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无敌气运 > 第一千零九章 打工妹怎么啦
摆在桌面上的一张黑桃四和红心五,它们两张扑克牌的位置瞬间就出现了互换。而梅安莲妹子她很随意地将手收回来,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如果不是桌面上的两张扑克牌是正面朝上的,还真是没注意到它们的位置在这挥手之间就被换掉。

“啊……梅小姐你,你原来也是一个高手啊!真是厉害!好快!刚才我没有看清楚,你能再来一遍吗?”玛丽一时惊得站起来,她没想到自己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一招换牌手法,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很不流畅。不料梅安莲这一个工作室前台妹子,竟然随手一挥就流畅做到,比她自己不知是强了多少倍。

“行啊!这个其实很简单的,多练习几次就可以做到。玛丽你看清楚了,这次我放慢速度来……”梅安莲看玛丽她佩服的眼神,内心里是特别的自豪。

前天晚上在家里,梅安莲她看到宫吉的直播教学,其中就有这一招手法,从中学会的。梅安莲她可是苦练了一整天在家里,好不容易才学会的,远没有她口中所说的那样简单。但是用来吓唬一下人,似乎还挺爽的。

“你……你怎么也会我家的不传之秘手法?你说,你到底是从哪里偷学来的?”霍文耀一看梅安莲她这换牌的手法,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绝对是他霍家的那招移花接木。

梅安莲的手法在霍文耀眼里看来,速度还是慢,并且还有些生涩,但这是货真价实的移花接木,学到了其中的精髓,而非只学得外形。

霍文耀他这很不淡定,感觉他家的秘密被人偷走了,问题很严重。

“偷学?呵呵,就这破手法还用偷学的?还想用这玩意骗女孩子,真是不知羞耻!玛丽你别要理会他,你要想学这招的话,我开个视频给你看。这个手法,我们老板看一眼就会了,还对将它改进了呢。就是这个,玛丽你多看几遍,照着上面练,很快就能学的。”

梅安莲狠狠鄙视霍文耀他一眼,也不顾霍文耀他那愤怒的眼神,用手机点开一个短视频,拿给玛丽她看,正是宫吉前天晚上在直播上讲解霍家这招移花接木手法。不但有详细的分析,动作的拆解,还有完整的演示,重点是它可是公开免费的。

“啊?师父他还录有视频?太好了,太好了,梅小姐你能把这个视频发给我吗?我会认真看,认真学的!我都不知道,原来师父他还有这样的视频。哦,哦,原来是这样,我就说我使用这手法时总感觉有些别扭呢,原来是这里我错了……”玛丽一看还有宫吉录制的相关视频,顿时兴奋欢呼起来,全神贯注地盯着视频上宫吉的讲解。

卧草!宫吉这王八蛋!差点是忘记还有这事了呢!

霍文耀终于是想起来了,宫吉与他老子对赌的前一个晚上,宫吉开直播就是有分析过这一招的手法,这下可真是日了狗,以后霍家岂不是又要少了一招压箱底的绝招?卧草!

霍文耀一想到宫吉那个家伙,顿时又是恨得直咬牙。被宫吉那家伙欺负也就算了,毕竟他有连自己老子都不如的赌术。可是到了羊城这里,还要被这一个打工妹给鄙视,霍文耀他内心很受伤,感觉是今天他不应该来的。

“喂?那个霍文耀是吧?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要走的吗?老板他说了,工作室不准陌生人长期逗留。你来这到底是做什么事的?没事快走,我们这都是女孩子,你一个男人坐在这里很不方便的。”梅安莲突然回头过来,看着霍文耀他说道。

“我怎么就是陌生人?我认识你老板宫吉的好不?是他让我来这里,跟他学赌术的!刚刚你没问清楚吗?”霍文耀又气了,梅安莲她居然还要赶他离开。

“老板他没跟我说过你,这也没有你拜访的预约,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老板他叫你来的?教你赌术?我怎么看像是你自己主动来的?老板他每天可忙着呢,没空开什么培训班,你还是去别处报名学赌术吧。呵呵!”梅安莲这才知道霍文耀他的来意,不过霍文耀他这来学艺的态度真是够嚣张的,看看人家玛丽,人长得比你要漂亮,还那么的有礼貌,这才是拜师的态度嘛。

一来拽个二五八百万似的,差点还以为是来讨债的呢。

“什么叫我自己来?哼!要不是我爸硬是要我来,我才懒得这破地方。反正宫吉他跟我爸已经说好的,他会教我赌术的。你不过就是一个大妹,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还想赶我走?哼!知道我是谁不?说出来,怕要吓死你!”霍文耀说这话时是有些心虚的,不过他的家世是他说话最大的底气。

“呵呵,我管你是谁,我又不认识你。我就是一个打工妹又怎么样?我靠着自己双手赚钱养活自己,我自豪,我光荣,怎么啦?看你这个人长得一副光鲜亮丽的外表,内心却是肮脏无比,我还瞧不起你呢!我这是按照工作室的规矩办事,你如果不服气可以找老板投诉啊?看看老板是是骂你还是骂我。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离开,或者是等下午老板回来了你再来。一个则是别要闲着坐在这里,自己找一点活干,免得坏了我们工作室的规矩。”

好巧的是,梅安莲她那天并没有看到宫吉与霍文耀对赌的那一段直播,自然也就是不知道霍文耀他的身份。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就是那样,对梅安莲她没有影响。

“什么?你要我在这找的活干?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堂堂敖汶小赌王,会到你们这小工作室干杂活?传出去了,那还不让人笑话死?不干!我就坐在这里,等着宫吉他回来,你能把我怎么样?玛丽你告诉她,我是谁!”

霍文耀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地对梅安莲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