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026章从此以后我们睡一个房间
    第026章从此以后我们睡一个房间

    想到这里,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她睡的很不安,拧着眉头,像是遇见什么不好的事。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俯首吻上去,他不敢用力,怕她醒来。

    他在她的唇瓣上细细的,她的唇瓣一如既往的甜蜜。他越吻越重,他的双手开始掀开她的睡衣,从前面衣摆里伸进去。

    刚好捂住她的柔软,女孩“唔”的一声。

    颜汐落睡梦中被人堵住嘴,不能呼吸,她猛地憋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看见有人又在侵犯她。

    “啊!”她大叫一声。用力推开他,颜汐落突然想到上次,恐惧阵阵来袭。

    “别怕,是我!”男人紧紧的握住她颤抖的小手,她果真被上次吓到了。

    “……乔陌漓?”颜汐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力揉了揉,才看清的男人真的是乔陌漓。

    “嗯,是我,从今以后,我们住一个房间!”男人伸手把她拉进怀里,盖上被子。

    “……”住一个房间?她的瞌睡一下被惊吓的无影踪。

    “乔陌漓,我还没准备好和你睡一间房,也…不习惯。”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和男人特有的味道。浑身紧绷的厉害。

    “要准备什么?你是我太太,睡一个房间很正常,从现在开始要养成习惯。”乔陌漓抱着她说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可是。我…”颜汐落在他怀里开始乱动,想挣开他的怀抱。她感觉身后一股热浪朝她的背后袭来。

    “别动!”男人沙哑着声音低吼,“在动我不介意做点别的!”

    颜汐落大脑轰的一声,吓的一动不敢动。

    男人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边,她紧张的浑身颤抖,又不敢乱动。

    过了一会颜汐落腿都酸了,微微动了动。听见身后男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心想应该睡着了。

    她的腿轻轻一弯,一下子碰到一个什么东西上面,那东西很烫,隔着布料,颜汐落感受到他的热量。

    身后的男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猛地一个翻身压向她,“碰到哪了?嗯?”他的声音暗哑带着磁性。

    颜汐落猛地一惊,看着她身上的男人,还有一个滚烫的东西抵着她的。经过那晚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

    她的脸烫的像火,双手撑住男人的胸膛,“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我还是去其他房间睡,我晚上睡觉不老实。怕碰到你的腿。”

    男人女孩身上一动不动,他能感受到她的心跳的声音很快,在安静的卧室扑通扑通的,合着外面的细雨。还真是好听。

    “没有其他房间了,就在这里睡。”他薄唇擦过她的脸,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

    顿了顿,“我的两只腿不好,但是第三条腿是好的,所以,你如果再有别的念头或不好好睡,我不介意和你探讨一下夫妻之间要做的事。”

    颜汐落听了他的话,她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这个男人平时那么冷漠,今天竟然说这么流氓的话。

    她猛地推开他,用了九成的力气,“乔陌漓,我说过我没准备好和你睡一个房间,也不想和你探讨夫妻之事!”

    她这样一推,乔陌漓没想到她会用那么大的力气推他,他“嘭”的一声从滚到地上。

    颜汐落大吃一惊,她没想到会把他推到地上。她赶紧跳下床,把他往起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乔陌漓脸黑的像锅底,他双手慢慢撑到床边,还没等颜汐落来到身边,撑着双手一下子爬到。

    那样敏捷的动作,如一头受伤的猎豹,他坐在回头看着颜汐落吓的失去血色的小脸。

    “还不上来睡!”他蹙着眉头,这个女孩还真敢把他推下床。

    “你是不是嫌弃我的腿?为什么要推开我。你是我太太!”男人灼灼的眸光如箭一样直颜汐落的心窝。

    “不不,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不习惯和你…睡。”她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吓的,反正她的声音在发抖。

    “不习惯和我睡?那你想和谁睡?”男人靠在,冷漠的看着站在那里一片茫然的女孩。她穿着单薄的睡衣。身子在颤抖。

    “还不上来!想感冒吗?”男人黑着脸,不耐烦的说。

    颜汐落低下头,走到另一边爬,躺在被窝里。

    她刚想说什么,男人长臂一挥,再次把她揽进怀里,“给我好好睡觉!”

    “……”颜汐落瘪瘪嘴,睡觉也要受他管。

    她再也不敢动,闭上眼睛大气都不敢出。

    乔陌漓收紧双臂,把女孩抱进怀里,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这样也很好,有个女人在怀里感觉的确不一样。

    颜汐落在他怀里坚持了一会,困意越来越浓,没一会也睡着了。

    半夜三点了,窗外的雨依旧哩哩啦啦的下着,怀里的女孩终于发出均匀的呼吸。

    乔陌漓低头看着女孩,她紧闭着长睫,微翘的小嘴,睡着了还不开心的样子。

    乔陌漓想笑,他默默闭上眼睛,抱紧怀里的女孩,只要你听话,我就不会拆穿你的谎言,就这样过下去也很好!

    他把下巴搁在她的发顶,没一会睡着了。

    也许这么多年,乔陌漓都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他两年前,在法国治疗腿的每一天,犹如生活在地狱。

    终于他能站起来了,还要装着残疾,因为他不想让爷爷难过,乔陌宸如果知道他腿好了,又会用各种手段陷害他。

    爷爷年纪大了,他承骨肉相残。他记得乔陌深去世的那一年,爷爷悲痛欲绝。是爷爷心里永远的痛。

    乔陌漓的生物钟习惯了每天六点的时候醒。但是这天却没醒。

    两人一直睡到上午九点。佣人去乔陌漓的房间没看见人,只看见轮椅吓了一跳,当轻轻推开颜汐落的房间的时候。

    看见相拥而眠的两个人,佣人立即捂嘴关好门。

    “林管家,少爷昨晚和三少奶奶睡了!”佣人立即和林叔说了。

    林叔微微一愣,马上黑着脸,“少爷不和少奶奶睡和谁睡?大惊小怪的。主人的事不要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