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都有些故事

第三千三百五十章 都有些故事

    铁头哈哈一笑:“本以为安南王这样高贵身份的人会有些架子,没想到如此随和,倒是真的让我出乎预料了。”

    他这实在的话,也让大家都轻松了。

    玄妙儿道:“听闻铁寨主是个讲情重义的人,百闻不如一见。”

    铁头打量了一下玄妙儿:“花夫人,玄家的二小姐,我铁头这辈子很少佩服女子,但是花夫人可是我这么多年唯一佩服的女人。”

    玄妙儿笑着道:“铁寨主过奖了。”

    铁头又看向了花继业:“花老爷跟传说的有些许的不同,但是见了倒觉得耳听未必为实,你们很相配。”

    花继业客气道:“谢谢铁寨主的肯定,不过我们家夫人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女子,我也一样佩服。”

    铁头又对着大家介绍边上一个山寨女子打扮的姑娘:“这是令妹铁凤,这丫头虽然性子有点野,但是跟我一样,也是个性情中人,以后大家接触多了就知道了。”

    铁凤上前一步道:“铁凤见过各位,能认识这么多有名的人物,今个铁凤可是开了眼界了,以后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华容对这类有些男子气概的女子倒是有几分欣赏:“铁小姐是个性情中人,跟我妹子妙儿倒是容易相交。”

    玄妙儿也笑着道:“这个还真是,我就欣赏不转弯抹角的人。”

    玄妙儿在外多数是称呼华容名字或者不称呼,毕竟这姐姐不是所有人都容易一开始就接受的,但是华容不是很喜欢男性的称呼,所以也就能不称呼就不称呼了。

    铁凤看着华容,这个人自己倒是也听说过,其实虽然传闻有点让人觉得奇怪,但是见了这人说话倒是挺随和的。

    她笑着对华容和玄妙儿道:“以后咱们见面相处的机会多着呢,我以后保证是要跟花夫人请教不少问题的,要是真的能跟花夫人成了朋友,那可是我铁凤的福气了。”

    这时候铁头对着大家道:“咱们进忠义厅说话,你们上山也一定累了,里边备了简单的茶水,咱们里边说。”

    萧清尘代表大家应下,一起跟着铁头进了忠义厅。

    这忠义厅是个大客厅,正位是个长木头靠椅,上边是虎皮的垫子,后边还墙上还挂着一张白狼皮。

    两边分别有四章小桌,每张桌子边上有两把椅子,上边是鹿皮垫子。

    进屋铁头倒是懂规矩,把上座留给了萧清尘:“安南王上座。”

    萧清尘倒是不在意这些,并且本也是想跟铁头拉近关系的,所以坐在了左侧第一个位置:“铁寨主不用客气,我们客随主便就好。”

    铁头也是懂事的人,与萧清尘同张桌子坐下了:“那咱们就随意落座,都不用客气。”

    玄妙儿和花继业挨着萧清尘和铁头下手边的桌子落了座,华容和魏武峰坐在了玄妙儿他们座位的对面位置坐下了。

    铁凤看了看之后,坐在了华容和魏武峰边上的桌子的下手边,挨着魏武峰一侧坐下了。

    都坐下之后,铁头又介绍了一下寨子的大概人员:“我们寨子三个当家的,大家应该听说了,除了我还有两个兄弟也一样的对寨子的事情有决策权,不过二弟周锦俞一个朋友娶妻,这两天不在寨子,三弟李圣安是个书生,现在管着山寨的账本,今个山寨有粮食入库,所以老三要晚点过来。”

    萧清尘听着他说的这些道:“一直都听说旋风寨的三个当家的都各有才华,我们倒是期待着都相识呢。”

    铁头笑着摆摆手道:“才华谈不上,只不过也都是走投无路之人,就说我们老三圣安,还不是因为家穷,明明很有学习的脑子,很有天赋,可是却因为没钱,没有读下去,后来给人代写书信养家糊口,又被人诬陷盗窃,老三人穷志气不穷,不是偷盗之人,还不是因为家里穷?被人欺负?后来他父母没了,又被族人欺负,侵吞了他们家的田地,一场大雨老屋倒了,妹妹高烧生病,这才被逼无奈,带着妹妹来山寨的,要不然一个书生怎么会投身山寨。”

    玄妙儿他们虽然也听说了不少关于他们寨子几个当家的事情,但是外界说的毕竟都是经过了人们传述之后改变的,现在他们听了大当家的铁头的话,才更多了解了这些人。

    说到穷,玄妙儿或许比他们都更有感慨吧,毕竟不管是花继业和华容他们都是富贵人家出身,更别说萧清尘是王爷了,所以这个穷字自己更能理解。

    她叹了口气道:“是呀,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穷过的人不会懂,那种有上顿没下顿,一窝指甲大的鸟蛋一家人都要分着吃,还不舍得一次吃完,一锅粥的米粒能数的过来,人真的穷到了那个份上,很多事情就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了,再有骨气的人,也会让人看轻,所以我能理解三当家的那种无奈。”

    花继业伸手握住了玄妙儿的手,他知道玄妙儿曾经的经历,自己可是看着她长大的,尽管这个词有点不适当,但是确实也是如此。

    玄妙儿对着花继业笑了:“都过去了,人只要努力还是有希望的。”

    萧清尘虽然听说过玄妙儿的过往,但是自己不曾见过,这时候也羡慕花继业陪着她的成长,当然也希望她过得好。

    铁头听着玄妙儿的话,一声叹息:“不是因为遇见了坎,谁不希望在家里,安安生生的过活,上山哪有那么容易,开始我们刚到山上的时候,也是难,可是当初我也是被人陷害,被朋友陷害,跟我十几年的兄弟,骗的我倾家荡产,我娘被活生生的气死了,剩下了我和年幼的妹妹,当时我走投无路的上了山,真的不愿意想,想起来那一幕心里难受。”

    这大老爷们,说起来那些事,眼眶子也红了,那一幕好像就在眼前,想到了自己老娘死不瞑目的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把年幼的妹妹交给自己,咽气的那一瞬间,他的心真的疼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s://www.aiqu.la/book/1/1387/4925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