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少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陆少华看着乔陌漓慢慢变黑的俊脸,再次故意火上加油,“这几年你都没怎么出来见见世面,如果被她撩拨的控制不住,先尝尝滋味也并不是不可以!”

    说完和云毅哈哈大笑,云尚嘴角抽了抽!

    乔陌漓玩味的看着陆少华和云毅,拿起桌上的酒杯,“听说bk这段时间很闲,智利那边有任务缺人,死亡沙漠遇见原始兽人。你去那里比较合适。”

    在陆少华惊呆的眸子里,他转身拿起桌子上的一串钥匙。

    云毅一把抢了个空,“我记得有两辆劳斯莱斯幻影在你那里一直空置着,我让林叔去开到岛上去洗洗干净!”

    “……我操,那两辆车是我的,我自己洗,你…”云毅急了,这个男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不就是嘲笑他没有过女人吗?

    又要把送出去的车子在收回,他可是把另一部给了他未来的小舅子,是为了追回他的女人!

    这怎么能要回来。

    陆少华赶紧坐过去,拍着乔陌漓的肩膀,“呵呵,沙漠那地方是人去的地方吗?如果遇见女兽人,你还有我这个兄弟吗?”

    “女兽人?那不是正和你意,我记得你去年玩三p玩的上瘾!区区一个兽人还不在你的话下!”乔陌漓冷脸看他。

    陆少华眼前浮现高大魁梧的女兽人把他扑到在沙漠里,强悍的撕下他的衣服。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

    “嘿嘿,陌漓,我知道你定力很好,绝对不会随便碰女人。我给你倒酒!”陆少华立即凑过去拍马屁。

    他再也不能和这个男人开玩笑了。

    这时候隔壁包厢“嘭嘭!”发出玻璃碎裂的声音。

    乔陌漓蹙着眉头,看向云毅。

    云毅猛地站起身,“这谁啊,竟敢来老子地盘砸东西,不想活了!”

    他站起身推开门直接走到隔壁包厢。

    隔壁包厢里,乔陌宸喝的醉醺醺,被两个保镖架着准备往出走,他一拳把身边的黑衣保镖挥到地上。

    茶几上的酒瓶和杯子碎了一地,“滚开,连你们也欺负我!”

    保镖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二少,您喝醉了,夫人让我接你回家!”

    “回家?”乔陌宸缓缓睁开血红的眸子,“老爷子有把我当家人吗?他把我的女人送给那个残废!我恨他!”

    乔陌宸一下子坐在沙发上。他身后的男人立即走过去,“二少,夫人让你沉住气,以大局为重!”

    “大局?”乔陌宸微微抬眸,嘴角瞬间露出狂笑,“哈哈哈,你以为我怕那个瘸子?我只是恨老爷子把我的女人送给那个残废。凭什么!他什么事都不做,还占着公司最大的股东!我为公司幸苦了这么多年,凭什么他占那么多!”

    “老爷子不死,这个家老早都会被那个瘸子霸占!”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包厢炸开。

    保镖立即捂住他的嘴,“二少,小心隔墙有耳。走吧!回去吧!”

    两个保镖架着乔陌宸往出走,乔陌宸挣扎着说,“我不走,我要喝酒!”

    刚走到门口看见云毅高大的身影的站在门口,他神情冰冷的看着乔陌宸。嘴角带着嘲讽的弧度。

    “乔陌宸,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希望你下次发酒疯给我滚远点!”他指着微眯着眼眸的男人,警告的说。

    乔陌宸抬起头看见云毅,一下子推开保镖,狠狠的看着云毅,“你算个什么东西,来管老子的闲事!”

    “嘭!”乔陌宸刚说完,云毅抬起脚踢过去。乔陌宸一下摔倒身后的沙发上。两边的保镖一拥而上,抬手攻击云毅。

    云毅三拳两脚解决两个保镖,一把抓起地上的乔陌宸,“我警告你!少在我的地盘撒野,就你这怂样,还敢骂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顺手把人拖出包厢扔到走廊,两个保镖立即忍住疼,架起乔陌宸离开。醉酒后的乔陌宸看不清对方是什么人。只知道自己挨打了!

    被保镖架着离开。云毅拍拍手走进包厢。看见乔陌漓坐在沙发上,阴冷的神情如地狱里的修罗!

    他的耳朵不聋,乔陌宸的每一句话,他都听见。双手慢慢收紧。眸中泛出阴冷的光!

    “解决了!妈的,窝囊废!”云毅坐下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下去。

    乔陌漓站起身,从怀里拿出面具戴在脸上离开,陆少华立即站起身跟出去,云尚也从怀里拿出面具戴上跟出去。

    普庆娱乐城门口,保镖架着歪歪斜斜的乔陌宸往停车场走去,突然看见有个带面具的男人从他的身边走过。

    后面有是一个面具男人跟着一起,还有一个冷面阎王一样的男人跟着出来。

    乔陌宸嘲弄的一笑,“没事带什么面具!搞的像黑社会!”

    他低头吩咐保镖,“回家!”

    霓虹灯下,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从乔氏集团经过。车上的男人微微侧谋看着高楼大厦!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晚上九点,乔陌漓回到灵岛,老远就看见林叔把轮椅推出来,在沙滩汽车旁扶着乔陌漓坐上轮椅,直接推进别墅。

    “她今天有什么情况?”走进卧室的男人看着柜子上摆放的东西。问林叔。

    “三少奶奶今天把浴室和卧室打扫后就在房间开手机。中午的时候佣人听见她哭了!下午一直在房间,晚饭也吃的很少。”

    林叔如实回答。男人俊脸慢慢黑下去,终于哭了,这才第二天就哭了。

    很好,颜汐妍,日子还长,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但是,我感觉三少奶奶不是他们调查的一样,她对下人很温和,也很谦虚,您让她做的事,她做的很好。”

    “一点也不像千金大小姐干的活。她不像一个有心机的女孩!”林叔蹙着眉。

    乔陌漓闭上眼睛,低声道,“她难道不会装?为了给乔陌宸探听消息,她难道不会装无辜?”

    林叔刚想说什么,乔陌漓滑动着轮椅来到书房浴室,看见里面整整齐齐,一尘不染。眉头蹙的更深。

    “去查查她今天给什么人联系过!”

    “是,少爷!”林叔离开卧室直接走到一楼地下室。

    乔陌漓滑动轮椅直接推开颜汐落的卧室,大床上凸起一小块,整个卧室很安静。

    甚至听不见她的呼吸声。

    乔陌漓轻轻滑动轮椅,在她的床前,随手打开床头灯,床上的女孩侧脸睡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