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022章她是颜家二小姐颜汐落
    第022章她是颜家二小姐颜汐落

    颜汐落已经吓得浑身开始颤抖,男人一只大手禁锢着她的杨柳腰,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游走。颜汐落用力挣扎,男人纹丝不动,接着分开她的腿,挤进去……

    颜汐落喉咙已经喊哑了。力气也用光了,她无助的再次大喊,“爸爸救我,东航救我!”

    男人听见她的喊声,大手骤然收紧,冷冽的眸子从面具后面露出毁灭的光。

    他固定好女孩的身子,毫无犹豫的冲进去……

    “啊!”尖叫声划破黑夜的闪电,但雷声依旧滚滚,闪电时不时照亮眼前的面具,在颜汐落绝望的眸光中呈现灰白。

    强烈的刺痛,像是要把她凌迟处死。

    “乔陌漓救我……”女孩泪水挂在苍白的脸上。喊出最后的一句话,痛的瞬间晕过去。

    男人听了她的最后呼喊,浑身一震,他低头看着女孩宛如一朵雪莲花一样失去了色彩,凄然飘落。心里狠狠一震!

    理智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他突然取下面具,一张如妖孽的俊脸冷冷的盯着的女孩,俯首不由自主的女孩苍白干裂的唇瓣……

    女孩的香甜瞬间覆盖他的满腔怒火。但是猛地想到什么,他冰冷的眸子再次露出寒光。

    既然想当替代品,就准备接受他的游戏,随后狠狠的占有着晕过去的女孩。

    外面狂风暴雨下了整整,而卧室的男人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次又一次要着的女孩。

    她的滋味竟然让他上瘾,他停不下来。他扭曲的心里在这一刻竟然变得安宁。他的心里竟然庆幸:这个女孩不是乔陌宸的女人!

    当天边泛出鱼肚白,雷雨也渐渐消失,男人终于起身走进浴室,几分钟后出来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女孩,和那一朵玫红……转身离开卧室。

    次日,太阳从五角窗缝里直来,的女孩慢慢睁开眼睛。浑身如被车碾压过的一样,痛的她倒吸一口冷气。

    她难道做梦了?

    但是她这么多年的梦不是这样的,火辣辣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不是梦。

    但是昨晚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强一暴她。

    这里是乔陌漓的地盘,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胆的人,但是昨晚的人难到是乔陌漓?

    不不,不可能是他,他残疾坐在轮椅上,怎么可能“走”到她的面前。

    颜汐落绝望的闭上眼睛,她什么都没有了,她被人夺取身体,再也回不去了。

    她将在这座岛上自生自灭!她的泪水从苍白的脸上慢慢流下。

    颜汐落,哭吧,只这一次!

    哭完你还得继续你的人生,哪怕这是地狱,也是你自己选择!

    当天颜汐落没有出卧室,她睡在一动不动,梅姨看不下去只好把饭菜端到房间,颜汐落在晚上的时候只是勉强的吃了一点点。

    而另一个卧室的男人也是一通宵没睡,他昨晚失去理智占有了这个女人后,就冷静下来了。

    他在做什么!他竟然强占了她,当他知道她不是乔陌宸的女人时候,知道她合着别人一起欺骗他的时候。他就想狠狠占有她!

    回到房间后他不断的回味刚才那一场蚀骨缠绵,她的美好,她的紧致,让他。

    之后竟然骂自己禽兽,把她弄晕了,但是他理所当然的想,她是他的妻子,是自己送上门的,怎么可能怪他!

    但是第二天看见她一天没起床,他突然开始慌了,他不想承认昨晚的男人是他。

    他再次为自己宽心,是她自己隐瞒身份,他也不拆穿她,看她能装到何时。

    这样一想,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这个女人既然送上门,那就别怪他不客气。

    但是她为什么不起来吃饭,难道真的是昨晚自己太狠了,想到他二十几年第一次碰女人,难免有些不懂轻重。

    但是高傲如他,怎么可能去看她,或说出昨晚的男人是自己。他烦操的坐在书房阳台上。

    没一会林叔敲门进来,“少爷,查到了。”

    他把一份资料递给了乔陌漓,“嫁到别墅的三少奶奶是颜家二小姐颜汐落,她是颜耀海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的,在家里一直受歧视。”

    “当颜家大小姐听说由二少换了您,就和邝丽云想方设法让二小姐颜汐落嫁进来。颜汐妍躲了一段时间,就出来继续和二少恩爱!”

    乔陌漓看着手里的资料,听着林叔的话,眸中泛出阴冷毁灭的光,很好,颜汐妍乔陌宸,我会让你们知道欺骗我的下场。

    “立即通知法国那边,计划提前行动!”这样的之辱他会让乔陌宸百倍千倍偿还!

    虽然他从来没想过要娶颜汐妍,更是庆幸这个女孩不是乔陌宸的女人,但是这样被人欺骗,他不可能放过。

    在他的世界里,被欺凌就是弱者,他当了九年弱者,现在不想在当弱者了。

    林叔退出房间,他拿着手里的资料才慢慢翻看:颜汐落,20岁,宣城b大二年级学生,学的是设计专业。

    小小的一寸照片笑的娇萌,洁白得牙齿整齐的排着,幽蓝的眸子纯净如水,她笑起来很好看。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看见她笑过,呵呵,替姐出嫁,还养育之恩。这是电视剧里的把戏,她也信!

    他轻轻放下资料,看着天边的残雪的夕阳慢慢落下,颜汐落,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就不会在让你受苦,尽管你是个替代品。

    这时候书房门又敲开了,他猛地转过身,以为是颜汐落来了,因为每到黄昏是她给他做复健的必修课。

    可是不是她,是梅姨,他的俊脸瞬间黑了。

    “少爷,三少奶奶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她是不是生病了?”

    男人俊脸瞬间更黑了,不就是昨晚睡了她吗?用的着不吃饭来装病,这个女孩还真不知好歹,他都没怪她欺骗他,她竟然绝起食来了。

    “她不吃由着她。”他就不信她会一直饿着,知道饿死,她还要不要报恩了?要不要装下去了。

    一连两天颜汐落都没出房门,她每天勉强吃点食物就在阳台上看着前面的海面。她神情落寞,让人看着她像是要跳进海里一了百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