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527似曾相识燕归来
这种为了政治作秀而做的动作,他们就不奉陪了。

这群老家伙们正在养精蓄锐着,为这后边的一场硬仗做准备呢。

乐得清闲的武皇陛下,在侍女女官拖拽起了她身后的大袍之后,就施施然的走下了考场之中。

她从洛阳殿的场外的最后一排走起,竟是忍耐住了皇帝冠冕所带来的沉重之感,承受了繁重的礼服所带来的束缚,一板一眼的履行着她作为这个国家最高统治者的职责。

哪怕对方是一位女性的帝王,顾峥也为此行为,心生敬仰,升不起半分的轻忽。

而被那些武皇陛下经过之时,偶然间驻足观看其试卷的学子们,则是一个个的,或是激动,或是忐忑,或是无措的,打断了自己本身答题的思路。

那些做完了,或是在誊抄试卷的学子们还好些,对于那些本身就时间紧迫,还在破题收尾的学子们,则是遭了大难了。

就像是监考老师的特别关注……那酸爽,别提了。

索幸,武皇对于后排人物的注意力并未曾多放几分,反倒是对于前排的最为显眼的那三人,多关注了几分。

美色的增减,不存在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题。

三位风格不同的美男子,凑集在一起,对于一个人的视觉冲击简直是巨大的。

这其中一人是她曾经就对其美色欣赏不已的张易之,而另外两位,竟是她也未曾见过的丝毫不逊于张易之颜色的同龄之人。

武皇定睛细看过去,见那第二排的果真是崔家人,据说与太平有些首尾,那她对于这个人的兴趣,瞬间就减了三分。

但是那坐于首位的男子,肯定就是张易之口中所提及的狄公的学生,顾峥了吧。

这幅面孔怎么长的这般的熟悉?

武皇陛下随着自己的脚步,靠得顾峥是越来越近,待到走到顾峥的案前,将顾峥的全貌看到个分明的时候,她的口中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像,实在是太像了。

太像是她心中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那个英年早逝的,大唐最传奇的最具有灵性的僧人。

待到他坐化之时,竟是留下了九颗金色的舍利,现如今还供奉在长安的普光寺之内,接受着信徒的香火呢。

而现如今,有一个与其长得一模一样之人,出现在了考场之内,与她在年轻时,曾经百转千回出现在她梦中的身影一般……是那样的俊逸,却是充满着纯净的气息。

梦中的辩机,还俗之后,就应该是这般的模样吧?

一点的朱砂,十分的剔透。

带着世间最眷属的钟灵毓秀,承载着文人子弟自有的无上风骨。

坐在这里,让旁人的目光只关注在他身上。

这般真好,年轻时的那个梦,成为了现实。

看到顾峥,武皇的眼中竟是有着莫名的酸楚,她竟是不能多看一眼,唯恐想起自己年轻时的肆意风流,想起最艰难时的那心灵的支柱。

此时的武皇只有一个念头,甩身走人,不带一刻的停留。

众人只看到。平日中最喜欢长相英俊的青年才俊的武皇,却是在场内最帅气的三名才子的面前,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反倒像是被人在后边跟着追逐一般的,急匆匆的又返回到了洛城殿之内。

而随着她在返回宝座之后将思绪放平了之后,殿外的沙漏之中,对于时间的计时,就停止了下来。

时冕的刻度到了殿试终止的时刻,一旁负责司时的内饰们,则发布了考试终止,收取试卷的指令。

这一切进行的是井然有序,竟是连春闱时刻之中,那未曾书写完试卷哭天抹泪的行为都不曾有过。

毕竟到了殿试的这一关,也只不过是将他们这些新科进士们,给分出个三六九等罢了。

心很定。

……

戊午时刻,翩然而至,考试结束之后,本应该与这些考生再无关系的洛城殿外的广场之内,却是还要进行一场,作秀一般的仪式。

那就是由坐在上首的帝王,对这些马上就要成为朝中骨干力量的未来的官员们的一次慰勉。

对他们此次的应试的辛苦表达出了深刻的理解以及敬意,将自李唐以来的《贞观政要》其中的分门条例,在诸位学子的面前念诵一遍。

以表达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这个朝廷决策的拥戴。

待到武皇陛下一板一眼的按照书简之上的步骤做完了所有流程之后,她最后的一步动作则真诚了许多。

“兵革之后,士庶未丰,皆自远来,资粮不足也。”

“今日间,乃皇朝举士之举,理应由皇家供奉饭食。”

“来人啊,传朕的旨意,赐予御厨珍馐,于堂下的诸位吧。”

“喏!”

能吃皇家的一顿午饭,白来的。

这一习俗,政治作秀的意味太浓,若是在后朝的历史历代的皇帝这么做,都不会有人诟病。

但是这是周朝,虽有科举,却是九分的人才还是依照举荐制度来进行的周。

这场外最穷困的人,理应算的上是顾峥了。

寒门学子,这时候的寒门,也只不过是衰落了的世家罢了。

真正的老百姓们,哪里配得上称作是寒门呢?

他们家门口有没有大门,都可能要另说了。

皇帝乐得于此,学子们也很给面子,一个个的起身唱喏,一个塞着一个真诚的,齐刷刷的回应到:“谢陛下!”

躬身施礼,展袍落座。

一时间,这大广场内,才算是有了点活气。

待到学子们做完了这一动作,分属于洛阳殿外的侧门处,提供饭食的御膳房内的内饰们,则一个个的手捧着食盒,开始朝着学子们分发起今日陛下赐予的饭食了。

四方形的食盒,这是顾峥十分熟悉的给各个宫中的有品级的内官们准备的规格。

打开上边四方的盖子,其中的食物就展现在了顾峥的面前。

这般的赐宴,自然不可能上那汤汤水水之物。

其中的汤饼是热乎的,这就很难得了。

这食盒之中,乃是厚墩墩的羊肉汤饼。

胡麻饼掰碎了,丢入到羊肉汤锅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其中的汤汁饱满的吸收殆尽。

待到端到各个士子的面前的时候,那碗中的汤饼,就算是成了。

吸饱了汤汁的饼,早已经没有了普通胡麻饼的难咬的嚼劲,反倒是十分适合空着肚子答了一天的试题的士子们,用来温暖自己的五脏六腑。

顾峥甚至都没有顾得上咀嚼,直接抄起一旁的竹筷,扒拉两下碗中的食物,那泡发的饼子,裹挟着剩下的一点点的汤汁,就连汤带水的进入到了他的口中。

绵软的麦子粉的颗粒,在口腔之中化开,顺着喉咙的吞咽,一起滑过食道,流入到了胃中。

至于这汤中的大块的羊肉粒儿,则是被舌头完美的留在了口腔之中。

一旁的牙齿,终于派上了用场,对着这已经熬煮的绵软爽口,肥而不腻的肉粒,来了一场郑重其事的厮杀。

羊肉的肉质纤维,被撕开的十分的顺利,那种带着微微的腥膻的独特的香气,就在味蕾之上,迸发了出来。

真香啊,一股属于肥肉的羊油质感,就这样的在口中化开,爆炸,伴随着几下的吞咽,一并送入到了自己的胃部。

这是又惊又累的一天过后,最为舒坦的时刻了。

这场外的百十位的士子们,竟是无一人发出多余的声音,全都人不见顶的吃着面前的饭食。

待到众人的食物都快见到了碗底的时候,那些抬起头来,打算收尾的人,才发现了,这食盒之内,边角处还有两处配菜的小碟。

一碟蒜苗,一碟豆干。

见到于此,饶是最有风度的人,都心生捶胸顿足之感。

若是刚才没有那般的急切,将这些慢慢的佐食,岂不是更加的妙哉?

晚了!

顾峥已经吃完了眼前的汤饼,将这两盘本应该搅拌进去的小菜,给当成了饭后解腻的拌菜给一并的吃进了肚子当中。

这一顿饭,吃的也十分的快速。

一旁伴着一根半截的竹筒,其中放置的是半桶清口的煎茶。

喝罢了其中的茶,周边一直等待在周围的负责伺候的小内侍们,就十分眼疾手快的将士子案前的饭食一并的给撤的干干净净了。

司职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半个时辰的用餐时间,结束了。

到了这个时候,殿试内的应试者的职责就算是全部的完成了。

而在一旁的一位策考官的提醒之下,诸位学子起身,齐刷刷的感谢一番武皇赐宴之后,就在一旁的内侍的带领下,顺着洛城殿的侧门,穿过宫门的走廊,出得宫外了。

接下来的事情与学子们再也无关,剩下来的事情,是洛阳殿内的那些与学子们一同用过了饭食的老大人们的工作了。

做为武皇,她的殿试也是很少亲自阅卷的。

但是今日中的她却是留了下来,并没有多看其他的,而是仔仔细细的将她注意了许久的顾峥的试卷给让人找了出来,想要亲自批阅此人的策论。

谁成想,这试卷刚刚经由小吏之手,被挑选出来之后,就被一旁的狄仁杰给阻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