,从床上起身,快速的穿好衣服。

    随后拿起王霞房门的钥匙,这才走出去带好门。

    在村里他都是三点多起来练拳,现在已经快四点钟了。

    昨晚他想的很清楚,男人要有势力,要变得强,才能得到更多白花花的女人。

    现在得到的只是暂时的,不是永久的。

    靠一时的侥幸和花言巧语得到的终究不是长事,有一天必定会失去,自己现在得到的越多,以后失去的便是越多,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一场梦。

    陈楚不想让这一切都成梦,那只有不断的去努力。

    他昨天偶然间发现了这玉扳指的秘密。

    此时来到楼下小区,找寻一处林荫处。

    小区虽然刚建设不久,还有二期三期工程要建,可能是因为没钱,所以还没有开工,但是一些树林,假山还都建设了,远远的还推出了一道弯弯曲曲的壕沟,那样子像是要建一条人工河啥的。

    树林有的地方浓密些,竟然还有的地方安装着监控探头。

    不过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肯定没有连线。

    在五楼的时候,感觉阳光微亮,在窗子外能看到火红太阳的一点点。

    但是到了楼下,还是有些黑黢黢的。

    寂寥的林中,陈楚慢慢展开古拳的姿势。

    随势打了一套古拳。

    身上有些汗泽了。

    但在他打拳的时候,明显感到了四周天籁的响动,哪怕是风吹草低,他不用眼看,仿若也能感受得到了。

    陈楚合上眼,这样打拳仿若更有感觉。

    旋即,他伸手一探,像是抓住了一点什物。

    当他睁开眼,见是一枚树杈,应是从树顶脱落而下。

    陈楚呼出一口气。

    一时好奇,摘掉玉扳指,放进兜里。

    再次合上眼打拳,虽然也能感受到这种天籁的响声,但心却静不下来,仿佛总有琐事凡尘在牵绊着他的心绪。

    陈楚明白了,这玉扳指不管是学习还是练拳,都能让人事半功倍。

    他欣喜中,继续带上玉扳指,快速的打起古拳,这套古拳被他亦是越打越纯熟。

    当中有许多摔,拿,砍,甩,击,绊,的套路,而四肢也有拳,脚,肘,膝,肩,撞,头,胯……

    陈楚感觉凡是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都能进攻对手。

    越打古拳越感觉这里面蕴含的技击越是深蕴,只是在练拳的时候可以更深的发觉。

    不禁想起张老头儿每次教他拳之后,都不多加解释,只是告诉他让他自己感悟。

    此时,他才明白,拳法真的是让人感悟的,即便人家给你解释了,你也不会应用了。

    陈楚不知不觉间身体仿佛融入到拳法当中。

    直到浑身酣畅淋漓,而周围有些大亮,小区的一些窗子打开,路上有些老头儿老太太的身影遛弯儿,陈楚才收拢了招式。

    往楼上走去。

    张老头儿告诫过他,练拳的时候不能被外人看到。

    虽然现在社会很少有人练拳,懂拳的人更少。

    但陈楚这人平时也是喜欢低调,不喜欢招摇。

    闷头发大财,闷头干女人,不招摇才是王道。

    陈楚开了单元门,来到502,打开房门进去,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五点半,自己练了一个半小时。

    他又把衣服脱光,进厕所洗了一遍身体。

    把身上黏糊糊的汗泽洗掉,擦了擦身体。

    随后光着屁股,晃动着下面的家伙走进王霞的房间。

    四周光亮了一些。

    王霞昨天被干累了。

    还在甜蜜的睡着。

    这种生活仿佛很安静,也很滋润。

    而男人早上都是一柱擎天的。

    陈楚也憋得受不了。

    把王霞被子慢慢掀开。

    又慢慢的分开她洁白的两条大腿。

    下面在她两条大腿间粉红的一片火烧云上蹭了蹭,然后咕叽一声弄了进去。

    “啊……”陈楚练完拳,浑身骨节松散开了。

    再骑上王霞,感觉特别的舒服。

    睡梦中的王霞感受到自己被入侵。

    迷糊的睁开眼,这时陈楚已经爬在她身上,屁股开始不断的耸动起来。

    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

    王霞的两条大腿被他抗在肩膀上,那两只小小的脚丫随着在陈楚的肩膀上跳来跳去。

    “啊……”王霞也开始呻吟起来。

    虽然有些困,不过她下面水还是越来越多。

    咕叽咕叽的。

    陈楚啪啪啪的干了半个小时,终于一泄如注。

    王霞下面早已泥泞不堪,她紧紧的搂着陈楚的脖子。

    “你这坏人……人家困死了,你自己干的倒是挺舒服的……”

    两人交合地方水慢慢的滴下。

    床单上一片水泽。

    王霞的屁股感觉到了,忙清醒了。

    “烦人啊……我又要洗床单了……”

    王霞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在自己小男人脸上亲了几口。

    “宝贝,想吃啥,我给你做饭……”

    “不了,我得先回家了。”陈楚揉着王霞的大白兔,亲了亲她的小嘴儿。

    “不然,我家里还以为我丢了呢!”

    王霞有点失望。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陈楚快速的穿好衣服,好不拖泥带水。

    下楼骑着二八自行车就走了。

    反而是王霞有些依依不舍的在楼上看着他离开。

    如果陈楚黏着她,她会感到难缠和厌烦,但是陈楚这样糙完了她,提上裤子就走人。

    王霞感觉自己吃亏了,是不是这小子干完了就不要自己了?

    她咬着嘴唇,暗暗的想,陈楚,你想吃干抹净了就想走人?没门!

    ……

    陈楚骑着二八自行车,早晨凉风习习,不到半个小时就看到了屯子。

    忽然感到一阵亲切。

    他忽然想绕一个弯儿,看看朱娜家起来没,现在差不多是七点钟了。

    应该起来了,看看朱娜她老娘的大圆屁股。

    不过,刚绕到柳贺家。

    见到一个长得秀颀的女人。

    那女人个子好高,穿着运动鞋,淡蓝色的牛仔裤,长发披肩。

    而且还是坐着白色小车来的。

    身旁跟着村长张财和副村长徐国忠。

    柳贺一家人都出来迎接。

    陈楚不仅放慢了车速,耳边听到什么大学生村官啥的。

    而听柳贺她娘说:“哎呀,大侄女大名叫啥了?我都忘了。”

    那身高足有一米七五以上的女孩儿转头笑咯咯说:“婶子,我叫柳冰冰啊!您老真是贵人多忘事……”

    陈楚看到那女孩儿的脸蛋儿,整个人麻木了。

    非要说陈楚的感觉就是,下面硬了,嘴里流哈喇子,二八自行车拐着弯被他骑进壕沟了。

    我糙!

    陈楚把车骑进壕沟,裤裆咯在自行车横梁上。

    疼的他呲牙咧嘴。

    再看那女大学生村官已经走进老柳家屋里了。

    ps:每天从下午18开始到第二日下午18点,红票四百加一更,或者收藏一百加一更,均定超过50更新两章,概不拖欠,大家都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