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她是他的,永远都是!

    他是乔氏的总裁,手上掌握着很多人的生杀大权。他怎么可能会喜欢她颜汐落,这个没权没势,寄人篱下的颜汐落呢?

    她为什么要因为他藏着谁的画像难过?为什么要因为他的情绪反复伤心?为什么在自己濒临危险的时候,会期盼他来拯救?

    颜汐落你醒一醒,乔陌漓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别傻了!

    乔陌漓认识颜汐妍这么久,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她在他的面前发脾气。

    所以乔陌漓就这么皱着眉头,嘴里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就看着颜汐落这么气冲冲的,往卧房的门口走去。眼睛红红的,像是要哭的样子。

    看到了这个,乔陌漓当然不可能,就让她这么离开。

    而是直接伸出手,拉住了路过他身边的颜汐落的手。然后就皱着眉头,语气低沉地说:“不要闹了,刚才是我不对,我很抱歉。我们是夫妻,当然要睡在一起,你为什么要去睡客房?”

    以前他心情不好,冲颜汐落发脾气,她都是乖乖的。算是觉得委屈,也一直都是忍着。

    但是今天她却这么反常,好像受到了很大刺激的样子。还说要去客房睡,乔陌漓真的有点生气了。

    难不成这些天颜汐落虽然待在锦苑,足不出户发。但是她的心里面,还是念着宁东航那个小子吗?

    不然的话,究竟是什么问题。能够让乖乖的颜汐落,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

    “我们是夫妻吗?乔陌漓,你的妻子明明是颜汐妍。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对我纠缠不休?”被乔陌漓那么拉着,知道自己肯定甩不开他的颜汐落,也不挣扎。

    就站在那里,红着眼睛,看着他特别认真的讲这话。

    虽然她知道,自己又把他和颜汐妍联系在一起。或许会触怒他,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够了!”不出颜汐落的所料,她这话一出来。坐在轮椅上的乔陌漓,忍不住的就低吼出声。

    一双深眸锐利如同利剑的眼睛,就那么抬起来盯着颜汐落。

    话也几乎是从牙齿缝里面来的:“我说了,不许你再说我和颜汐妍!我乔陌漓的太太,只能是你颜汐落。属于你的东西,我会给你。你不用一次又一次的刺激我!”

    每一次颜汐落都这么说,否定她是他的太太。这让乔陌漓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受。

    因为他实在是搞不清楚,颜汐落这么说,究竟是因为吃醋。还是因为她嫌弃他站不起来,而故意这样的。

    “呵呵,”原来到这个时候了,乔陌漓还以为她在逼他。

    所以听到乔陌漓的话,颜汐落就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然后红着一双眼睛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你乔陌漓的太太。所以你不要觉得,被我刺激到。等你有天站起来了,我就会离开了。到时候你喜欢谁,让谁做你的太太,和我颜汐落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如果乔陌漓说要娶她,只是因为占了她清白的身子。或者是用她来刺激报复颜汐妍的话,那她就真的该死心了。

    或许这就是老天爷,惩罚她放弃了宁东航,对乔陌漓心动的后果吧。

    毕竟经过了这些天的深思熟虑,颜汐落已经可以确认。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确实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颜汐落了。

    “闭嘴!”本来颜汐落莫名其妙的和他闹,这就已经让乔陌漓很头痛了。

    现在她居然还说,不要做他的太太。他喜欢谁,娶谁都和她没有关系。她这不在乎的态度,简直就是踩到了乔陌漓的雷点,让他忍不住一下子就爆炸了。

    所以皱着眉头,心里面燃烧着熊熊烈火的乔陌漓。

    根本就没有管颜汐落看起来有多难过的样子,直接拽着她的手臂用力一拉。直接就把颜汐落,拉进了他的怀里。

    然后根本就没有给颜汐落,反应过来的机会。直接就低下头,紧紧的颜汐落的唇。惩罚似的啃咬,以自己的怒火。

    “唔……唔……乔陌……疼……”乔陌漓实在是太霸道了,还吻她吻得这么粗暴。

    莫名其妙就被他搂住,还外加强吻的颜汐落有些了。双手想要推开他,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你还知道疼吗?知道疼还敢和我说那些话,恩?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我叫板?”乔陌漓不顾颜汐落的痛呼,又狠狠的咬了她一下。这才气呼呼的放开她,喘着粗气说这话。

    然后一边说着,又一边抱着颜汐落,控制着自己坐着的轮椅,到了卧房的大床边。

    直接就狠狠的,把怀里面抱着的人,扔到了柔软的大。

    然后他双手一撑,几乎用看不清的速度,一下子跃到。

    大力的,把颜汐落了。然后咬牙切齿的,继续说没说完的话:“我告诉你颜汐落,不管是谁给你的胆子。你这辈子,都是我乔陌漓的女人。不管是谁敢打你的主意,我乔陌漓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说了这话,乔陌漓就低下头。然后开始亲颜汐落的脖子,一双大手用很快的速度,就把颜汐落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扯了下来。

    更在颜汐落双眼含泪,委屈得不行的时候。直接闯入了她的身体,然后狠狠的占有了她。

    “啊……”因为没有准备好,他的突然闯入让颜汐落疼得失声叫出口。

    这种感觉让她想到了,第一晚那个面具男要她的时候。那么的粗鲁,那么的狠。

    这让好伤疤就忘了疼的颜汐落,忍不住的,就在心里面嘲笑自己:“乔陌漓根本就不喜欢你,所以你再疼,他也不会有半分怜惜。”

    故而接下来的时候,不管乔陌漓怎么折腾,颜汐落都紧紧的咬住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可是她的心思,正处于怒火当中的乔陌漓,是完全不知道的。

    只是一个劲儿的,在她身上上下起伏。然后低吼着说:“你最好给我记住这一刻,你是我乔陌漓的。如果你胆敢有别的心思。我会让整个颜家,为你的任性陪葬!”无能如何他绝对不让她离开!

    她是他的,永远都是!

    颜汐落想要什么,他都可以包容给与,都可以给她时间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