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章她想离开,不可能

    但是如果她要离开他,为的是宁东航,或者是别的男人。他乔陌漓绝对不会允许!

    乔陌漓的体力,一直都是最好的。

    即便他的腿貌似真的是残疾的,可是他每次都有能力,把颜汐落折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所以当最后乔陌漓发出一声低吼,结束了这场欢—爱的时候。颜汐落已经累得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把头偏向了一边装睡,可是她的意识却清醒得很。

    “太太?。”得到了发泄的乔陌漓,虽然心里还是生颜汐落的气。

    但是看见她睡着了,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湿意。脸上更有还未干的泪痕,乔陌漓再生气,也狠不下那个心了。

    所以从她身上下来了之后,乔陌漓就叫她。想着如果她没睡,就和她把这些事情都说清楚。

    反正他说得很清楚了,他不会允许她离开。

    他好像很喜欢颜汐落,从来就没有对任何女人有过这种喜欢。

    所以就算颜汐落恨他都好,她想要离开,不可能!

    只是颜汐落虽然听见乔陌漓在叫她,但是她却不想要理他。

    小小的身子,在被窝下卷缩成一团。嘴巴闭得紧紧的,不吭声。

    “唉……”知道颜汐落应该是没有睡的乔陌漓,见她不理他,忍不住的就发出一声叹息。

    然后用手撑着下了床,坐到了轮椅上。

    然后掀开被子抱起了没穿衣服的颜汐落,就和她一起去了浴室。

    直接往浴缸里面,放了满满的水。先是把颜汐落放了进去,紧接着自己也撑着身体跳进了浴缸。

    等到他们两个都洗干净了,乔陌漓这才抱着颜汐落,回到了卧房的大床上。然后就搂着颜汐落,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早就累的不行的颜汐落,被乔陌漓摆弄了这么久,也早就睡着了。

    第二日,当浑身酸痛,眼皮沉沉的颜汐落还没有睡够的时候。

    一束强烈的光线,就通过了拉开的窗帘,照到了颜汐落的脸上。把她从睡梦中叫醒,却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哗啦!”就在颜汐落睁不开眼睛,拿着小手遮挡光线的时候。

    卧房大窗户前的窗帘,一下子就被人直接拉上。

    紧接着,有轮椅转动的声音,就到了她床边。

    然后乔陌漓那温和的声线,就传了过来:“起来了,你睡了很久了。”

    本来知道前一晚颜汐落累坏了,乔陌漓是不打算这么早叫醒颜汐落的。

    但是一想到,昨天晚上这个小丫头。居然又和他叫板,还说不嫁给他。

    虽然过了一晚,有发泄的他的兽—欲,乔陌漓心里面的火气,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但是他还是觉得胸口堵住块大石头,非要和这个小家伙说清楚不可。

    “哦,”突然被这种方法叫醒,颜汐落本来还在想。究竟是谁这么坏,故意吵她睡觉。

    可当她听到乔陌漓的声音,再收回了自己的手。看到坐在床边的轮椅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西裤,帅气的男人。

    她所有的意识,一下子就全部清醒。

    这当然也包括,昨天晚上,乔陌漓在发泄的时候,对她放的那些狠话。

    所以颜汐落一大早,本来还不算糟糕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低落。

    她并不觉得昨天晚上,自己做错了什么。

    乔陌漓有权利喜欢别的女人,她也有权利选择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是不是应该留在乔陌漓的身边。难道这样她有错吗?

    故而想到了这些,心情自然不好的颜汐落。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换了衣服,简单的梳洗了之后,就下了楼。

    而乔陌漓可能是看着,颜汐落一大早醒来,也不怎么理他的样子。所以等颜汐落换衣服的时候,他就直接下了楼。

    等到颜汐落弄完了一切,乔陌漓已经坐在餐桌上,开始慢条斯理的吃早餐了。

    颜汐落一边在餐桌边坐下,一边就忍不住的,在心里暗想:“这都几点了,乔陌漓还不去公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生气,所以故意留下来,要和她算账的吗?”

    就在颜汐落这么想着,一言不发的时候。

    在那里吃东西,动作优雅得,就像是个王子的乔陌漓,这才开了口。

    语气淡淡的,好像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都是她的幻觉一样。

    “我今天只会在公司上半天班,中午就会回来。你准备一下,下午给我按摩。”

    本来乔陌漓是想着,等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好乔陌宸那边。

    然后他就有足够的时间,陪着颜汐落做一切,她想要做的事情。

    只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乔陌漓觉得,自己这计划是行不通了。

    在他的对面,虎视眈眈的敌人,现在可不止乔陌宸那个人渣。

    还有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拐走颜汐落。给他乔陌漓的头上,戴上一顶绿帽子的宁东航。

    没想到一向忙碌的乔陌漓居然会说,今天只去公司半天。觉得挺吃惊的颜汐落,就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他。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你昨天不是说,准备了好多套方案吗?所以你昨天是在骗我?”见颜汐落这么看他,乔陌漓也抬起头,和她对视。

    明明心里面清楚,颜汐落这些日子。确实是有在锦苑,刻苦钻研按摩的方法。

    但是嘴巴上却是一副,很怀疑颜汐落的样子。

    心里面却想:“颜汐落这个小家伙,胆子可越来越大了。昨天的事情,明明是她不对。今早上起来了,还敢赌气不理他。要不是他太心疼她,怎么会像此刻这般束手无策?”

    没想到这一大早的,会听到乔陌漓说这样的话。

    这一段时间,觉得乔陌漓对她很好的颜汐落。忍不住的,就皱了眉。

    然后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刀叉,忍住心中的委屈说:“我怎么敢骗乔家三少呢?那我今天就在锦苑恭候三少回来。”

    颜汐落的语气很不好,但乔陌漓也不打算和她计较。

    也像没有看到,她眼中的不甘和难过一样。

    只是直接吃完了,自己餐盘里面的东西。然后让林叔推着轮椅,乔陌漓就去了公司。

    而等到乔陌漓走了之后,胃口全无的颜汐落。也没有再吃东西了,直接转身就上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看书去了。