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医院遇刺

    这时候乔陌漓的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是孙医生发的信息。

    乔陌漓打开信息:陌漓,恭喜你,乔太太不错哦。

    乔陌漓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颜汐落推着车子,开心的沉醉在刚才医生的话里,他很快就会站起来了。真是太好了。

    林叔跟着他们的身后往外走。

    当他们刚走到医院门口,林叔准备去开车,颜汐落推着轮椅站在医院门口。

    突然乔陌漓感觉医院树荫后面有枪口对准他,“嘭嘭!”随着枪响,子弹已经飞向乔陌漓的脑袋。

    颜汐落正挡在前面。乔陌漓猛地一把抱起颜汐落,轮椅一下子去。

    树荫后的人再次开枪,乔陌漓的轮椅滑向医院门口的花台旁。

    “太太,你没事吧!”乔陌漓紧张的查看颜汐落的身子。

    “没事!乔陌漓,是谁?是谁要杀我们?”颜汐落紧张的心要跳出胸口了。

    “别怕,没事,蹲在这里不要动。”他按下颜汐落的身子。

    “嘭嘭嘭!”枪声再次响起。打在花台的水泥上。一颗子弹弹到乔陌漓的手臂,瞬间流了血。

    颜汐落立即站起身,“乔陌漓,你受伤了!”

    乔陌漓立即按下她的身子,“太太别动,没事!”

    这个时候林叔已经拿着枪和对方在火战!

    医院里也时不时有尖叫声。乔陌漓立即把颜汐落抱到腿上,“太太,躲在我的怀里,不要抬头。”

    “可是……”他的腿。

    她的话还没说完,轮椅就开始像风一样滑走。

    颜汐落躲在男人的怀里,只听见枪声,她闭着眼睛,突然听讲乔陌漓闷哼一声。

    她立即抬起头,看见鲜红的血从男人的肩头往下流。

    她吓得大声呼叫,“乔陌漓,你受伤了,快放我下来!”

    最起码她能跑,而乔陌漓坐在轮椅上,还要保护她。这怎么可能。

    乔陌漓没吭声,紧紧的抱着女孩滑向停车场,当轮椅碰撞到车身的时候,车门打开。

    乔陌漓一下子把女孩扔进汽车,“太太,不要出来!”

    “那你呢?”她看见乔陌漓的轮椅滑向右边从腰上掏出枪,“嘭嘭!”几枪,那边有两个黑衣人倒下。

    林叔立即打开车门,“少爷快上车!”

    乔陌漓轮椅滑向车门轻轻一跃坐进车里,立即有几颗子弹打到车门上。

    林叔关上车门,车子立即驶离医院门口。

    车子里乔陌漓的肩膀血不断的往外流,林叔紧张的看着他,“少爷,我们去医院吧。”

    “还去医院送死!”他知道这个时候医院旁边至少有十几个人等待着要他的命!

    颜汐落看着男人肩膀上的血,哭的不能停,她把自己的外套来,紧紧的握住他的肩膀。

    “去别的医院吧,里面有子弹。”她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她都不敢看乔陌漓的脸。

    男人看着哭的一塌糊涂的女孩,心里柔几分,“没事,回去林叔会处理的,医院这里很危险。”

    颜汐落哭着点点头,她用力捂住他的肩膀,鲜血染红她白色的外套,车子像箭一样在马路上狂飙。

    十分钟终于到达小洋房。车子刚停下,林叔把乔陌漓扶进书房,立即关好门。

    颜汐落想进去,被拒绝,“三少奶奶,少爷需要取子弹,你不能进来。”

    颜汐落只好缩回手,她看着身上斑斑血迹。心里一阵刺疼。

    这个时候洋房外有汽车的声音,竟然是云尚和孙医生。

    两人风风火火走进来,颜汐落立即站起身,“孙医生,乔陌漓中弹了在书房!”

    孙医生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我这就进去。”云尚和孙医生推开书房走进去。

    颜汐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像是做了一场梦。

    她慢慢走上楼,推开卧室的门,走进浴室,把身上的带血的衣服来,打开花洒清洗干净。

    她换好衣服顺便拿了乔陌漓的衣服走下楼。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书房的门,她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无助,刚才枪林弹雨的时候,乔陌漓把她护在身后中弹,如果不是她,他应该不会中弹,因为轮椅上多了一个人,滑行缓慢。

    她一个健全的人,却要一个残疾人保护。这一次他是真心保护自己,她长这么大以来,除了宁东航,没有人这样在乎过她这条命。

    有半个小时过去了,书房的门终于开了,颜汐落立即走过去,“他怎么样了?”

    云尚和林叔走出来,看着焦急的女孩,微微一笑,“没事,子弹取出来了。落落,你去帮陌漓擦洗干净,换个干净的衣服。”

    颜汐落立即走进去,看见孙医生在给乔陌漓打针,男人躺在书房的小,脸色苍白。

    感觉颜汐落的靠近,他睁开眼睛,看见身边的女孩一脸伤心的模样,他微微勾气唇角,“太太,不要担心……我没事。”

    颜汐落又想掉泪,“还说没事,都流了那么多血。”她拿着毛巾给他手臂上的血迹擦掉。

    孙医生笑道,“乔太太,陌漓皮糙肉厚,这点伤没事,你不要担心。”

    颜汐落看着孙医生,“谢谢你孙医生。”

    孙医生呵呵一笑,“不用谢,这是在我的医院发生的事,我有责任。”

    孙医生出去后,颜汐落给乔陌漓轻轻盖上被子,“是不是很痛?”

    看着女孩蹙着眉头,心痛的模样,乔陌漓心里柔软的几分,“没事,太太。”

    颜汐落看着他疲惫的样子,“要不是我,你不会受伤。”

    男人勾起唇角,“你是我太太,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你受惊了吧。”

    颜汐落看着男人柔和的俊脸,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男人为了保护她受伤!她欠他的更多了。

    云尚和孙医生没一会就离开了,等颜汐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洋房的外面有五六个黑衣人。

    她没有问就知道肯定是乔陌漓找来的保镖。

    她一直不明白,到底是谁要杀他们。

    半个小时后,她到厨房熬了小米粥,给乔陌漓端去。

    她推开书房的门,男人静静的睡在,可能刚才打了麻药,这个时候他还没有醒。

    颜汐落把小米粥轻轻放到桌上,坐在床边看着的男人,他这张脸真的很帅,睡着也能显露出他的霸气。

    他脸上慢慢有点血色了,鼻息里发出均匀的呼吸,颜汐落就静静的看着身边的吊瓶。心里阵阵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