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因为她的世界只有他

    颜汐落微微一怔,他回来了!

    “……你回来了?”她上前一步竟然有一种惊喜的感觉。对上男人幽深的黑眸。

    乔陌漓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颜汐落,眸光如一道利剑扫向宁东航。

    乔陌漓一直在岛上生活,宁东航根本没见过他,还是小时候见过几次,只知道他的腿不好,坐着轮椅。

    当他接收到乔陌漓锋利的眸光的时候,心里猛地一震。

    他的眸光如果可以杀人,那他已经死了。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修长的双腿裹在西裤里,整齐的放在轮椅的踏脚上。

    如果不是坐在轮椅上,根本不可能看出他是残疾。

    他浑身透着冷漠和强烈的占有欲!

    “表哥,好久不见。”宁东航先开口打破沉默。

    乔陌漓淡淡的睨向他,“我们见过?”

    宁东航,“……”

    他们虽然很久没见过,但是十年前见过啊。

    他正准备说什么,却见轮椅已经滑到女孩的身边,“怎么不让林叔来接?”

    他的声音柔的不像话,像是从喉咙的发出。

    他抬手触碰颜汐落的小脸,将脸上的发丝挂到耳后,“太太受惊了,对不起。”

    “没事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颜汐落轻轻握着他的手。

    “刚到!”他深深的看着她,眼里都是无限的宠溺……

    宁东航站在那里尴尬的看着他们互动,心犹如被人狠狠的剜掉一块!

    他从来不知道他们相处的方式是这样的,他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深情的对望。

    他微微垂下手臂,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表哥,我想和你谈谈。”不管怎样,他必须和他谈一次。

    “谈什么?”他缓缓的转过头,“我自认为我们之间不是很熟,更没什么东西可谈的。”

    宁东航上前一步,“我相信我们应该可以谈谈,毕竟你现在并不是汐落的丈夫。而颜汐妍才是你真正法律上的妻子,不是吗?”

    乔陌漓听了他的话,闭上眼睛,随后睁开,轮椅也在一瞬间滑到他的身边,“宁少是不是管的太多了,这里是乔家不是宁家,你又是用什么身份质问我和落落的关系?

    初恋?还是同学?”

    乔陌漓阴冷的神色突然暗淡了几分。

    而颜汐落听了他的话猛地一震,她立即回过身,“东航,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宁东航看了一眼颜汐落,没有走而是静静的看着乔陌漓。

    “表哥,放了汐落把,你和二表哥家族之争,以及个人恩怨,不要把汐落牵扯进去,她是无辜的,她还要上学……”

    “宁公子!”宁东航还没说完就被乔陌漓冷漠的打断,“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宽了?我的家族之争和你不相干,我的女人更是与你没有半点关系!我想怎么牵扯是我的事,不需要一个陌生人来操心我的家事!”

    他眸光阴冷的可怕,眉宇之间已经看出他在隐忍着爆发,“林叔,送客!”

    转身直接滑向电梯,没看客厅的里的人一眼。

    “是!”林叔立即走过来,“表少爷,请!”

    宁东航看着慢慢合上的电梯,在看着呆愣原地的女孩,他的心一阵揪痛。

    颜汐落回过神,“你走吧,东航,我的事真的不需要你管。对不起!”

    她落寞的走上楼梯,那背影说不出的孤独,宁东航静静的看着她消失在楼梯口,心里暗暗发誓:汐落,我一定会让你离开这里!

    他转身走出别墅,发动车子离开。

    二楼书房的阳台上,乔陌漓坐在轮椅上,望着楼下汽车离去,转身走到书桌上。

    颜汐落推开门轻轻走进去,“乔陌漓,东航是我在学校认识的,他这一次和警察一起去救我,今天去医院顺便我送回来,我和他没什么。”

    她觉得她应该给他解释一下,因为他让她上学的前提就是让她不要和异性走的太近。

    但是今天看来,他已经知道了宁东航是她的初恋,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和她计较。

    乔陌漓听了她的话,微微抬眸,看着她站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

    “太太,过来。”他对她招招手,颜汐落走过去站在他身边。

    他大手一拉,女孩坐到了他的腿上。

    他走了一个星期了,颜汐落还真有点想念,因为她的世界除了他没有别人。

    男人看着她若有所思的小脸,不悦的问,“他是你的初恋?”

    颜汐落水润的眸子微微垂下,点点头。

    立即说,“但是我现在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以后……会保持距离。”

    “以前和他发展到哪一步了?牵手,接吻还是?”听宁东航的口气就知道他们曾经是有多好。

    乔陌漓虽然知道她是干净的,但是忍不住吃醋。嫉妒!故意这样说,让这个女孩紧张,让她给他解释,他喜欢看她紧张解释的样子。

    “乔陌漓……我们没有做过这些,你怎么…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她急的满脸通红。

    她和宁东航没有接吻过,拉手是有的。这个男人竟然说她……

    乔陌漓看她着急的样子,低低的笑出声,“难道你的初吻给了我,宁东航真的没有碰你?”

    他心里在想,如果碰了,他会让他生不如死,管他是谁。

    “没有。我……不都是被你…”颜汐落气的紧紧捏紧拳头,她想一拳打过去,但是又不敢。

    这个男人太坏了,明明知道她没做过,故意这样问她。

    乔陌漓见她恼羞成怒,一下把她拥进怀里,“那我尝尝你的吻甜不甜。”

    说完俯下头吻上她的唇瓣。

    她的唇一如既往的香甜,和前天把她从海里捞上来甜多了,那个时候她的嘴里有海水味。

    那天他接到林叔发来的信息,扔掉了公司里重要的事,立即吩咐陆少华查找绑架的船只,陆少华用卫星十分钟就搜到海上绑架颜汐落的船只,正驶往英国方向。

    乔陌漓随后动身直接截住那艘船,他让陆少华查到绑架颜汐落的指使人。

    得知是宣城混混,收了颜汐妍一百万,让他们把人扔进海里,但是那两个人看见颜汐落长得漂亮不舍得扔,想藏到英国去。

    乔陌漓为了不暴露身份,潜进绑架颜汐落的船,伪装成乔陌漓保镖的身份救下了颜汐落。

    但是他随后了解到颜汐落在b大的初恋是宁东航。

    当时因为怒火,如果宁东航不是他舅舅的儿子,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反回法国办完事立即回来,正准备和林叔去医院接她出院,竟没想到宁东航已经先他一步接回了颜汐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