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008章如果你想要,我只能用别的方式满足你
    第008章如果你想要,我只能用别的方式满足你

    呵,这才一天就呆不下去了。竟然坐在那里发呆。乔陌漓一张俊脸黑的如锅底。

    “立即让她回别墅伺候着!”

    “是,少爷。”

    林叔来到海边,“三少奶奶,少爷让你去书房伺候着。”

    颜汐落转过身,又伺候,他不是不让她进去吗?昨天她去照顾他,差点被掐死。

    “林叔,三少不是不让我照顾吗?”

    “这个……三少奶奶,少爷心情不好,您还是不要惹他生气,虽然你刚刚嫁进来,但是少爷并没有说什么。”林叔看着颜汐落幽蓝的眸子,纯真的容颜,一点也不像有心机的人。

    “好的。”颜汐落站起身往回走,她走进别墅直接上了二楼。她轻轻敲了敲书房门。

    “进来!”

    颜汐落推开门,看着男人在办公桌旁看文件。

    他一身深色的衬衫,慵懒的靠在椅子上。那样优雅高贵的样子,如果不是很冷,简直让人着迷。

    “三少,你找我什么事?”她离他三米的距离看着面无表情的男人。不敢靠近一步。

    在内心她还是介意昨天他突然掐她脖子的样子。

    她可以理解,坐了这么久的轮椅性情不免暴躁。

    “你在海边做什么?是不是嫁到这里不开心?”他抬起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颜汐落,像是要看穿她的内心。

    颜汐落摇摇头,“没有,我没什么事做,就去海边散步。三少,你可以给我安排工作。我什么都会做!这样也可以打发时间。”

    男人冰冷的眸子没有半点温度,“颜汐妍,别再装了,你一个千金大小姐,想做什么?难道你不是想着离开?还是乔陌宸让你来监视我?”

    他突然滑动轮椅两秒钟就到了她的面前,颜汐落吓了一跳。

    她立即后退一步,她怕他再次掐她的脖子,男人幽深的狭眸如一道旋窝,像要把她吸进去一样。

    “就算你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如你所愿,从昨天那一刻开始,你是我乔陌漓的妻子,就算死也死在这岛上,至于你想再和乔陌宸在一起,就等下辈子!”

    他紧紧的盯着她的小脸,这张脸长的这么娇嫩,迷人。内心比蛇还毒,他轻蔑笑了笑,“哦,还有件事我还没告诉你,因为我的双腿残疾,和你不能行夫妻之礼,还请你慢慢在这里好好守活寡!”

    他脸上的表情突然让人不寒而栗,羞辱她的话从嘴里如数吐出来,“如果你实在不甘寂寞,我也可以用别的方式让你满足。但是这辈子你的人,包括你的思想都不能离开这座岛。所以以后不要在装出可怜的样子,这里没人同请你!”

    颜汐落怔怔的看着男人千变万化的表情,说的那么刻薄的语言。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她的心突然开始同情这个男人。是什么让他这样恨,难道不是他们兄弟抢姐姐吗?

    然而他现在已经抢到了“姐姐”。不应该高兴吗?

    “三少…我,我从来没有不高兴,我很愿意照顾你,我既然嫁给了你,就不会和其他人有任何联系。”为了爸爸,可千万不要要惹这怪人生气。

    乔陌漓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懵懂的样子,想到嘴边的话又咽下去了。

    “你想照顾我?”他滑动着轮椅,顺手拉开里面的玻璃移门,“去把里面洗干净,之后还有卧室,都打扫一遍!”

    他回过头看着站在他身边娇小的女孩,带着嘲讽的笑,看看她能装到几时?

    这样的千金大小姐,他一开始已经调查好,她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十指不沾阳。

    他让她洗浴室和打扫卧室的卫生,看她会不会跳起来。

    颜汐落微微一笑,点头答应,“好,我这就去做。”

    说完自顾自的走进浴室,拿起毛巾开始清洗。

    十分钟后,他轻轻滑动轮椅到浴室看看,女孩弯着腰,用毛巾擦着洗脸盆。她穿着齐膝的裙子。

    两条雪白的小腿直直的立在那里,随着她拭擦的动作,裙子一高一低的晃荡。

    盖住的股部隐约在裙摆里。乔陌漓竟然看呆了,突然一阵口干舌燥!

    shit!他立即转身滑动轮椅离开,一想到昨天她的小手撑到他的那上面。他小腹一热!

    该死的!他这是怎么了?

    竟然对这个女人想入非非,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想过女人的事,虽然她是他的妻子,但是他不会忘记娶她进来是为了报复乔陌宸。

    他要让她受尽折磨,让乔陌宸痛不欲生!

    这才刚开始,再过几天,想必那个男人会来岛上讨说法!好戏还在后面。

    他立即滑动着轮椅,走出书房,打了电话。

    没一会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的驶进别墅,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走下车。直接走进客厅。

    “陌漓,听说昨天你结婚了?怎么,连新娘子也不给我们看看,就这样藏起来了”男人走到沙发上一下子坐下来。

    他笑容满满的看着轮椅上的男人,单手敲着沙发背,“这么急叫我来做什么?是不是新婚欲求不满?嗯?”

    乔陌漓睨着沙发上笑的如妖孽的男人,他很想跑过去撕下他一副欠揍的表情。

    “马上去普庆!”男人滑动着轮椅望外走。

    沙发上的男人立即跟过去,“喂喂,陌漓,最起码让我看一眼新娘子再走。云尚他们还没去。”

    可是轮椅无声的离开客厅滑到沙滩上,到了汽车旁边,乔陌漓一下子从轮椅上站起来,顺手打开车门,坐进车子。

    “……”后面的男人赶紧往后望了望,确定没人赶紧走上驾驶室。发动车子。

    “你干嘛自己上车?要是被有心人看见……”他回头看了眼俊脸黑的如锅底的男人。欲言又止。

    车子离开沙滩后,留下孤零零的放着的那个轮椅,被海风吹的摇晃着。

    二楼,颜汐落洗完浴室,站起身擦擦手。

    看见自己的杰作还是比较满意的。她笑了笑,这些事情她从小没少做。难得到她?

    她转身走出去,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入目的是深蓝色的窗帘,和同色的棉被,整整齐齐的放在大床上。那张大床很大,几乎可以站半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