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太太…给我。

    清晨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浓烈的荷尔蒙的气息,他把女孩压到床边,温柔霸道的开始攻城略池。

    颜汐落瞬间迷失在他的温柔里,鼻息里阵阵的男性禁—欲气息,直接钻进她的鼻息。

    她浑身,而男人越吻越重。

    他把她抱到,整个身子压上去,嫌睡衣碍事,一把拿掉,再次吻上她的唇。

    乔陌漓浑身难受的厉害,他顺着她的下巴慢慢往下移。

    亲吻她雪白的胸前。直接盖上她的柔软。

    “唔……”颜汐落的发出声。

    男人浑身像火,每根神经都能叫嚣着要她,“太太……给我!”

    颜汐落耳边响起男人痛苦的声音,她心一阵狂跳。

    其实她早已无法承受,他的攻陷让她浑身软成水。

    乔陌漓大手深深的探进……感觉女孩已经适应。

    开始的吻着女孩,等不及深深的占有了她……

    早上因为时间紧迫,乔陌漓只要了一次就放开了她,在她的耳边低语,“太太,还不够,晚上继续!”

    颜汐落已经浑身酸软的一丝力气没有了。这男人还不够。

    但是下一秒男人披上睡衣跳上轮椅,抱着女孩直接进了浴室。

    他帮她清洗……

    颜汐落突然感觉他像是没事一样,感觉他做任何事都不用腿。他熟练的帮她洗好,擦干净重新放到。

    而自己到了换衣间直接换好衣服,“太太,你好好休息,我去公司了。”

    颜汐落浑身没有力气,只能点头看着男人神采奕奕的滑动着轮椅离开卧室。

    乔氏集团总裁办公室,乔陌漓优雅的坐在椅子上,翻看文件。

    “总裁,颜耀海今天来电话,说颜汐妍病了。离婚的事能不能改天。”承德站在桌前说。

    乔陌漓蹙着眉头刚想说什么,外面又是保安和什么人打斗的声音。

    承德立即往外走,门却已经被推开了。

    乔陌宸怒气冲冲的走进来,“乔陌漓,你什么意思,我昨天约你在普庆见面你不去,今天又让保安拦住不让我进来。你以为一个小小的保安就能拦住我?”

    乔陌漓抬起头,直视乔陌宸,“乔副总,你有什么事?我记得你的办公室在楼下,还有这里是公司,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保安是他的职责所在,没有错。”

    乔陌宸深深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这么多年他第一次仔细审视他,他浑身散发出威严,霸气和坚定。

    他一直以为他会为他的腿自卑一辈子,没想到他还敢坐上总裁位子,“你有什么资格坐上这个位子,这么多年都是我在为公司卖命。你什么也没做就想来当现成的总裁。我劝你还是滚回灵岛。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他的眸子如一团烈火,像是要烧化眼前这个讨厌的人。

    乔陌漓微微抬起头,黑眸锐利的直视乔陌宸,“我有没有资格坐上这个位子不是你说了算!二哥,就凭你残害兄弟,滥杀无辜,以乔氏的名义洗黑钱,当中的任何一样,我都可以直接把你送进监狱,但是我不想爷爷伤心,更不想辜负临终的遗言。如果你乖一点我会当这些都没发生。但如果你再次作乱,就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乔陌漓直直的看着他,他坐在那里,手臂搁在身后的椅子上,棱角分明的刀削斧刻般的俊脸,在落地窗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乔陌宸听了他的话,如遭雷击,他怎么知道他做的一切事!

    他站在那里浑身开始颤抖,“乔陌漓,原来你调查我?”

    “那些事需要调查吗?你做那些事的时候就该知道,有一天会被发现。而且以你的身份做那些事,你觉得会没有人知道?”乔陌漓依旧风清云淡。

    乔陌宸突然感觉他这个弟弟再也不是曾经那个任由他欺负,而一声不吭的傻瓜了。他在背后做了什么,他无从知晓!

    但是他已经感觉他的强大,甚至不屑和他对抗。

    他转身离开总裁室,直接走进电梯,他走进副总室,“嘭”的关上门,门外的秘书吓得大气不敢出。

    他一脚把办公室的茶几踢成两半。愤怒的坐在沙发上。

    他不甘心,他绝对不甘心一个瘸子骑在他的头上,这么对年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为什么会被那个瘸子抢去。

    乔陌漓在乔陌宸走出去之后就站起身来到落地窗前,他看着外面残血的夕阳。心里犹如浪潮翻滚。

    锦苑,颜汐落睡到中午才起床,她简单的吃了饭就坐在阳台看书。

    这时候梅姨走进来,“太太,有一个女孩找您?”

    “是谁?找我?”她在这里没有人会找她。难道是苏倩?

    她立即走下楼,竟然看见颜汐妍站在客厅中间。

    听见下楼的声音,她转过身,对上颜汐落幽蓝的深眸,四目相对都微微一愣。

    颜汐妍怔怔的看着四个月不见的女孩,她漂亮多了,一身蓝色的衣裙,简单的外套,头发随意披在脑后。

    她娇嫩的肌肤泛着,眉宇之间透露着灵气和智慧。她知道她的美丽,没想到到了这里她更是增添几分妩媚。

    她就是用这张脸去勾—引乔陌漓的吗?她看着她,眼眸中泛出狠毒的光。

    “姐姐来有什么事吗?”相反颜汐落显得风轻云淡,她这个姐姐来无非是来讽刺她几句,她无所谓的看着她。

    “看样子你过的很好?”她看着她静雅的小脸,竟有种想撕碎她的。

    “托你的福,很好。”她抬眸静静的看着颜汐妍。

    “很好是吧。”她顿了顿,“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今天是来告诉你,你可以离开了,我不再需要你替代了,你回到颜家可以继续上学。完成你的学业,或者送你去美国上学。这是爸爸妈妈的意思。”

    颜汐妍定定的看着她,她的眸子里泛着嘲讽,心里暗暗想到,颜汐落,让你做了四个月乔家少奶奶,算是对你的恩赐,要你还想赖着不肯走,就别怪她不客气!

    颜汐落眸光一暗,心里突然感觉好笑,她让她替嫁,她嫁了,这又让她回去,怎么可能,她为了替她出嫁失去了太多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