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难道他的腿已经好了

    他心里的怒火再次升起,他的性格孤僻,偏执,待岛上那么多年,他认定的东西不允许仍何人碰。

    更别说再次让这个自称男朋友的家伙玷污!

    一个吻带着惩罚,狠狠的碾磨着女孩的唇瓣。

    颜汐落心跳如鼓,这个男人简直霸道的要命。她突然感觉在她掉进海里昏迷的时候也是这样熟悉的味道,给她度了氧气。

    她睁大眼睛看看男人俊脸,他闭着眼睛,在的吻她,她突然也学着他的样子吸了一下他的嘴唇。

    男人身体微微一震,立即睁开眼睛对上女孩的蓝眸,“接吻的时候在想别的?”

    “……没有。”难道他会读心术。

    颜汐落双手撑着他的胸口,脸色爆红,“乔陌漓,刚才林叔让下去吃晚饭。现在都解释清楚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乔陌漓看着她红肿的唇,滚动着喉结,“好,但是太太,以后和宁东航保持距离。听到吗?你可是有夫之妇的人了。嗯?”

    “我知道了,他马上去美国了,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你就会做到,你不要发脾气。”女孩坐在他腿上说。

    乔陌漓突然觉得在他的生命,如果没有这个小东西,该怎么办。她坐在他的腿上已成习惯。

    他双手圈住她的杨柳腰,在她的脸上蹭了蹭,“太太乖我相信你。”他看着外面慢慢暗下来的天空。

    他该让他的那个舅舅让宁东航再点去美国了,还有颜汐妍,这一次,他会让她知道挑战我的底线是什么后果。

    吃好晚饭后,颜汐落放了洗澡水,让乔陌漓洗好,给他做了半个小时的按摩。

    而乔陌漓坐在那里处理公事。

    没一会女孩满头大汗,乔陌漓拉住她的手,“去洗澡吧,好了。不要按了。”

    他每次看到她那样辛苦的帮他做复健,他好想告诉她,他的腿好了,不需要按摩。

    每次话到嘴边他又吞进去,他怕她知道他的腿好了会离开。

    他能掌控整个世界,却不能掌控一个女人的心,更何况他不想让她伤心。

    颜汐落站起身微微一笑,“我不累,只要能让你站起来,这点累不算什么。”

    乔陌漓心里一阵抽痛,他摸着她额前的发丝,有汗水粘住紧紧的贴在脸上。

    “这么希望我站起来?嗯?”

    “当然。”

    “站起来后你不能走!”

    “……”

    “我会尽快和颜汐妍离婚。我给你真正的太太身份。”

    “……”

    “我不许你离开!”

    看着她素白的小手,他一把拉住她,“太太,听见没有!”他的声音突然变高。

    颜汐落看着他的黑眸,木讷的点点头。

    他滑动着轮椅把颜汐落抱到浴室,颜汐落脸更红了。

    “乔陌漓,我自己走。你……”

    “我看着你洗,太太。”

    “……”

    等颜汐落洗好澡男人已经躺在,他拍着床的另一边,“太太上来。”

    颜汐落擦好头发坐上去,“乔陌漓,还有几天考试,我需要复习。我能不能去书房看看书。”

    “不行!”说完霸道的吻上去。

    这都分开好几天了,他怎么可能放她去复习。

    温热的吻狂风暴雨般袭击着颜汐落的所有感官。

    他这几天在法国每天都在想她,他都怀疑他是不是中了这个女孩的毒了。

    当听到她有危险的时候,他抛下所有,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去救下她。

    这个时候他只想狠狠的占有这个女孩,以解他的相识之苦。

    整整,他都没有放过这个女孩……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男人才餍足的抱着昏睡的女孩去清理干净。

    他把她放在,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心里软成水。

    闭上眼睛梦乡,心也随之安宁。

    第二天早上,颜汐落睁开眼睛,浑身酸痛的不行,她想爬起来就是爬不起来。

    梅姨推开门笑嘻嘻的说,“三少奶奶,少爷说今天不用上学,您可以多睡会,或者吃好早饭在睡。”

    又不上学,她的考试怎么办。

    她慢慢起身穿着睡衣去了浴室,镜子里的出现她憔悴不堪的一张小脸。

    胸前大片的吻痕,让她想起昨晚那个男人……

    他一遍又一边的要了她,还在她耳边说了她听了都感觉浑身颤栗的话!

    他一点也不像腿没有知觉的人!

    他甚至抱她去浴室没有坐轮椅!

    那时候她虽然累的昏昏沉沉的,但是她感觉他抱着她“走”进浴室的。

    她呆呆的望着镜子的自己,她几次都感觉到给他按摩的的时候,他的腿经脉在跳动。

    而且他的本不像没有知觉的样子。难道他已经恢复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骗她?

    她突然想起他说的话“就算我站起来了,你也不许离开,听见没有!”

    他该不会是装的吧!

    颜汐落洗簌好走下楼,看见餐桌上的早餐,坐下来慢慢品尝。

    “梅姨,乔陌漓的腿会不会已经好了?”

    她看着餐点悠悠的问。

    梅姨一愣,低下头,“少爷人那么好,他的腿一定会好的。少奶奶,您不要着急,少爷总会有站起来的一天!”

    颜汐落低头吃饭,没有再说什么。

    乔氏集团总裁办公室,承德带着颜耀海,推门进来。

    “总裁,颜总到了。”

    颜耀海站在离乔陌漓三米之外的距离,“乔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他才刚起床,就被乔陌漓的秘书承德用车子接到这里。说是乔陌漓找他有事。

    他心想大概是因为颜汐妍离婚的事。他也没多想,就去了,虽然他现在是他的岳父,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乔陌漓他还没有接触过。

    所以他来的时候除了想到是和颜汐妍离婚有关,并没有其他的事可谈,颜家在乔氏毕竟只是股东的身份。

    “颜总,我今天把您请过来是想给你说件事。”乔陌漓缓缓的抬起头,轮椅轻轻滑到会客厅。

    伸手示意颜耀海坐。

    颜耀海落座后,抬头看向轮椅上的男人。“乔总有事就直接吩咐就是,你我都不是外人。”说完笑了。

    乔陌漓等秘书泡茶离开后就单刀直入的说,“颜总可知道前天您的女儿颜汐妍指示绑架我太太的事?”

    “什么?”

    汐妍绑架汐落,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