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 585 追魂夺命锏
听到顾峥突如其来的宣言,对面的秦琼就是一愣,后又哭笑不得了起来。

因为在他听来,就好像一个小孩在威胁一个成年人一般的可笑。

他秦琼秦叔宝,不说智勇双全吧,但是在张须陀的帐下,也是以勇武著称。

跟随着大将军,也曾南征北讨。

而对面的那个名叫顾峥的黑汉子,虽然看其身形必然是孔武有力之人,但是在正规军的面前,这种乡野山林的粗汉子,可不是光凭借着一身勇武就有用的啊。

所以,秦琼再一次的抽了抽嘴角继续问道:“哦,那么不知道顾兄弟,你欲如何?”

对面的顾峥一拍胸脯,将胸口的浮土都给拍起来一层,依然是憨声憨气的回到:“我敬你是一个英雄,不若你陪我打上一场。”

“若是你胜了,我二话不说,放下程咬金就走,可是若是你败了,呵呵那么不好意思了,秦将军怕是也要随着我走上一遭了。”

车后的程咬金:……

你问过货物的感想吗?

但是他却是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怕是自己叫出来之后,影响顾峥的发挥,万一输了,那自己就是真没得救了。

而且,你一个朝廷的将军,你一定不会答应这般幼稚的决战的吧,对吧?

但是秦琼下一句的话,却是让程咬金的脑袋瞬间的就耷拉了下来。

“顾兄弟既然这么说了,秦某自当奉陪。”

“只不过,秦琼自幼就喜欢结交各路英雄,我看顾家兄弟几人皆是人间俊杰,若是秦某人赢了,可否归顺于某人的帐下,听命于朝廷,为张大将军效力?”

哎呦喂?

信心挺足啊?

“先打过了再说!”

这话说毕,顾峥就拎着朴刀,朝着秦琼的方向冲了过去。

率领着部将的秦琼,因带领的皆是步兵的队伍的缘故,他并没有骑在马背之上。

但是他的两把武器,沉甸甸的瓦面金锏,却是时时的背在后背之上,片刻都不带离身的。

所以,对于顾峥的前冲,秦琼的反应是相当的迅捷。

他不若旁的武将喜欢哇呀呀的怒吼,反倒是不声不响的左右手相互交错的将武器一抽,一个箭步,与顾峥所来的方向迎了过去。

‘叮叮叮叮叮!’

一把刀,一双锏,若天罗地网,若半空的繁星,碰撞的是眼花缭乱,金星四射。

在外人看来不过几息的时间,但是在顾峥与秦琼的手中却是已经来来往往的交战了无数个回合。

而就在双方的你来我往的对招数的过程之中,顾峥的手底下也是越来越没有了分寸。

因为从一开始起,他就只用到了五分力,但是在试出来这秦琼恐怕不是一个依靠大力技击取胜的将军之后,他下手就不客气了几分。

以力破巧,一力破万招。

咱们速战速决吧。

想到这里的顾峥,瞬间就将力量给用到了八分之上。

而并不是以力量取胜的秦琼,一时间臂膀顿时酸麻不已,竟是被震的虎口崩裂,双手的金锏竟是有脱手的危险。

在这般的压力之下,秦琼就是一阵的心惊,他那百转千回的心思,一下子就转了几道的弯,瞬间就明白了这不是一个能够力敌的对手。

对面的这个莽汉,看起来是势大力沉之人,但是他掌握的这一套刀法,却是招招制敌,简练有效,颇有点军中刀法的风格。

难道说,是谁手底下的将军,在此处落草了?

联想到这里,秦琼的想法就又变了,既然不能力敌,那就必须智取。

在顾峥的横扫千军这一招式再一次的挥舞了过来,并且马上就要将他的双锏一并的给击飞的时候,秦琼就好汉不吃眼前亏,一个狼狈的收势地滚,就在土地上翻了一个滚,朝着自己部队的方向,佯装逃跑而去。

而一招落空的顾峥,怎么会放弃这种追赶的好机会?

他大喝一声:“秦将军莫逃!”

操着朴刀就追了上去。

就是等的这个时候。

在地上背对着顾峥,仿佛是被顾峥的叫喊给惊楞在了当场的秦琼,却是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

只见他口中大喝了一声:“呔!看锏!”

在霹雳一瞬之间,就将左臂一扬,左手中的金锏就脱手而去,朝着近在咫尺的顾峥的面门而来。

这是他秦琼的看家绝技,脱手追魂锏。

在单对单对敌的过程中,颇有些出其不意的奇招制敌的功效。

而随着秦琼的脱手锏的使出,在大板车上端坐着捆的严严实实的程咬金则是连同着顾家的一到五兄弟,齐刷刷的大吼着提醒道:“顾峥,小心!”

但是晚了,背对着他们的顾峥,结结实实的就挨了这一锏,被砸了个正着。

见到于此,转头回望的秦琼面上就是一喜。

“噹!!!”

但是在听到了这个碰撞过后的所产生的声响之后,却是瞬间就预感到了不妙。

不好,这不是正中面门的沉闷的‘噗’的声音。

这般金属碰撞之音,乃是失手了的体现。

此时的秦琼也顾不得细看对面的战况,只想赶紧转过头去,起身奋力的逃窜才是正途。

可惜,终究是晚了。

这顾峥看到了一柄金锏朝他飞来的时候,他强大又敏锐的反射神经,就自动的做出了最正确的动作。

他手中的朴刀自动的举起,朝着快速飞转的金锏尖儿部,就劈砍了过去。

而这大力的下劈,也自动的阻止了金锏的前飞,反倒是恰到好处的,被劈的在空中转了一个圈,用更加快的加速度,朝着秦琼的方向,反向追击了回去。

“啊!!”

这秦琼并没有顾峥那超人的反射弧,当他脑子中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他那打算转头的处理方式还是晚了一步。

这一面左手锏,被顾峥原样又归还给了它原本的主人,击打在了秦琼的面门之上。

“嗷!”

锏的前头儿,结结实实的就砸在了避之不及的秦琼的左腮帮子之上,而一颗雪白的牙齿,也随着这‘砰’的一声闷响过后,从秦琼的口中脱落而出,飞向了半空,得到了自由,最后因为力有不逮,不甘不愿的掉落在了地上,咕噜噜的就滚落在了顾峥的脚下。

‘砰!’

然后又是一声闷响,秦琼也若前几日的程咬金一般的,一翻白眼,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了。

见到自己的将军竟然在单兵作战的时候,输给了一个山野粗汉子?

他的部将们都惊呆了。

因为平日中秦琼在军中的威望甚是不错,对于底层的将士们也很是和蔼。

他所带出来的这一队人马,虽然在顾峥的超级强大的武力威慑之下,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但是出乎意料的,却也没有一个人往后退。

竟是一个个的拿着武器,一人对一百人的,僵持在了当场。

当然了,顾峥可不管那些杂鱼们的想法,他只是朝着身后的顾家兄弟们高喊了一声:“原样,长麻绳来一根!”

“哎!”

随着一声兴奋的应答,顾峥的手中就多了一根与捆绑程咬金十分相似的绳索。

三下五除二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将对面人马的将军,给捆成了一个粽子。

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心怀忠勇的士兵,率先的开了口,一声愤懑不甘的吼叫,就拉开了抢回将军的帷幕。

“兄弟们上啊,主将被俘,失了面子是小,丢了编制,成为了乱军才是大事啊!”

“跟他们拼了,他们才只有六个人!”

“为了将军!”

你瞅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秦琼还在自己手中呢,这部下为了自己的性命,就管不得将军的性命了。

这样的军队,必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