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给我剥虾

    乔陌漓脑子里竟然在想:这个女孩现在是他的妻子?那么小,像个小女孩。

    他想到白天乔陌宸在包厢痛苦的醉酒,一下子直起腰,狠狠地瞪着床上的女孩。

    嘴里露出轻蔑的笑,也是,如果不漂亮,乔陌宸又怎么会那么痛苦。

    他眸中瞬间变得阴冷,抬手关掉床头灯,滑动轮椅离开房间。

    他回到卧室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黑夜的海面。心里说不出的落寞!

    没一会林叔敲了敲门,走进去,看见男人站在阳台上。

    他轻轻的走过去,“少爷,查到了!”

    “三少奶奶今天没有和任何人通过电话,她只给宣城b大三个学生发了信息!”林叔把卫星信息给乔陌漓看。

    男人深邃的眸子睨着林叔手里的信息表。

    “b大学生?她不是和乔陌宸联系?”乔陌漓想到今天乔陌宸醉酒的样子,难道不是接到这个女孩的电话,而伤心买醉。

    “没有,我查了三少奶奶的通话记录,她从来没和二少联系过!”林叔看着男人冷冽的表情。轻轻退出去。

    没联系过!是来之前换了手机。乔陌宸有多阴险他难道不知道。

    这个女人在这里哭,乔陌宸在酒吧卖醉!

    乔陌漓冰冷的神情在黑夜里泛出寒光!

    第二天刚蒙蒙亮,颜汐落就被敲门声吵醒,她睁开眼睛立即爬起来。

    门口站着梅姨,“三少奶奶,少爷让你去餐厅伺候着。”

    “……”这天刚亮,怎么就要去餐厅。

    “好,我马上来。”她转身穿好衣服,洗漱好走下来。

    男人优雅的坐在餐桌旁,两个佣人给他端来饭菜。

    颜汐落抬头看向男人,在看看桌上的饭菜。

    这早饭也太丰盛了吧。这么多,能吃的完吗?浪费!

    她还是走过去,立即帮他舀了碗汤,“少爷,喝汤。”

    乔陌漓紧紧抿着嘴,“剥虾!”

    颜汐落立即坐下来把虾剥好后放进男人的碗里。

    她一双素白的小手,熟练的在他面前剥着虾,时不时抬起头看了男人一眼。

    就看见他蹙着眉头。有些不悦。

    “没有手套吗?不知道我有洁癖吗?”

    颜汐落耳朵一热,他有洁癖!

    她赶紧把碗里的虾用手拿起来自己吃了,再去厨房拿了手套,继续剥。

    这一系列的动作,被乔陌漓看在眼里,脸更加黑了。

    “我叫你剥没叫你吃!”

    “……”颜汐落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男人,“你不是不吃我没带手套剥得吗?我只能吃了!”难道他不吃总不能扔掉!

    男人不吭声,看着碗里没一会堆了半碗虾,脸黑的像锅底。

    这个女孩在想什么,难道要把一盘虾都剥出来。她就不能剥别的吗?还有蟹她不剥。

    “你剥那么多等会你都吃了!”男人拿起旁边的寿司吃起来。

    颜汐落停下来看着他,“不是你要叫剥的吗?”

    男人终于怒了,“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我让你剥没叫你全部剥了,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能做什么?”

    颜汐落抬头看着眸光阴冷的男人,抿抿嘴,“你让我剥虾,我剥的很好啊!你吃不完我吃,倒了也浪费!”

    “……”男人看着女孩幽蓝的眸子,和碗里半碗虾,直接把碗送到她的面前,“吃吧!”

    颜汐落取下手套,“你不吃了吗?”

    “看见这么多虾都饱了。”说完滑动着轮椅离开餐厅,留下颜汐落怔怔的看着半碗虾。

    她瘪瘪嘴,不吃拉到!

    她拿起筷子夹起虾开始吃起来。

    男人在电梯里看见餐桌上的女孩大口吃着虾,尴尬的别过头。

    这个女孩像是几天没吃饭的样子,这个样哪里像个千金大小姐。

    想到这里眉头深深的拧了拧。

    男人走进卧室后关好门,起身站在阳台上。他修长的身子,和笔直的双腿,浑身透露出冷漠矜贵。

    林叔轻轻推开门,看见站在阳台上的男人,立即关好门,“少爷,这是你让我找的书籍。”

    男人转身看见林叔抱着几本厚厚的书,放在他的书桌上。

    “真的让三少奶奶看这些书吗?”林叔有点开始同情楼下的女孩。

    “她不是说要照顾我吗?让她看这些书就是学会怎么照顾我。她要是没有耐心,几天就会哭闹。我到底要看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男人转过身坐到书桌上,“让她吃好上来!”

    过几天要去法国,他这几天要看看这个女孩能坚持到何时!

    “是,少爷。”

    林叔下楼的的时候颜汐落正好吃完,林叔笑看着她,“三少奶奶,您吃好了吗?少爷让你去书房伺候!”

    又去书房伺候。他又叫她做什么,浴室昨天才洗干净,卧室没什么可打扫的。

    她点点头,上楼敲了敲门。

    “进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永远是冰冷的。

    她推门进去看见他坐在轮椅上,阳台上太阳已经照射进来,洒在他的身上,在他的头顶镀上一层荧光。

    “三少,您叫我来做什么?”颜汐落站着离他三米的距离。

    “我的腿每天需要按摩,因为时间长了会萎缩。所以每天按摩是你的必修课。”他看着他的腿,然后抬眸慢慢看向女孩。

    颜汐落微微一怔,“可是三少,我不会按摩,要不要请个家庭医生定期来按摩。”她毕竟不是学医的。

    男人修长的手指着桌上的书籍,“那些书可以教你。你不会可以先学着。如果我想请医生的话,还娶太太做什么?”

    他逆着阳光坐着,颜汐落看不清楚他此时的表情,但是他看都不看她一眼,滑动着轮椅直接去了书桌,看着文件。

    颜汐落走过去看着桌上厚厚的书,《按摩诀窍》,《如何让瘫痪人站起来》等……

    颜汐落看着这些书,没有说什么,拿起一本准备去卧室看,男人低沉的声音,“就在这里看,晚上准备开始工作。”

    “……可是,我……”

    “怎么?有困难?我记得你第一天来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要照顾我,这就不耐烦了?”男人抬起冰冷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女孩娇俏的小脸。对上她无辜带着水润的深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