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第十六章 新的发现
仿佛感觉到刘烿的注目,所以韦玲珑的头颅不自觉得微微扬着,也许岁月让她变得憔悴了不少,颜值上大打折扣,但行走之间,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

即使是平常生活沉重的压力,在拼命磨砺掉韦玲珑她身上的棱角,但是那种从生下来懂事之后,就经过训练刻在骨子里的贵女礼仪,还是起着作用。

尤其是面对刘烿,韦玲珑更加不想着在这个女人面前低头。

同样的,韦玲珑在心里,也是在吐槽:切!一把年纪,还打扮得这么花枝招展的,有什么好看的?庸俗!

隐在暗处的余颖看着她们两个女的,和原主记忆里的两个人比较了一下,终于明白原主为什么和韦玲珑的关系?不怎么亲密的原因。

韦玲珑的性子太过孤傲,只怕能得到她青睐的人,应该也是那种才女,像原主这种虽然对读书还可以,却还是不怎么用功的人,韦玲珑应该是敷衍了事。

但刘烿对原主,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和声细语,简直就是掏心掏肺的好姐妹。

原主一个什么都没有经历的小姑娘,喜欢上温柔如水的刘烿,把她当成好姐妹是很正常的。

不过余颖看得很清楚,韦玲珑应该是知道什么,所以对上刘烿的时候,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屑,那是为什么?

事实上,像韦玲珑这种人因为太过孤傲的缘故,并不见得喜欢说别人的坏话。

所以原主不知道刘烿的把柄,只怕萧唯松也不会知道,找个机会打听一下。

这一刻,余颖有些希望韦玲珑能说点什么。

她们都令人印象深刻,余颖赶紧退开,让人准备开门,毕竟外面已经开始叩门。

所以萧府的偏门很快打开,萧家的仆从们鱼贯而出,见到客人赶紧施礼,然后带着客人去了大厅。

原本是男、女客人应该分开的,但是毕竟还有所谓的亲戚关系,所以萧家打算相互认识一下再分开。

余颖早已经回去,跟在萧唯松身边。

大嫂张氏在另一边,后面是几个孩子,迎了出来。

其实萧唯松对于韦玲珑、刘烿,没有什么印象,毕竟在大家族里,男女授受不亲从七岁就开始,萧唯松也就是对自家亲妹妹多些注意。

至于韦玲珑、刘烿她们两个人,萧唯松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

等到韦玲珑、刘烿进来后,张氏很快就察觉出来,显然刘烿的物质生活条件,要比韦玲珑好太多。

张氏不由地想起来萧家已经查过她们的生活,韦玲珑的操行还是不错的,但是不怎么会打理嫁妆,可以说一直是在吃老本。

再加上韦玲珑她性喜读书,书籍不怎么便宜,另外她对笔墨纸砚都有自己的要求,不肯降档。

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韦玲珑一家的钱财,还是比较紧张。

不过幸而当初萧家给的嫁妆有些土地,才没有让韦玲珑一家去吃土。

怎么看,就感觉韦玲珑这个人,还是过于清高了点,但人的秉性是天生的,也许在韦玲珑看来,她活得不错。

嗯,看样子的确是可以对韦玲珑好点,张氏认同了余颖的判断。

而余颖的注意力在刘烿身上,不知道为什么见过萧唯松的时候,刘烿明显得有些紧张,甚至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怎么会这样?余颖有些吃惊,毕竟这个动作意味着什么?余颖很明白。

不过,原主的记忆里可是没有什么印象。

很快的余颖就注意到一件事,刘烿应该是看到了和萧唯松站在一处的张氏,于是她的身体很轻微得僵直了一下,面容也微微扭曲了一下。

甚至在看向张氏的时候,刘烿的眼睛里带着一种不易察觉的愤恨。

一旁的韦玲珑看在眼里,比较隐晦地翻了个白眼,眼睛里露出一丝嘲弄,但她心里何尝不是有些怅然,这位萧唯松的继室命真心不错,竟然一跃为二品大员的夫人。

甚至这位继室的身份,说起来连她们都不如,但是人家命好。

所以韦玲珑这一次不得不认命,对于这位张氏夫人,韦玲珑有些羡慕的,毕竟萧唯松的身份不错,连京城里的房子都换了,可以过上那种不用担心柴米油盐的日子。

不过韦玲珑也知道这是天生的命,所以心里有几分羡慕妒忌一下,就过去了。

甚至这些年韦玲珑在下面,也吃过不少苦头,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经过得不错,毕竟萧家还是给了她不少嫁妆,而底下的女子别说是嫁妆,往往会不知道卖到哪里去?

其实说起来,韦玲珑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萧家的远亲,韦家就是留下一些家产,也不会多,而萧家陪嫁的绝对超过,所以韦玲珑见到萧家夫妻的时候,是恭恭敬敬的。

毕竟她韦玲珑是知道礼义廉耻的,比刘烿那个女人好太多,以为她看不出来,现在还肖想表兄。

其实韦玲珑能明白刘烿的想法,说起来表兄萧唯松现在看上去,带着那种久在高位的官威,相貌堂堂,怎么看都比刘烿和她韦玲珑的夫君好太多。

但是韦玲珑同样知道,她们和表兄是各自婚嫁,甚至表兄就没有亏待她们,所以韦玲珑就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和表兄多过联系,要联系也是找现在的嫂子。

不知廉耻,是韦玲珑对刘烿的评价。

既然已经有了婚姻,还惦记着别的男人做什么?

于是韦玲珑一把挽住刘烿的胳膊,趁机掐了一下刘烿的胳膊,在刘烿准备大叫的时候,韦玲珑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还是小心点,这是萧府。”

然后韦玲珑声音回复了正常音量,说道:“刘妹妹,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刘烿差点气爆,什么时候韦玲珑她也学会阴人了?这时候的刘烿恨不得给韦玲珑一记耳光,于是拔高了嗓门,刚吐出一个字,“你!”

就在这时候,余颖插口道:“大嫂,你带着两位夫人去后院吧!”

她的声音很是低哑,于是一下子压住刘烿的声音。

“好,两个妹妹咱们还是到后院去,让他们男人多说几句话。”张氏笑不露齿地道。

而韦玲珑在看到余颖的那双眼睛时,有些愕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熟悉?

不过余颖此刻毕竟是男人的装扮,所以韦玲珑不敢多看。

这时候,张氏身边的人已经请她们去后院。

这时候韦玲珑和刘烿的夫君,也觉得男人之间还有自己话说,所以还是很有些赞同这个提议,毕竟是男女有别,所以还是分开好。

到了这个时候,余颖说实话对刘烿的印象不怎么好。

刘烿、韦玲珑两个人站在一处的时候,要是没有察觉出刘烿本性的人,只怕更喜欢刘烿,因为她会打扮,会甜言蜜语,更讨人喜欢。

而韦玲珑常常保持着微微仰脸的习惯,一看就知道高傲的性子,有些才女的范儿,只是这世上喜欢才女调调的女性并不怎么多。

生性高傲的才女智商不会低,但是不意味着情商高,往往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开始耿直地得罪了不少人。

但是她们往往没有什么隐晦的想法,很直白。

所以韦玲珑的做派一出来,余颖很快就倒是没有对她有什么反感,毕竟人的性格是天生的,能一直坚持自己所坚持的信念,已经算是少见。

毕竟人在生活中,身上的很多棱角被磨砺掉。

而韦玲珑却依旧是自己多年的做派,也不知道能保持多久?

只希望她的坚持,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韦玲珑不会后悔。

余颖知道韦玲珑这种人也许不怎么讨喜,但人性上还是比较靠谱。

怎么也比刘烿好!

其实在看到刘烿的时候,余颖把原主的记忆找出来,再加上今天近距离的观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刘烿曾经看上过萧唯松。

至于原主应该是没有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原主在闺阁之中,过得很舒服,就没有学习过宅斗。

这也就是能解释为什么刚才刘烿在见到张氏的时候,才会有些怨毒。

大概刘烿认为自己也有资格嫁进萧家,毕竟张氏在她看来,身份还不如她这个孤女。

而余颖却知道刘烿的性子,不会得萧唯松的喜欢。

萧唯松的两个妻子,虽然相貌、出身、学识都有所不同,但最重要的是知道本分,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这一点刘烿身上没有,所以萧家才绝对不会选择她。

不过韦玲珑和刘烿两个人之间的动作,余颖看得很清楚,应该是韦玲珑看不惯刘烿,出手算计了一下刘烿,说起来韦玲珑还是有些变化的。

所以当余颖看到刘烿一时间想要翻脸的时候,直接出声,提醒刘烿,这是萧府。

然后余颖就提议分开,看到刘烿憋气,不得不憋着时,心里美滋滋的。

而余颖表面上的身份是个男人,自然不会跟去后院,就没有接着观察刘烿和韦玲珑的行为,毕竟张氏会注意的,她不是一个笨蛋。

余颖已经派人去探问跟着韦玲珑和刘烿的人,毕竟说起来,她们两个人的仆从有些是从萧家出去的。

原主的记忆一大块消失,只能是找到那些曾经最后见过原主的人,从侧面了解一下,这些事情都是萧家的忠仆去做,比如清梅就派上用处。

当然余颖她也没有认为,一定会有什么收获,毕竟时间过去的很多年,有些也许永远找不回来。

虽然有些不知道原主的遭遇,但原主夫家的人是绝对插手,就是不知道是那几个参与?

至于其他害了原主的人,只能是慢慢查,总是可以追查出来。

事实上,余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追查竟然有了一个大大的收获。

这让余颖都有些吃惊,不过她毕竟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所以惊讶只是一下下,然后把事情还是放在心里,对那个人没有任何表露。

但是私底下,余颖接着往下查。

再说李哲轩和蚨嫣然一家人,和韦玲珑、刘烿两家人是前后脚进入京城,之所以会没有放他们回家,而是打进天牢里是有原因的。

这一次皇帝派去探查的人员特别认真,查得很细心,以前没有注意的细节都查到了,原本皇帝只知道刘烿包揽讼事。

而今新的发现让皇帝大吃一惊,蚨嫣然包揽讼事不说,还自接上手插手政务。

好吧,在知道萧隐的真实身份后,皇帝倒是知道女性不见的都是没有能力的人,但是怎么看,蚨嫣然绝对不是那种很有能力的女人。

幸而李家派去辅助李哲轩的人,不是蠢蛋,还是尽量做好分内的事,但也是趁机占了不少便宜。

可以说,李哲轩治下的子民算是颇为倒霉,要遭受更多的搜刮。

就是原本有些富庶的人家,也渐渐过得不怎么好。

但是这些年来,李哲轩的政绩一直是优等,正好印证了一句话:朝中有人好做官。

于是在知道所有的情况下,皇帝大怒,竟然还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说!还有多层的盘剥,不给百姓活路。

天子一怒,下面人自然是赶紧行动,所以李哲轩、蚨嫣然直接被投进大牢。

事实上,他们夫妻两个人到了大牢里,刚动了一下刑法,他们夫妻两个人就招供了,两个人说起来一直是娇生惯养,哪里吃过这种苦头。

这时候的李哲轩、蚨嫣然他们为了少吃苦,不得不把所有的事情,都招出来。

等到他们两个人签字画押之后,就单独关了起来。

蚨嫣然这个女人也算是有过奇遇的人,自然知道他们说出来的话,绝对是要砍头的。

毕竟萧唯松现在是位高权重,她亲妹子的死,萧家绝对会要报复的,所以蚨嫣然并没有认为自己能活下去。

怎么会这样?

蚨嫣然这时候绝望了,甚至都顾不上自己被扔在地上,眼泪直流。

明明有人的经历比自己还要惨,却最终翻盘,成为人生赢家。

哭着哭着,蚨嫣然不知不觉睡着了,甚至很快进入梦乡,就仿佛回到了过去。

其实说起来,蚨嫣然和李哲轩原本就是一对,虽然没有订婚,但是郎有情妾有意,就等着李哲轩考上进士之后,就成婚的。

结果半路上杀出个萧大娘子,李家愣是押着李哲轩娶了原主,把蚨嫣然的肚皮差点气破。

但是蚨嫣然她没有地方可去,只能是紧紧抓住表兄,最后不得不成了贵妾。

蚨嫣然感觉自己委屈,明明是准备成为正妻的,最后成了贵妾,虽然没有签卖身契,但是妾就是妾。

妾在妻的身边只有站着的份,这一点从‘妾’字上就看出来:立女,意思是没有资格坐。

事实上真正的小妾,就应该替正妻布菜、打帘子,甚至有时候失宠的妾,还不如大丫鬟的地位高。

这怎么不能让蚨嫣然她感觉到痛恨?

等到和表兄上任之后,蚨嫣然一直认为是原主夺了她的幸福,把所有的愤恨都要发泄到了原主身上,原主的一切都要抢走。

终于那个机会来了,所以原主的身份、嫁妆都要落到她的手里,甚至一根手指被砍下来送到她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